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三章 红骑军团 更多>>
 

    风月大陆 第三章 红骑军团

    时间:2018-09-17 云阳王在彻底封锁了镇南王对外的一切渠道之后,又调集部分大军向镇南王领地袭来,一时间,云阳王军队与叶天龙大军大有两面夹击实为神族控制的镇南王领地之势!
      在清风城,叶天龙亲率大军同神族与赤峰军团混合编製的军队进行了数回合的较量。在顶过了神族军队因巨灵族长之子雷吉之死而发动的几轮疯狂进攻之后,一来整个赤峰军团后勤补给出了很大问题,二来加之叶天龙从艾司尼亚带来的新型装备配备军队,使得部队战力大增。近段时间,由神族重新整合的混合编製赤峰军团,已经只有招架之力了,要不是那群强悍的神族军队撑着,叶天龙甚至已经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而与此同时,北方帕里与赵子义勾结,已经兵临湘北州,剑锋所指,己是叶天龙治下的北方腹地。
      南方楚越大军,日前已经完全深入法斯特南疆地区,先头部队已同率领神殿军团的宁素女和龙灵儿她们交手,宁素女一方儘管有着威力巨大的新型武器,然而楚越大军在主帅武雄义的指挥下,神殿军团根本无法跟其正面对抗!
      当这些消息转经艾司尼亚传到叶天龙耳朵里,他清醒地意识到,整个大陆终于完全动起来了。
      这对他叶天龙来说,目前是一场不小的危机,但在他逐渐强横的内心当中,这也预示着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已经完全成熟,为了他深爱的每个女人,他要出手了!
      清风城四月的夜晚,和煦的春风徐徐吹进耳朵,让人一阵酥软。
      站在面向神族大军的城头,叶天龙一手挽着丽蝶的纤腰,一手指着前方大片的土地,豪情万丈道:「那里,再往东,一直到太阳最先升起的地方,不久都将臣服在我的脚下!」
      望着眼前男人一脸坚毅和自信,丽蝶有些异样地投去一个景仰的神情。
      曾几何时,她对眼前的男人从未有过鼎立天下的期待,或者说,从她认识叶天龙到被他收服再到死心塌地爱上他,他从没有给她一个雄霸天下的感觉,无论是当初在凤舞军团,还是后来出任帝国的东督大人、青州领主。毫不夸张地说,他给人的感觉,一向是个「胸无大志的花花公子」。
      当然,由于叶天龙后来的种种变化,她都不在身边,因此,此番听到他说出这番话来,对她而言是无比突然和激动的。
      「叶大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些想法的?」丽蝶忍不住问了一句。
      叶天龙露出一个错愕的表情,不过马上咧嘴笑了,他一指身旁的玉珠和辛西雅她们,风趣道:「我的小妖精,看来你闲暇时得多跟其他姐妹们交流交流了。哎,也难怪,你一直都不在我身边,今后一定不再要你抛头露面了。」
      「嗯,虽说我时刻都想跟叶大哥厮守,然而我觉得我在军队还有许多未完成的梦,叶大哥你可千万别将我那么早就拴在身边,那样丽蝶会发疯的。」叶天龙刚刚说完,丽蝶马上一脸紧张地说道。
      叶天龙知道她心里的伤痛,也无比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一揽她的香肩,心疼道:「我明白你心中的苦楚,我答应你一定满足你心中的梦想,只是可苦了我的小乖乖喽!」
      丽蝶头一偏,幸福地靠在叶天龙怀里。
      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平时面对的全是阳刚之气的属下将士,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她一直将自己绷得紧紧的。难得能够跟心爱的人在一起,做小鸟依人的感觉,才是女人最幸福的时刻。
      玉珠跟辛西雅几名女神战士看在眼里,表情中也半是娇羞半是幸福,这情深意浓的情景更是让许多城防将士看在眼里,羡慕在心中。
      「叶大哥,你还是尽快回帝都去吧,目前形势太危急。」半晌,丽蝶微仰臻首,目光纯澈地望着叶天龙说道。
      「这么快就要撵夫君走啊,小妖精。」叶天龙轻轻在她鼻尖上点了一下,坏坏地说道。
      「哪里呀,我是认真的,如今北方军团赵子义勾结帕里已兵临城下,南方楚越也气势如虹,单凭神殿军团是不可能阻挡他们北进的。相比之下,我这边倒是相对稳定的。再说,好不容易进入云阳,总不能帮助云阳王消灭掉镇南王和赶走神族,就迅速回去吧!」丽蝶将身子从叶天龙怀里脱离出来,十分认真地诉说起来。
      这一刻,她所表现出来的气质,俨然一个小一号的于凤舞,看来于凤舞第二的美女战神称号一点也不夸张!
      而此番话在叶天龙听来,果然是微微一惊。三言两语便透彻大陆形势,尤其是对于进驻云阳毋需轻易撤出这一点,更是深具战略内涵。
      以云阳王的实力和性格,即使依仗叶天龙平息了国内忧患,将神族军队赶出云阳,恐怕他也无法给予整个云阳民众安定幸福的生活、放眼来来风月大陆,必将形成一统天下的大势,进驻云阳,无论是为了支援云阳王,还是作为一步战略部署,均是具有长远意义。
      「以前我要是听你说出这番话来,一定会一笑置之。好吧,我相信云阳这边有你经营,一定不会让我操心,既然如此,我便可以放心离开了。」叶天龙望着丽蝶严谨的模样,不禁也压下玩笑的心恩,认真说道。
      回到帅府,叶天龙又向丽蝶详细安排了一些事情,当然主要都是非战役层面的。他有这个自知之明,论到排兵布阵、战略奇谋,他不认为自己比丽蝶高明多少。
      他主要是解决了法斯特大军后勤装备等方面的一些后顾之忧,还有就是授权丽蝶全权代理自己跟云阳王之间的交流往来,他相信有丽蝶这个奇女子跟云阳王打交道,或许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离别总是那样惆怅,总是令相爱的人难以割捨,然而为了大局,为了今后长久的厮守,他们却也不得不选择面对。
      是夜,少去了知趣躲开的玉珠跟辛西雅,叶天龙与丽蝶云雨至天明……
      马不停蹄,叶天龙和玉珠、辛西雅一行翌日出发一三天之后便赶回了艾司尼亚。
      留守宫中的众女未及询问有关云阳此行的细节,叶天龙便迫不及待召集自己的内阁,商讨南北两地的紧急军情。
      「这几日有何新的变化?」
      待在寝宫小型议事厅坐定,叶天龙便急切询问起来。
      倩公主一副鬼机灵的模样,正欲开口诉说些这段日子以来的趣闻及相思之情,于凤舞却抢先应声道:「情况不甚乐观,据今日刚刚从北边传回的奏报,帕里大军在赵子义的带领下,已经越过湘北州,先头部队已与我驻守济州北沿的凤舞军团余部交手了。虽然对方来势汹汹、锋芒毕露,然而在我凤舞军团将士的全力阻截之下,暂时拖住了他们挺进的步伐。不过,看情形,我们若不赶紧调集兵源支援,恐怕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叶天龙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完全没想到对方进展如此迅速,才三天时间,他们就越过了法斯特北方大片的土地,而自己手里可用的兵源却并不充分,真是棘手啊!
      「另据南方奏报,楚越大军也已经攻佔昌黎城,龙小妹虽率神殿军团先头部队奋力抵抗,然而楚越大军在大规模装备魔法光枪等先进武器的优势之下,神殿军团凭借少数实验性质的光枪、飞行器等装备,根本无法与其一较长短,目前神殿军团退守在沪州一带,形势也是异常紧张!不等龙发表看法,美丽的国务秘书月如便又将南方的最新情况做了说明。
      叶天龙就似没有听到她们说话一般,恩索着来到那幅巨大的地图前,观察起来。
      「陛下,丽蝶妹子那边不再有大问题了吧?」于凤舞趁着该间隙问了一句。
      「哎,你们来看,从地理位置上说,南疆地区比之北方地区是远离帝都艾司尼亚的,从行军效率上看,目前已经深入法斯特北方腹地的帕里大军对艾司尼亚的威胁最大,相比之下,南方地区山岳丘陵的地貌,楚越想要越过漫长的南方大地至艾司尼亚,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就是说,南方的情况虽然也十分紧急,但可有往后拖延的战略纵深,而北方的问题就势在必行迫在眉睫了,是吗?」
      叶天龙根本没有听进去于凤舞的问题,一双手在地图上比划着,似是自语,又似在向众女询问。
      于凤舞跟半天没有开腔的晨月和柳琴儿对视了一眼,神情满是激动中透着安慰和崇敬的光波。虽然只是短暂离开,但是叶天龙又有所改变了。
      如果说,在他离开艾司尼亚前,纵然已经表露出来觑觑天下的心思,然而毕竟没有那么明显和强烈。而此次,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沉重和对天下大势的那份关切却是显露无遗,曾几何时,他何曾对这些问题如此上心呢?
      「陛下的意恩是先急后缓,集中精力先解决北边的问题?」月如并未有于凤舞她们的那份心恩,专心听完叶天龙的话语,徵询道。
      「嗯,我看就这样,不然我一时也无法徵集足够的兵力啊。」叶天龙回过头,拍拍手,双手叉腰,像是刚刚完成了一件十分劳累的事情一般说道。
      「那陛下是想让庆计将军北上?」月如马上想到下一步,但依然是询问的口吻。
      「呵呵,现在还能有谁?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想来他在离源州招兵买马也有些收穫了,可能有些仓促,不过形势逼人,也只有拉他们上去了。」叶天龙一脸的轻鬆,比之从回到艾司尼亚一直保持到方纔的严酷表情,简直是判若两人(当然了,他以前大部分时间都是那副没有正经的表情,只是猛然变换,给人视觉上有些冲击而已)。
      「那南疆的事情,是否也要採取一些相应措施呢?」月如继续问道。
      「那是自然,不过这件事就不劳国务秘书你的大驾了,我还是希望你能尽快把庆计将军这件事情落实下去!」叶天龙看了月如一眼,胸有成竹道。
      「属下遵命,我这就去办!」月如略带幽怨地瞅了众女一眼,应答一声,通自离开了。
      剩下叶天龙独自面对众女,这才发觉她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着自己。
      想起这段日子以来的离别之苦,「性」趣盎然的叶天龙就忍不住浑身激动。再加上众女方才一番心思,此刻更是面泛桃花,似水的柔情,他哪里还能经受如此蕩漾春意,一通似虎如狼的嗽嗽浪叫,便就地开始对众女发起「淫威」来。
      还未走远的月如听到如此声音,也只是轻摇臻首,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无奈表情!接到叶天龙颁发即刻启程北上的诏命,庆计正在为属下将士的表现「生气」呢!
      自从庆计奉命组建新军团这段时期以来,原班红色枪骑兵众将士热情空前高涨。
      所谓水涨船高,随着广泛扩充兵源,哪怕原先仅是一个普通兵勇,现如今也都是百夫长以上的职位,人一旦当官,视野和心思都会急剧膨胀,而作为军人的他们,自然就需将情绪转移到战场之上。
      然而,整天训练新兵,眼瞅着法斯特其他军队南征北战建功立业,他们却无法驰骋疆场。试问,他们怎能在平时的训练当中安分守己?
      「传令兵何在个」从虎头椅上霍地站起,庆计朗声叫道。
      「将军,有何吩咐?」厅外应声而入一威武兵勇,抱拳答话。
      「传令众将,校场议事!」庆计目光似电,同时取过帅冠。
      传令兵迅速跑开了,庆计整衣正冠,携着一把烈焰枪,威风凛凛向着校场出发了,身后跟着一班八名劲俊亲卫,走路带风,显得是那样气势逼人!
      校场距离帅府不远,本就是当初驻守离源州府城的城卫军营盘,而帅府则是原离源州府衙,自从奉命统领离源州及解州防务以来,这里基本就成为该州最为繁华的地方,除却蜂拥而至参军的附近州郡青年,当地经济秩序也大为发展,有人甚至称如今的离源为小帝都艾司尼亚。
      校场内哼哈之声不绝,各部均按照各自方阵进行针对性训练。当庆计一行如一缕火焰般出现在校场之上,各部将领立刻喊停,纷纷从各区域跑步至主帅跟前。
      「报将军,枪骑兵将士正在训练,请指示!」
      「报将军,重装步兵正在训练,请指示!」
      「……」
      各部将领按照不同兵种向庆计呈报之后,庆计一挥手沉声道:「众将集合!」
      「是……」
      一声应答之后,各部将领先是跑步回到各自方阵,将参与议事部将留下之后解散了广大将士。这一切只在很短时间内完成,后又列队跑步集合于庆计面前。
      「报告将军,众将集合完毕,请指示!」
      「嗯!」拿眼扫过众将一眼,庆计豪情万丈道「你们老是埋怨没有仗打,羡慕兄弟部队驰骋疆场,觉得丧失了建功立业的机会,如今,有一个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让我知道你们是否抱着必胜之心!」
      场下众将响过一阵短暂的嗡嗡声,立刻震天吼道:「有!」
      「好,告诉我,你们是否誓死效忠于法斯特帝国,效忠于伟大的天龙陛下,是否可以为了这个信念,毫不犹豫牺牲自己的性命?!」庆计面色激冷,喝问道。
      「效忠帝国,效忠陛下,不惜牺牲……」
      众将几乎毫不犹豫,反覆喝吼着这句话,一时间校场之上声响雷动,解散距离不远的广大将士也加入到这场战前宣誓般的怒喝当中,恐怕离源城中许多民众都能听到这股气势恢弘的威喝。
      「很好。」庆计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道:「想必诸位都听说了原北方军团赵子义勾结北国帕里入侵我法斯特大地的消息。不错,目前对方已经越过湘北州,先锋所指,已是凤舞军团驻守的北方重镇济州。如今,天龙陛下命令我们北上驰援凤舞军团,阻截外敌侵蹋我帝国土地,你们说我们是否要将敌人赶出法斯特的土地?」
      「北上抗敌,杀敌饮血!」
      众将又是一通山呼海啸,群情激奋之情跃然场上,看得出来,他们当中个个眼冒火光,如他们所说的,恨不能食敌人骨肉,喝敌人血液!
      「好,众将听令,今日整装,明日出发!」庆计将烈焰枪高高举起,如一尊儒雅兼带威猛的天神下达命令!
      「属下得令!今日整装,明日出发!」众将也挥舞起手中兵器,校场之上好一番激昂喧闹。
      「你们几位兵种主将随我来!」在众将欢呼激昂之际,庆计叫走了几名主将。
      重新回到帅府,庆计脱去战袍,取下帅冠,烈焰枪上架,这才铺开一幅法斯特全图,让几位主将围拢上来。
      「各位,这里目前是双方大军对峙之地,虽说我们此番北上是支援凤舞军团,但是我想听听诸位从你们各自兵种优势考量,各有怎样的计划。」庆计手指法斯特北方重镇济州一带,望着几位将领问道。
      「济州以北,多为平原大川,如若我们摸清帕里大军行军路线,我认为利用枪骑兵速度优势,包抄其后路,待我大军主力与风舞军团会合,来个双面夹击!」
      说话的是董国,他本是步伍出身,平民背景的他在当初贵族阶层把持的队伍中颇受排挤,后来加入东督叶天龙麾下,随其南平青州,逐渐显露出对步兵过人的统率之才。后庆计为解决解州与离源州事务,叶天龙将其划归庆计麾下,此番组建红骑军团,他出任步兵统领,与骑兵统领、魔武兵、工勤兵统领并列庆计麾下四大猛将!
      「意图虽好,不过恐怕要实现起来并非那么容易,先不说对方大军后续战线拉开很长,单纯就地势而言,济州以西如今在尤那亚治下,而这侧是我们实现该意图最便捷的路线,倘使绕过济州,从东侧包抄,路途变长是其一,万一如此漫长行军被帕里识破,恐怕收到伏击阻截的就是我们了。」
      一听此番话语,就知道开口的是骑兵统领,当然他说的也不无道理。不过,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不想拿整个骑兵冒险,毕竟作为此番支援部队,他们没有必要那么冒险,待到跟凤舞军团会合之后,再做打算也不退。
      「你们二位的意见呢?」庆计并未就两人的意见做出决定,询问另两位统领。
      「我同意董统领的想法,虽然此法比较冒险,但是我们不能再像安德列三世时代那样,各军团之间各自为战。此役不仅事关凤舞军团生死存亡,也是关乎法斯特存亡的关键战役,不能再拿常规战法来衡量,我们不仅仅要立足支援凤舞军团的基本目标,还要最大可能性地取得战果。如果冒险能够获得一举击溃帕里大军这样的机会,为何不试试呢?」
      说话的是魔武兵统领达达克,他曾受训于倩公主与龙灵儿技下,此番组建红骑军团也是补充过来负责整个魔武军队的。
      「我也同意董统领的意见,不过骑兵统领的意见也要仔细考虑,能够尽可能规避风险,对众将士都是有好处的。」
      这时,工勤兵统领也说话了,不过他话中有点平衡董国跟骑兵统领的意思,其实大不必要,他们二人纯粹是就事论事,不会有丝毫个人情感在里面。
      「嗯,如此我们从发兵伊始就得从长计议,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明日出发,骑兵与大军主力分而行之,我率主力全速奔赴济州,而骑兵以急行军绕过济州,从东面迂迴,无论如何要实现右侧包抄,形成两面夹击之战略意图。怎么样,有问题吗?」庆计见属下四员大将有三人同意该方案,自己也觉得这一步如若走活,整个战局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于是,断然决定道。
      「没有问题!」骑兵统领一咬牙,沉声道。
      「好了,下去準备吧!」庆计长舒一口气,挥挥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