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十八章 证据确凿 更多>>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十八章 证据确凿

    时间:2018-09-15 薛诺在最上面的抽屉里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拉开第二层,一包新刀片儿就在最外面放着,刀片儿下面是一个没封口的牛皮纸大信封。拿起刀片儿,底下现出了半张照片,照片的另一半在信封里。
      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少女的脸上立刻有红霞出现,那半张照片中是一个平躺在床上的女人赤裸的下半身,双腿丰盈修长,阴毛乌黑浓密。「死涛哥,都有我了,还看这种黄色照片,真是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薛诺还是把照片从信封中抽了出来,照片中女人的脸庞映入眼帘,女孩儿只觉一阵眩晕,向后退了两步,坐在了床上。那女人睡像甜美,丰乳细腰,正是她的母亲何莉萍。
      薛诺只楞了一下,立刻又起身,把信封中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一共二十多张,全是何莉萍各种各样的裸身睡姿。「这……这……」一时之间,不知是该哭还是该叫。母亲的裸照在爱人的卧室中出现,这种震惊非同小可。
      就在这时,侯龙涛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诺诺,还没找……」话语嘎然而止,因为看到了少女手中拿着一个大信封,呆立在床前,床上散落着很多自己「藏」起来的照片。
      「涛哥,这……这是什么?」薛诺扭过头来,眼中并没有愤怒,只有无限的迷惘与不解。侯龙涛赶快过去,抢过信封,将相片又收了起来,「诺诺,你别瞎想,我可以解释的,这些照片不该让你看到的。」
      「不该让我看到?你什么意思?我在等你的解释呢。」少女的声音在颤抖,眼中已有了泪光,「你怎么……怎么能这样?她是……她是我妈妈啊。」「诺诺,你冷静点,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侯龙涛走到窗前,一手撑着墙面,表情沉重之极,「诺诺,你要相信我,我这全是为了你妈妈好。你真的认为我会无耻到偷拍心爱的女孩儿的母亲的裸照的地步吗?你要真这么想,就太伤我心了。」
      他干得出这种下三滥的事吗?当然干得出,他本来就是个下三滥的小地痞,只不过现在有人代劳了。但薛诺还真不是这么想的,在她眼中,侯龙涛绝对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子汉,一定有什么内情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会有自己母亲的裸照。
      一看爱人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少女更着急了,紧走两步,从后抱住他,「涛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怀疑你,我……我……」一想到这可能会影响两人的感情,薛诺的眼泪就涌了出来。
      感到背上一湿,侯龙涛知道功夫做得差不多了。回过身来,把美少女揽在怀中,「诺诺,你是我心爱的姑娘,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母女的,请你相信我。这件事,我不想让你担心,我一个人扛就是了。」
      「涛哥,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一个人扛?你忘了吗?你说过的,咱们不是外人,有什么难处,咱们一起分担的。」薛诺的表情很坚定,她本就不信侯龙涛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再听他这么一说,更坚信爱人是有苦衷的。
      「诺诺……」男人在少女的秀髮上抚了抚,眼中充满爱恋,「好,我就什么都不瞒你了。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要你妈妈和胡学军好吗?」「是啊,」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的主要目的,「两件事有关係吗?」
      侯龙涛放开薛诺,从电视柜最下面的抽屉中拿出一盘磁带,放进音响中,「你听完这个就会明白的差不多了,可里面有很难听的话,你确定你要听吗?」「嗯。」少女走过来,按下PLAY键。
      「龙涛,钱準备好了吗?」不出所料,是胡学军的声音。「先把东西给我。」侯龙涛的声音也出现了。「放心吧,绝对是好货,张张清晰,不比杂誌上的差。才要你二十万,既保全了你岳母的名声,又能看美女光屁股的照片,一点也不亏。」
      薛诺脸上一红,知道胡学军说的是自己的母亲。「我不许你这么说她,你这个无赖,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她。」侯龙涛愤怒的声音换来美少女对他深情中带着无比感激的眼神。
      「行了,龙涛,你别跟我来这套了,你看看这些照片,逼缝、屁眼、奶头都照得清清楚楚。大家都是男人,你别告诉我你不想搞她,这娘们儿操着可好玩了。」「你别把人人都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废话少说,把底片也给我。」
      「咱们只说好了买卖照片,你要是连胶卷也要的话,再加五十万吧。」「胡学军,你别太过分。」「过分吗?你想清楚,要是这些照片在网上一发,或是流传在大街上,再附上姓名住址,何莉萍的名气可就大了。『淫蕩人母』,哈哈哈,我看她不被那些不懂事的小男人轮姦个几次是不会完的,说不定还会捎上你可爱的女朋友呢。」
      「你这个王八蛋,要是诺诺母女有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你别急着威胁我,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给钱,我也不会做得太绝的,是不是,女婿,哈哈哈。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和那娘们儿结婚的,毕竟能有一个那么漂亮的逼操,是一件不错的事,她又爱我爱得要死,各取所需,多好。」
      「你就不怕我跟何阿姨说?」「说?你去说好了,别说她不会相信你,就算她真的信你又怎么样?她会伤心死的,对她有什么好处吗?反正我也快玩儿腻她了,钱也从她身上捞了不少了。如果你什么都不说,我会假装很爱她,让她生活在虚幻的幸福中,你不是存心伤害她吧?
      「你……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得了吧,不跟你废话了,照片给你留下,你把钱凑来了,我再给你底片。对了,你要是什么时候想跟你岳母干一炮,也不是没的商量,只要你把薛诺的小嫩逼给我操几次就行了,我还没上过十几岁的高中女学生呢,哈哈哈。」
      侯龙涛把音响关上,「这是我偷偷录下的,本来是想以此为证据,告胡学军敲诈勒索的,可……」话还没说完,薛诺已哭着投进他怀里,「涛哥,对……对不起……」
      「为什么道歉啊?」「我妈妈她那样对你,我……我……对不起……对不起……」「傻宝宝,没关係的,乖,别哭了。」托起美少女的脸庞,吻了又吻,「底片我已经拿到了,没事了。」
      「咱们去告那个家伙。」「不行的,就像胡学军说的那样,你妈妈那么爱他,要是让他知道了那个男人只是在玩弄她,她会伤心死的。上次我光是说说,你也看到你妈妈的反应了。」
      「那……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他这么一直把我妈妈骗下去吗?」「我在想办法,绝不会让他得意下去的。你暂时什么也不要跟你妈妈说,知道吗?」「嗯,我听你的。」
      在薛诺离开时,侯龙涛要她把照片也带走。说那是证据,万一以后要告胡学军还用得着,所以还不能毁掉,但放在他一个男人这里又不太好。薛诺不但没有理由拒绝,还觉得他想得十分周到……
      薛诺刚走没多会儿,侯龙涛的手机就响了,「喂。」「涛哥哥,你在干嘛呢?」电话里传出张玉倩嗲声嗲气的声音。三个月以来,两人经常通电话,侯龙涛发挥他死皮赖脸的手段,加上玉倩本就对他极有好感,称呼就越来越亲热,俨然已有了两地分居的情人的架式。
      「在想你啊。」「去你的,油嘴滑舌的。」「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偷偷亲过我啊?」「美的你。」「怎么?还不许我美美啊?说真的,等你回来,我一定要好好亲亲你。」
      「咯咯咯……」玉倩如同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真是悦耳,「做你的大头梦吧。」「倩妹妹,过年回不回来?我真的想你。」「恐怕不行,我要上WinterSchool,这样明年六月就能毕业了。」「好,我等你。」「涛哥哥……」……
      何莉萍正在做晚饭,看见女儿进了大门,「诺诺,你上哪去了?」「去涛哥那儿了。」「哼,跟你说了少跟他来往,你就是不听,他这个人可不怎么样。」她还在生侯龙涛的气,一边炒着菜,一边数落着女儿。
      这回薛诺可不干了,现在侯龙涛在她心里就像神一样,前几天因为不知道内情,母亲说他坏话时,她只能劝几句,多了也不好说。但今时不同往日,突然觉得母亲好不讲理,就像一个泼妇一样。
      「涛哥他怎么了?他不就是说了胡学军几句坏话嘛,您这不是也算在背后说他的坏话吗?」何莉萍一听女儿顶嘴,居然还直呼自己未婚夫的名字,语气中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不禁又是气往上撞,「死丫头,你从哪儿学会顶嘴的?又是侯龙涛那小子教你的吧?」
      薛诺也生气了,虽然知道母亲是被蒙蔽,但还是忍不住要想到自己是正义的一方,而母亲是站在了邪恶一方。「您不要什么都针对涛哥,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做什么都是为了咱们,您不明真相,就不要胡说八道。」
      「唉呀,死丫头,你这是在教训我了?你才多大,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侯龙涛给你喝了什么迷魂汤了,让你胳膊肘向外拐,再这么下去还了得了?我今天明确的告诉你,以后不准你再见他。」
      「什么?为什么?」少女开始激动了。「你都高二了,还有一年就要高考了,该集中精力学习,没时间谈什么恋爱,更何况是跟侯龙涛那种品行不端的男人。」
      薛诺气的小脸通红,没想到母亲说出这么不讲理的话。要是自己真的不努力学习也还说得过去,可自己明明在一所区重点高中里,全年级都排在前几名。少女毕竟是少女,激动起来就控制不住自己,把侯龙涛要她保密的话全抛到了脑后。
      「品行不端的人不是涛哥,而是你的好学军。涛哥他为了维护咱们俩,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就从小背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扔在桌上,「我也听了你的好学军用这些敲诈涛哥的录音,涛哥要不是为了你,也不用一次又一次的给胡学军钱了。」薛诺越说越委屈,哭着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何莉萍一楞,对女儿如此反常的举止很不理解,更不明白她说的话。取出信封中的东西一看,「五雷轰顶」是最能形容她现在的感觉了。看照片上的环境,就是自己的卧室,上面还有日期,正是他们两人从黑龙潭玩儿完回来的那天。这才想起,胡学军带着相机,却没在风景区照几张,现在算是明白原因了。
      良久,何莉萍才回过神儿来,抓起电话就按下了胡学军的手机号,「对不起,您拨叫的用户已停机。」女人本能的感到不妙,却还抱有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一晚,母女二人都没有吃饭……
      侯龙涛接到薛诺打来的电话,得知她已经把什么都跟她母亲说了。假装吃惊,说了她两句,要她想办法和她母亲和好。挂了电话,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快就达到目的。赶快通知宝丁,要他尽快行动……
      第二天一早,何莉萍直奔怀柔的解放军装备指挥技术学院,一打听,航天测控工程专业根本没有一个叫胡学军的中校教官,整个学校就没有一个叫胡学军的。
      又去了自己存钱的银行,虽然已有了一定的心理準备,但当银行的人告诉她她的帐户一天前就被注销了时,何莉萍还是楞在当场,直到排在后面的人不耐烦的催促,她才哭着离开了……
      薛诺今天不用训练,下午三点多就回到家了,就算在侯龙涛要她跟母亲和好之后,她心里还是有解不开的疙瘩,不準备这么快就原谅母亲。今天早上就是连招呼也没跟母亲打,就上学去了。
      听到有人用钥匙开门的声音,赶忙坐到餐桌边的一把椅子上,沉下脸,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何莉萍走了进来,没跟女儿打招呼,直接往沙发上一坐,一脸的失魂落魄。薛诺沉住气不理她,突然看到母亲失神的双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
      「妈,您怎么了,为什么哭呀?」这种情况下,薛诺没法在气下去了,跑过去跪在母亲的身边,扶住她的腿,轻轻摇着,「妈,昨晚是我不好,您别生我的气,妈……」
      何莉萍缓缓的扭过头,直勾勾的看着女儿,一会儿之后,好像才意识到她的存在,伸手抚摸着女儿的柔髮,「诺诺……」「妈,您别哭了。」少女探起上身,为母亲拭去脸上的泪水。
      看着女儿清纯甜美的俏脸,何莉萍不禁悲从中来,一把将薛诺紧紧抱住,大哭了起来,「诺诺……呜……是……是妈妈……对不起……对不起你……呜……全是妈妈的错……妈妈对不起你……」接着就把今天的发现说了出来。
      母女连心,薛诺很能理解母亲现在的心情,可又无能为力,「妈,您别这么说,不是您的错,是胡学军那个混蛋……」说着说着,也是一阵难过,母女二人抱头痛哭起来。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薛诺站起身来,擦乾眼泪,过去开门。何莉萍走进了浴室中,洗了把脸,走出来时,只见有两个警察坐在客厅里,女儿正在为他们倒水。
      「妈,这是涛哥的朋友李宝丁。丁哥,这就是我妈妈。」薛诺把水放在茶几上。「您好。」宝丁站起来,和何莉萍握了一下手,几个人又分宾主落了坐。
      「李警官有什么事吗?」「伯母,我和龙涛是老朋友了,您叫我宝丁就行。龙涛他很早就托我帮他调查一个叫胡学军的人,我本来是不该直接来找您,而是该把结果先告诉他。但查出的东西已经超出了我的控制能力之外,我今天是受市局的委託来找您谈的。」
      何莉萍一听是胡学军的事,又是一阵伤心,可听宝丁的语气,觉得事态还挺严重,只好先忍住了,「胡学军我确实认识,他是我的未婚夫,不知我能怎么帮你们?」
      「妈,您还叫那个混蛋未婚夫吗?」薛诺生气的说。何莉萍痛苦的看了女儿一眼,又转向宝丁,「宝丁,你有什么就问吧,我已经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了。」
      「事情是这样的,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这个胡学军真名叫胡二狗,山西大同人,跟一个强迫妇女卖淫的犯罪团伙来往密切,我们怀疑他就是其中的重要成员之一。」
      另一个警察接着说:「这个团伙的主要手段就是勾引中年女性,然后拍取裸照,以此要挟,敲诈钱财,等那些女人没有了利用价值,就逼迫她们出卖肉体。一旦遇到不听话的,经常是十几、二十个团伙成员一起对她们进行轮姦、虐待,手段十分残忍。」
      何莉萍和薛诺互望一眼,心中都对侯龙涛感激万分。要不是他及时要宝丁进行调查,真不知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悲惨遭遇。一想到被十几人轮姦的画面,那还真不如死了呢。
      「胡二狗这个人很狡猾,可能是察觉到了我们对他的调查,这几天一直都没有露面。这个案子不是我一个派出所所长能管的,所以我就上报了市局。我们在胡二狗的住处搜出了这些照片。」宝丁说着,从手包中拿出两本相册放在茶几上。
      何莉萍拿了一本,打开一看,全是中年女人在床上的浪态。胡二狗对他勾引的前几个女人并没有长远的计划,所以都是在做爱时突然拿出相机拍照,然后立刻翻脸,索取钱财。在见到何丽萍之前,也是想用这种办法对付她,可一见了,马上就被她的美貌所迷,放弃了敲诈的念头。
      「市局的同志已经找到照片上的这些受害人了,但她们都因为害怕报复,或是羞于启齿而帮不上太大的忙,其中还有一个已被折磨的精神错乱。因为我和伯母有一层特殊关係,市局就要我和这位刑侦处的同志一起来找您,」指了一下边上的另一个警察,「希望您能提供一些有价值的情况。」
      何丽萍从两人是怎么认识的说起,当说到两人定情、订婚的过程时,不禁心中一酸,又有眼泪在眼眶中出现。薛诺一看,赶紧接过话茬,把后面的事,包括昨晚和今天的发现告诉了他们。
      那个被说成是刑侦处的人的警察点了点头,「我明白了,大概是因为胡二狗看你女儿的男朋友更有敲诈的价值,就一直没对你下手。现在由于我们的介入,他不得不潜逃,在临走之前还把你的存款取了出来。」
      「对了,你的那些裸照请交给我们,那些都是证据。」还没等何丽萍母女回答,宝丁抢着说:「那些照片已经毁了,龙涛今早给我打电话,说是已经被伯母一气之下烧掉了。」
      「是吗?」那个警察又转向何丽萍。「是。」既然宝丁这么说,估计是有用意的,女人也就顺着他的话说了。「那好吧,咱们就谈到这,要是我们能抓到胡二狗,会通知你的。」两个警察站了起来,「我能用一下洗手间吗?」
      「当然可以。」何丽萍指了指洗手间。等那个警察把门关上了,宝丁小声说:「龙涛跟我说过,不想让警方把您的照片当证据,一旦开庭,怕您的名誉受损。要是再有别人问起,您就说是烧掉了。」「我知道了。」何丽萍现在真的觉得侯龙涛确实是事事都在为自己母女俩着想,心中对他的愧疚更甚……
      宝丁两人上了警车,另一个警察卸掉了一脸的严肃表情,「李所儿,我表现得还行吧?」「行。你小子算个可造之材,以后好好跟我干,不会亏了你的。」宝丁拍了拍这个刚从警院毕业的小警察的肩膀,以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