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流剑客 更多>>
 

    风流剑客

    时间:2018-09-13 秋风送爽,桂子飘香,这是多么富有诗情画意的时光。
    然而,在北方的长白山上的方圆百里内,却异常的飘着雪花。
    地方上的老者说,瑞雪早降,这是丰年的预兆,然也有一部份人说,天现异象,万灵遭殃,更有人说,天时不常,只有刀兵血光。
    就在这时候,由远处渐渐传来阵阵的快马急奔声,那有韵律的「咯咯」之声,想必是孤单的一只飞马奔驰。
    不久,那蹄声已慢慢的清晰接近,在通往长白山南边的宦道尽头,迎着寒风冒着雪花,急急的向这边飞驰过来。
    那白色骏马上面,年约十八九或二十岁,长得更是剑眉星目,挺鼻朱唇,是一位英气勃发的少年俊美人物。
    跟着那快马的奔驰,荒野上吹起了寒风将他罩在身外的白绒大披风,露出一袭蓝衫和佩剑。
    他那长剑用了蓝布罩在刀套上,那闪闪亮亮的与大地上的白雪互相辉映着,随着马的走动,那沉重的摆动,可看出是一根价值非常的宝剑,而非是点缀品而已。
    他头上戴着蓝绒风帽,丝带繫在他圆润的上额上,一圈温暖似的白羊毛,压在他温玉般的前额上。
    只见他目光炯炯,熠熠有神,紧缩着剑眉,一瞬不瞬的注视那二十里外的濛濛长白山。
    由那少年的神情,显现出他内心的忧虑和焦急。
    这位英挺的少年人,正是武林后起之秀,近年才扬起江湖的风流剑客--司徒云。
    长白山盛产人蔘,貂皮,历代帝王每年均前来设坛祭拜,山势奇雄,耸拔叠叠,飞泉奔严,奇景特多。
    然而,这时看来,除了浓布的密云,再就是旋飞的雪花,长白山的雄姿真被云雾所埋没了。
    司徒云看了这情景,心中颇忧愁地自语道:
    「照说,现在还不到该下雪的时候,居然下起雪来了。」
    司徒云举目前看,发现前面一二里外的宦道尽头,东西横着一座近千户人家的大镇。
    大镇之后,即与长白山的山角相连,根据经验判断,大镇距离南山口,至少还有五六里地远。
    宁佩蓉不但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还与她具有肌肤之亲,然今她已去何处,使他远从江南一路寻来………
    眼望那白茫茫的一片,像又裸露在他眼前,尤其是那印象深刻的是那形如小山的乳房,简直让他疯狂,那对他用牙齿轻轻咬过的小小粉红色的乳头,他至死将也永忘不了。
    记得那晚……..
    山中风声伴着不知名小虫的乐声,响遍了整个山谷,家中园丁业已睡着,而司徒云及宁佩蓉俩人已陶醉在爱的世界里……
    佩蓉媚眼看了司徒云一眼后,又轻轻的合上,在享受他所爱的人按摩与爱抚。
    他的眼睛已充满了情慾,而正在热恋着的他俩,能禁止上帝给他们的诱惑吗?
    司徒云想到此处,他的脸上更是英俊得可爱。
    他想到……..
    那晚他慢慢地由手把佩蓉轻轻抱起的时刻,坐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而佩蓉的秀髮轻柔地垂了下来…… 佩蓉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着,她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佩蓉全身颤动了起来。
    佩蓉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司徒云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
    佩蓉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
    佩蓉那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他们的体温飞快的昇跃、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复不记得,最真实的,只有他们俩儘情地享受。
    那股青春的火花,由舌尖传遍了全身,身体上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着,而且兴奋不已,他及佩蓉开始冲动了,听他们的呼吸有如这白云飘落不已。
    他们仍在深深地接吻着、抚摸着。
    突然间,佩蓉离开了吻,以两道火红的秀眼看着司徒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是的……..
    聪明的司徒云也善解人意地为佩蓉脱下她的罗衫,抱到床上去。佩蓉平卧着,呼吸急促而猛烈,使那对白白嫩嫩的乳房一起一伏地颤动。
    珮蓉半闭着眼睛,轻声呻吟着……
    司徒云抚摸着珮蓉的秀髮、桃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修长洁白嫩肉的玉腿,最后那丰满肥高白嫩凸起充满神秘地阴户肉穴地方。
    佩蓉的乳房现在好似两个饱满的双岭,圆圆的而富有弹性。
    佩蓉的乳头已呈粉红色了,当司徒云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真是逗人喜欢。
    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神秘,还似朴玉调成一样,整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雕刻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司徒云看得垂涎三尺。
    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中,更是引人入胜。
    司徒云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
    从司徒云认识佩蓉已是那么久了,然由于时间的未能配合,从没机会採取真正的动作,而今天的爱抚已使得风流剑客司徒云情不自禁了。
    今呈现在司徒云眼前是佩蓉那迷人的小穴了,那实在是世界上最精雅的艺术杰作,而且这个早已令司徒云想往的神秘之地,已为淫水所氾滥,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刺激着风流剑客司徒云的饑渴。
    司徒云被眼前美景着迷了,佩蓉的裸体是美的化身,于是司徒云满足的平卧在佩蓉的身边。
    司徒云忍不住下面那鸡巴的饑渴,于是右手握起佩蓉那纤纤玉手,引到自己的下身来。
    佩蓉当那纤手一碰上那又粗又壮大的鸡巴,那曾受过惊怕的她,居然呼吸困难了起来。
    佩蓉的细手先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小腹,一遍又一遍,佩蓉此刻充满了春意的眼神斜看着司徒云。
    渐渐地,她的下手又一次地向下触动着丛密的阳毛,她轻轻的捏弄着它,慢慢地用无明指抚弄着那大鸡巴的龟头……..
    佩蓉轻轻地摸玩不已,最后她更是紧紧地握住了它,上下套玩着不停。
    那由佩蓉手中传来的震憾力,使得司徒云的大鸡巴受了刺激,更是坚硬糗更加膨胀。于是司徒云趁机的抚摸着佩蓉的屁股,又摸到她的小腹、阴毛、阴唇再到那挺高的阴核,那白嫩嫩的肉实在太可爱了。
    当佩蓉玩够了司徒云那大鸡巴时,这时司徒云用手指轻轻地抚弄着佩蓉的阴核,害的佩蓉抖动不已,于是司徒云再稍微翻个身,右手伸出慢慢抚弄着佩蓉那坚硬的乳头。
    「啊….唉唷….云哥….你….你….快..快别吻了….我..实在….受..受不了….唔….啊….好哥….我….我下面….不知….怎么….好….好痒喔……」
    听了佩蓉的央求声,更把风流剑客刺激得慾火猛涨不已,于是他反而变本加利的换个姿势,在佩蓉的阴核及大阴唇上下吸吮搓弄个不停。
    「哥….哥….别..别吸吮了….快..快….停止….唔….我..我受不了……」
    佩蓉一面叫个不停,一面又将屁股连连上抬,那圆而白嫩的臀部又是颤动个不停。
    「啊….哼….哼….那..那个地方….好..好痒喔….哎唷….哥..哥还是….不.不….要吻….啊….快..快停下来嘛….哼….哼….不….不要嘛……」
    风流剑客司徒云之被称为『风流剑客』,当然不是徒具假名,在江湖上他以一个二十岁的少年之被武林封此雅号,当然在对付女人方面,他有一套了不得的功夫。
    这时,司徒云由经验知道,佩蓉已被刺激得无法自我控制了,于是他轻轻地翻起身来,先用手将佩蓉的两腿分了开来,使她那窄小的小穴能宽鬆一些,以便大鸡巴的龟头能插入她的阴道去。
    于是司徒云跪在佩蓉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握着那粗大的阳具,另一只手分开佩蓉那桃源洞口,使那阴道隐然在望。
    终于,司徒云把龟头套了上去,把身体伏下,两只手支住在床上,一面用嘴来吻住佩蓉,她的小穴散发着无比的热力,通过了鸡巴更是剧烈的跳跃不停。
    司徒云猛力一挺,插得佩蓉痛叫了起来。
    「云….云哥….慢..慢点….痛….痛….我..忍受….不了….唔….哼….哼……」
    当司徒云在向下插时,只觉得阴户的细肉破裂了。佩蓉那阴道的痛楚,像针刺着她,週身颤抖不停。这种刺痛,佩蓉想该是处女膜破裂了,觉得阴户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沿着屁股流到床上。
    「云….哥….慢...慢些….里面….好….好痛….哎唷….哼….妹..妹受不了……哥....轻..轻点……...」
    司徙云似乎很老道地说:
    「蓉….妳放心……我….插慢点….就是了….等一下….就会好了….而且….妳还有….慢慢舒服……哥….绝不骗妳。」
    说完,见佩蓉那付娇滴滴的模样,心中更加怜爱,于是把嘴凑上深深的一吻,像是对佩蓉的回报,那更是兴奋,感激的综合。
    过了没多久,佩蓉的小穴慢慢有了反应,她只觉得阴户深处渐渐骚痒了起来,说不出的难受,那似乎是性的燃绕。
    于是佩蓉情不由己的扭动她的娇躯,使她阴户里头的子宫颈能去碰撞司徒云的龟头,同时娇喘道:
    「云哥….里..里头….开始..痒….了起来….我….我….好难受喔….哼….哼….快..快….快给我….止止痒呀….哼….哼……..」
    司徒云这识途老马,深知佩蓉已深受性的燃烧,于是在佩蓉的娇声一毕,立即用力一顶,一根粗壮的阳具冲了过去,直抵花心深处了。
    佩蓉更是娇躯一震,呻吟道:
    「嗯….哎….云..云哥….美..美极了….但..还是..有..有些痛….哦….哎唷….我….妹妹...上天….哼….我….那小穴….没有一处....不是….舒服万分….哥….怎到….今天….才..才插人家….妹..妹恨死….你了….云哥....抽...插得我..我好美哦….哎唷….哼….我….我美死了….哼….哼….哼……..」
    只听到佩蓉娇声不绝,那粉脸上更是露出那性满足的豔丽,司徒云使她太舒服了。
    佩蓉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阴户中更是觉得酸酸麻麻,有一股说不出的感受,那股兴奋令她又娇喘道:
    「哼….哎唷….插..插死我了….哥..哥你的....鸡巴...好长哟….每次….都顶得..人家….好..好舒服….我..的骨头...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了….云….我快没命了….哦....哦….美..到上天了….哎唷….好..好舒服....嗯….嗯….我….可..可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哥..哥….我..我要..丢..丢了….快..快..快用力….哦….哼..哼….我….受不了….我..丢...丢了….啊……….」
    佩蓉的阴门突然一阵收缩,阴壁肉不断吸吮着司徒云的龟头,司徒云忍不住全身抖索了几下,大龟头一阵跳跃,卜卜卜射出大量的阳精,直射得佩蓉的阴户有如那久旱的田地,骤逢一阵雨水的滋润,花心里被热精一淋,子宫口突然痉娈收缩,一股阴精也狂洩而出。
    此时,两人深情款洽,水乳交溶,双方都达到最高潮,彼此享受到性交的乐趣。
    ………..
    司徒云回忆至此,心头一阵甜蜜,突然山谷中风雪袭来,打在他的身上,使他回到眼前的现实来。
    因他一时的判断错误,而令这位曾经使他心醉的美丽姑娘负气离开他的身边,现在他唯一的希望是,佩蓉已到长白山上她姑妈的住处了。
    这几天他更是沿途追赶,马不停蹄,有时披星戴月,日夜兼程的赶路,无非是为了挽回佩蓉的心意。
    可是,佩蓉会不会如他想像一样地,到长白山上来投靠她姑妈了呢?
    长白山就在眼前了,司徒云当然不希望等到明天才进山,可是天色已晚,山上又开始飘下风雪。看来今天要进山的机会不大,只好先到前面的小镇去住上一宿,明天再作打算。
    司徒云心意已定,座马一声长嘶,昂首已驰进了大镇的街口了。只见街上冷冷清清,整条街看不到半个人影,风势虽然小了不少,雪花依然在飘,所有的商店都关门了。
    司徒云见不远处的一家客栈的车马大门仍开着,立即飞身下马拉着他的坐骑走了进去。
    想是在这寂静的城镇里,那马蹄的响声惊动了帐房内的店伙,角门的门帘开启时,一连奔出了两名店伙。
    店伙一见司徒云拉马进来,立即哈腰摧笑,躬声说道:「爷!你住店吗?」
    「是的!」
    其中一个店伙赶紧哈腰,恭声道:「小的就去为爷準备了!」
    司徒云则和声问:「有清静独院吗?」
    那发话的店伙,立即恭声道:「有!有!爷,请随小的来。」
    司徒云将马匹交给另一名店伙后,立即随着引导的店伙向店内走去。
    司徒云见店内所有的房间,俱都门窗紧闭,不自觉地问道:「你们店里好像没住多少客人?」
    店伙见问,不由叹了口气道:「唉!还不都是这场雪害的!」
    说话间已来到了一座独院门前,店伙立即开门将司徒云引入。
    进入院内,院中已积了不少雪,足证这座独院近几天没人住过。
    到达上房门口,司徒云趁店伙开门之际,抖掉身上的雪花,随即进入房内。
    司徒云随即问道:「店小二!这几天内你们店裏有没有来过一位一身鲜红的姑娘?」
    那店伙含笑回答道:「没有过,因为真几天客人太少了!」
    司徒云由于心急没待店伙说完,又接着道:「我是说你天天站在店外招待客人,有没有看到一位一身红衣的姑娘,手拿着宝剑,也可能骑着一匹快马……」
    店伙含笑回答道:「这几天没有什么客人,街上冷冷清清的吹着寒风、下着雪,根本就没看过女孩经过这儿。」
    于是司徒云又静了下来,由身上掏出了一块碎银给了这店伙。
    这位店小二没想到这位少年公子爷这么体恤下人,真是喜出望外,接银在手,忙不迭的连连哈腰推笑,恭声道:「谢谢少爷!小的就去为你準备饭菜。」
    说话之间,急忙退出房门,转身向外走去。
    待那店小二步了出去,司徒云双眉紧促着坐在椅子上,心中一直静想道:
    「为什么一直没有佩蓉的行迹消息呢?」
    「佩蓉妹是否也骑着马?昨天是否已入了山没?佩蓉妹在负气的心情下,想念姑母心切,说不定日程更紧些!」
    一想到佩蓉负气离开他的原因,内心就更感到无限愧歉。
    因为那一次为了『边关』山边小绿谷中,由于那位少女慧芳,不幸落入谷中的深壑之中,自己基于侧怜之心,跳入那深水之中将她救了起来,当那湿淋淋的玉体抱在怀中时,恰巧在那时刻被佩蓉看见,误以为自己跟慧芳正在亲热发觉,因而负气离他而去。
    当时如容他解释,如今亦不会忍饥冒寒僕僕风尘的前来这长白山了。
    想至此,院门外人影一闪,两个店伙已各提一个菜篮,满头含笑神情愉快的忽忽走了进来。
    酒菜摆好,店伙再度恭声地说:「爷需要什么尽情吩咐,站在院门口叫喝一声,小的们立即来!」
    话一说完,两个店伙同时一笑,哈腰应是,走了出去。
    当风流剑客用完酒菜,再度进入一片沉思之时……...。
    就在这时,院门口人影一闪,同时响起一连连的慌急叫喊:
    「少爷!快快……..」
    司徒云一惊,急忙起身循声一看,只见刚才受赏的店伙,已慌慌张张的奔进院来,看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显然发生了大事情。
    司徒云一看店伙兴当的神情,知道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因而和声道:「不要慌,有话慢慢讲!」
    店伙极端兴奋的说:「爷….你要的姑娘……...」
    司徒云望着店伙,急声问道:「喘口气!不要慌,到底是怎么回事?」
    店伙更加焦急的说:「爷….你要快….不然那位红衣姑娘就走远啦!」
    一听『红衣姑娘』,司徒云的脑海里立即直觉的掠过艳美绝伦的佩蓉那健美的影予出来。
    因此,脱口急声问:「她现在那里?」
    店伙急声道:「她已去了长白北山口!」
    司徒云一听,立即催促道:「快带我去看,她向何方奔去!」
    那店伙又补充道:「小的曾大声招呼那位姑娘停下马来…….」
    司徒云立即吃惊道:「什么?她骑着马呀!那我们得快点出去!」
    司徒云虽心中焦急,但总不能在这冰雪狂下的天里,就在客店里施展身法纵跃奔驰。
    只听店伙继续说:「那位姑娘听见小的招呼,她还曾在马上回了回头,但理也不理……..」
    司徒云急忙问:「你看她有多大年纪?」
    店伙毫不思索的说:「二十岁不到的样子,漂亮极了!」
    司徒云听了年纪很像,人又长得漂亮,因而不自觉的问:「你看她随身带的可是剑?」
    店伙来时已经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尾随在司徒云背后,直往店门口走,更是气喘如牛,因此他一面走一面喘着气说:「小的当时没有注意,没看到她身上有兵器。」
    说话之间,还看了司徒云腰中佩带着那闻名江湖,亦是他因此得名『风流剑客』的精钢剑。
    正待再说什么,一阵寒风吹来,一片濛濛旋飞的雪花中,司徙云已当先奔出了店门。
    只见司徒云转首向北街口一看,一片雪花旋飞中,根本看不见任何人影。
    司徒云断定佩蓉的马快、加之心急,心想早一刻到达山中见到她姑母,必无不停的催马加速,所以展开他最快身法,向北山口急奔而去。
    一出北街口,风雪更大,尽没雪气云雾之中,颇像一幅诗意的山水画。
    北山口十分宽大,虽然距离五里,山口内的高大树木,依然隐约可见。
    只见前面官道西边处,果有一匹向前飞驰的马影。马上坐着的,果然是一个肩披红大衣,头戴红风帽的人,根据那人的身材显然是个女子,当然也就是刚才店伙看到的那个红衣女子。
    司徒云一见,猛提一口真气,加速向前追去。
    这时他不敢冒然呼喊,一方面怕叫错了人失礼,另一方面也怕佩蓉听了他的呼唤,反而向北山口加速飞驰。
    一下官道即是乱石草长,道路上也是满布石子,红衣女子的马立即慢下来。
    司徒云一见知道这是追及红衣女子的好机会,因而再提两成真力,身形如箭向前扑去。想是迎风飞扑,身形奇速立即发出了白衫衣摆的破风声。
    由于前面女子马速已慢,立即惊觉到马后有人追来。只见红衣女子神色一惊,急忙回头,一双杏目一亮,两道柳眉也促在了一起。
    司徒云一见马上红衣女子回头,立即凝目细看,但因天色昏暗,红衣女子的大红风帽又遮住了半个娇容,虽然看不清楚,却似有几些相像。
    就在他心中一喜,準备再细看判断身段的一剎那,那个红衣女子竟然回过头去,加速向山口内驰去。
    司徒云一见大吃一惊,不由脱口急呼道:「蓉妹站住!蓉妹站住!」
    红衣女子那裏肯停,继续向山口内驰去。
    司徒云身法奇快,早已驰下官道,这时心中一急,猛的一个飞扑,立即接近了距离,焦急的大声道:「蓉妹,妳听我解释……...」
    话刚出口,前面的红衣女子已一揽马头,检了一片平坦草地飞身下马,顺手取下了马上的兵器。
    司徒云一看红衣女子下马,心中大喜,待等看清了红衣女子手中的兵器,脱口惊呼一声:「啊!」,急忙剎住了身势。他虽然急剎身形,但由于速度太快,立身处距离红衣女巳不足三丈了。
    红衣女子身法曼妙,身形落地急取兵器,顺手推掉大风帽,接着一抖,鲜红的大披风已脱在马背上。
    红衣女子,柳眉大眼、琼鼻缨唇、桃形的面庞、肤如凝脂,不但生得美,身材也很健美,确与佩蓉有些相似,可是年纪要比佩蓉小一两岁。
    惊在原地的司徒云,一看娇容罩煞的红衣女子撤出了兵器,急忙一定心神,急声解释道:「姑娘….姑娘….这是误会!」
    红衣少女丢掉手中的刀套,似乎才看清了面前的英俊挺拔的少年郎。只见她神情一呆,煞白的娇脸上,立时飞上了两片红霓,但她仍急定心神,嗔声道:「误会!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诚心準备前来欺侮我的?」
    接着又问道:「那么你要追的蓉妹妹是你的什么人?」
    司徒云迟迟地答道:「是….是我的….妻子。」
    红衣女一听,神情一呆,娇容立变苍白,不由就用手中的马尾刀一指司徒云怒喝道:「原来你竟把我当作是你的……..」
    说至「的」字突然住口不说了,下边的「妻子」两字,显然觉得不便出口,因而又吞了回去。
    司徒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赶紧拱手歉声道:「在下一时冲动,未曾细察……..」
    红衣少女一听颇觉中耳,于是嘴巴一扬道:「好吧!今天就算便宜了你,下次再遇到姑娘我,我….我一定……..」
    话未说完,即展开身法逕向山口内驰去。
    就在司徒云登上马背的同时,山道两边积雪甚厚的怪巖乱石间,已经缓缓站起二十人之多。
    当前一人,年约二十一、二岁,一身银绒金花劲衣、剑眉、朗目、薄唇、勾鼻,生了一幅黄面皮乌嘴唇,因而给人的第一个感觉颇为不快。
    风流剑客司徒云回想一下,他出江湖寻找他的爱人佩蓉,途中甚少结嫌,也绝少与人通名道姓暴露过身分。但是对方银绒劲衣少年,居然率领这么多用剑高手在此等他,这问题显然不简单。
    银械劲衣少年老大傲然的深深吸了口气,有些轻视的问:「听说你是天下第一使剑能手?」
    司徒云淡然道:「我没有这样说。」
    银绒劲衣少年立即有些不高兴的说:「可是江湖上都这么说!」
    司徒云也俊面一沉道:「那是他们的事,我司徒云没有办法管住他们的嘴巴不这样说,也正等于现在,我也没办法使你的嘴巴不这样问一样!」
    银绒劲衣少年竟以轻视的目光斜看司徒云道:「在下丁世真,本山的少山主!」
    司徒云见其依然两手抱着双肩神态傲慢,因而也淡然道:「失敬!」
    丁世真双手叉腰神情激动,满面怒气,含有怒意的沉声道:「听说你自出道以来,还没有遇到过敌手?」
    司徒云也毫不客气的微点额首,说:「这倒不错!」
    丁世真听得面色再变,但旋即冷冷一笑道:「但今天你可算遇到了!」
    司徒云「喔!」了一声,话尚未说出,随着急骤的马蹄声响,红衣少女已纵马如飞的奔了上来。
    红衣少女一来,目光一亮立即挥动玉手,同时兴奋的欢声招呼道:「司徒哥….小妹知你要来,我去接你,结果扑个空,让小妹等得好苦……」 
    司徒云有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恼,原先以为红衣少女是丁世真相识的人,没想到竟向自己打招呼,而且又叫得那么亲热。
    早已气得面色铁青浑身颤抖的丁世真,突然怒吼道:「好了!别在那里装腔作势,不管妳梅萍玲是否和司徒云有何瓜葛,我今天都要将他致死于此地!」
    梅萍玲立即爽快的说:「好呀!司徒云是当今武林武功最高的一人,只要你能打败了司徒云,用不着你司徒二人天天去找我姑姑穷逼,我现在就答应你!」
    丁世真咬牙切齿道的恨声道:「好!我要妳亲眼看着我杀死了司徒云,今天晚上妳就搬进我的房里同我睡……..」
    说未说完,梅萍玲已一指司徒云,道:「废话少说,司徒云还活生生的在这儿站着,等你把他一掌杀了再说!」
    接着又转向司徒云道:「只要丁世真活着,你就别想顺利的找到她...…..」
    丁世真一听,只气的咬牙切齿,不由瞪着梅萍玲,大声怒吼道:「告诉妳梅萍玲,我杀了司徒云后,马上就杀妳!」
    梅萍玲冷冷一笑道:「要杀我早该在此以前就下手了,从现在起你再没机会了!」
    丁世真猛的一挥手中剑,望着司徒云道:「司徙云快拔剑!」
    司徒云淡然一笑:「这位梅蛄娘虽然说你死定了,但在下却无心让你死!」
    丁世真一听,愈加怒不可抑,不由「呸」了一声,道:「你也配说要我死!哈哈!」
    「死」字出口,突然一仰天发出一阵哈哈厉笑,道:「你司徒云能伤我了世真的一根寒毛,我就马上举手自杀。」
    司徒云立即道:「既然伤一根汗毛你就自杀,在下就更用不着拔剑!」
    话刚说完,丁世真已出掌攻到。但是一经接触,对方掌风竟使他感到隐隐刺痛。
    司徒云未用久缠之法,大喝一声,掌法倏变,疾演「翻云手」,反臂拍向丁世真的后肩。
    丁世真看得目光一亮,嘴角突然掠过一丝阴笑,紧接着猛的一个旋身,大喝一声,飞掌相迎。
    只听「蓬」的一声,同时闷哼一声,丁世真一声惨叫,身形有如被踢的皮球直向数丈以外滚去。
    二十几名大汉一见,纷纷惶声逃去。
    急烈翻滚的丁世真,立即「哇」的一声,张口喷出一道血箭,右手急出往身上摸出一包东西,往空中一扬,迅至司徒云与梅萍玲的方向飞来。
    司徒云心中一惊,急忙凝功提气,突然感觉全身一阵强烈的倦意,立即昏睡了过去。
    他恍惚中似乎听到梅萍玲的愤怒娇叱,但他的思维已不听指挥,使他的头恼无法在辨证和记忆。
    不知过了多久………..
    司徒云只觉得口渴欲裂,喉如刀割,小膜丹田中似乎正在燃烧着一团烈火。
    这团烈火使他迫切的急于发洩,迫切的希望将梅萍玲紧紧地抱进怀中,但是他头脑昏沉,因而他自己也不敢确定他是清醒着,还是仍在梦境中,因为他无法睁开他的眼睛。
    一阵淡雅的似兰幽香扑进他的鼻孔内,他的精神一振,急忙翻向一侧,他立即压到一条手臂和无数柔细髮丝剌痒了他的颈部和耳后。
    这种奇痒感觉他曾经有过经验,那是以往与女人相拥而睡的时候。同时,他的一只腿又压在一个温软的身体上,而他的右臂也环住了一双极富弹性的浑圆玉乳。
    司徒云不由呀然笑了,他猜想偎依在他身边的正是他渴欲拥抱的梅萍玲,他心裏一阵快慰之感,心中觉得非常幸福。
    他的手像是很有经验的样子,轻柔的抚摸了一阵那只极富弹性的玉乳,再去轻抚梅萍玲的玉颈和香腮。
    正当司徒云慾火如婪的当儿,院中突然传来中年僕妇的声音:「主母少夫人回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一个女子声音道:「少爷好点了吗?」
    司徒云的头脑仍有些昏沉,似乎尚不能完全自己集中思维意志。
    这时,一声中年僕妇与那位少妇不断地讲着话。司徒云竭力的去想这是怎么一回事,他怎么会睡在这家生人的床上。
    这时他腹内丹田以下的那团烈火仍在燃烧,那股慾火使他几乎按捺不住。
    房门口纤影一闪,一个一身黑绒白毛劲衣短剑缴,背插长剑的女子巳飞身纵了进来。
    司徒云由床上纵下来,只见纵进房内的黑衣女子,背插黑丝剑,看来年约二十七、八岁,柳眉、大眼,桃形的面庞,细嫩的皮肤略显苍白,由于她的鬓角上插着一朵雪白的白绢花,显然是位带孝的女人。
    那黑衣女子微笑问道:「少爷,你感觉还好吧!」
    此时,司徒云心想…..
    他记得那天遇上丁世真是大白天,而现在西天尽是落日余晖,应该是半天以后,或者是数天之后了。
    他这时头脑虽还不能集中思维,而且仍有猛烈拥抱女子的倾向,而且下体那阳具是膨胀得厉害。
    这时一见黑衣少妇向他责问,只得强自双手一拱,但他身体一个踉跄,险些撞土内室的门框上。
    那美丽的少妇面带笑容道:「当我把你与那姑娘救来此,已经五天五夜了,你们大概中了丁世真那小子的『风月春』了!」
    黑衣少妇一说完,被司徒云看得心头狂跳粉面发烧,因为他那双朗目中的光彩,是她曾经经历过的,她知道他这时心里想的是什么,所需要的又是什么。
    司徒云觉得小腹内那团烈火,突然之间烧遍了全身,使他几乎忍不住扑过去抱住黑衣少妇。
    这时,司徒云连声道:「水….水….」
    黑衣少妇知道司徒云已服了那春药淫药一类的毒物,所以才会如此痛苦。
    根据她这些年在江湖上的经验,以及传说,司徒云必须赶快饮服解乐,或让他疯狂的发洩,否则恐怕会血脉暴裂而死。
    而梅萍玲由于体质较差,似乎还在昏迷中。
    黑衣少妇在自己的口袋内取出一个玉翠小盒子,急忙倒出两粒雪白的药丸走了过来。
    先将一粒放入梅萍玲的口中,同时急声道:「司徒少侠!快….把这个服下!」话未说完,已到司徒云近前。
    司徒云一见黑衣少妇迎过来,一种特别的淡雅粉香和成熟少妇的魅力和体香,使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伸臂紧紧的将黑衣少妇的纤腰抱住。
    黑衣少妇大吃一惊,脱口惊呼,顿时也慌了。
    但是,她是经过夫妻生活的少妇,定力总较一般少女为强,她虽然被司徒云的双臂紧抓得透不过气来,但她仍没忘了连声急呼道:「司徒少侠!快张开嘴….快张开嘴……...」
    恰在这时,端着一碗茶水的僕人奔了进来,一看这情景,大吃一惊浑身一颤,「噹」的一声脆响,茶碗跌了个粉碎。
    粉面通红神情惶急的黑衣少妇一见,不由急声催促道:「快去再端一碗来!」
    那僕女急得应了一声,转身再度奔了出去。
    黑衣少妇觉得并不会紧张的没有办法应付,因为司徒云只是紧紧的抱住她,他的两手并没有抚摸的动作。
    当然,黑衣少妇也有些心头狂跳意乱情迷,而且她也守寡了一年多,也渴望着有某方面的刺激。但是她的家教良好,本性正直的少妇,而且具有善心侠骨,怎可做这种苟且的事。
    可是,她的确有些爱上司徒云,打从救他即开始。
    正在这时,女僕端着另一碗茶水,神情紧张的再度奔了进来。
    黑衣少妇一见,急忙催促道:「阿香,快..快把碗端过来。」
    黑衣少妇急忙将碗接过摇了摇,同时催促道:「阿香,快把司徒少侠抵在我肩上的头扶正过来。」
    阿香应了一声,立即去转正司徒云的头。
    「司徒少侠,水….水来了!」
    司徒云的脸部已成了黑紫色,腹内如火,一听水来了,本能的急忙张开了嘴。
    黑衣少妇立即将碗中的水给司徒云喝下去。
    一旁的阿香则惶急的说:「少夫人,他这样一直抱着妳也不是办法呀!总得想法子把他分开呀!」
    黑衣少妇将碗交给阿香依然任由司徒云紧紧的抱住,但一面只手在司徒云的重要穴道上按摩,一面对阿香说:「这儿没妳的事了,妳去通知老得禄,叫他把门户守好!」
    黑衣少妇一面吩附阿香,一面继续抚摸司徒云的重要穴道,她没有挣脱,依然静静的让司徒云搂抱着。但是,她的手已在司徒云的下体阳具所在处,可以感觉出他体内的毒性正在逐渐的消退中。
    片刻过后,黑衣少妇觉得司徒云的手已完全没有了搂抱她的劲力,但他的两手却依然没有鬆开,而他的俊面仍贴在她的颈侧和香肩上。
    黑衣少妇知道司徒云已经有些恢复了,只是为了他的自尊,不好意思自动的离开。于是,她暗自一笑,立即把司徒云引导着走至床前,技巧的分开他的双手让他躺在床上。
    司徒云的俊面也稍微有了白嫩红润,呼吸也均匀正常,只是他静静的躺着不愿睁开眼睛。
    黑衣少妇急忙在怀中取出香巾,深情亲切而小心的为司徒云拭着额角上的汗水,就像妻子照顾她生命中的丈夫。
    但是她看得出司徙云心情激动,闭着眼的脸微微颤抖,他脸上似又有那股性的饥渴。
    黑衣少妇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司徒云的俊面,静静的欣赏着这张每个少女见了都喜爱的脸庞,当然包括她在内。
    她樱唇露出微笑,目光柔和的闪着爱情的异彩,她的玉手轻握着绢巾,不停的在司徒云的额角双颊以及额下移动。
    司徒云的眼中充满了感激的光辉,他终于缓缓的举起右手,轻轻的握住了黑衣少妇的玉腕。
    黑衣少妇娇脸一红,并抱以端庄淡雅的微笑。
    司徒云缓缓开口问道:「请问姑娘芳名?」
    黑衣少妇道:「我姓张名美莎,去年新春过后才与我丈夫结婚,不到半年他就因病而死,我守寡了一年,前一个月才得出门……..」
    话未说完,早已热泪盈眶,晶亮的泪珠也一颗接一颗的滚下来。
    司徒云见自己的问话惹得人家伤心落泪,心中一惊,不由的急忙按臂坐起来,同时惶急的说:
    「姊姊….真….真对不起……..」
    话声甫落,张美莎突然睁大了泪水汪汪的大眼睛,兴奋的说:
    「司徒弟,我….我不怪你……..」
    司徒云闻声注目,突然看到一双水晶般的闪光眸子和一张带雨梨花般的美丽娇容,呈地在他眼前,在这一剎那,他突然发现张美莎是那么的对他具有吸引力和魅力。
    张美莎已是经过风桑的少妇,她一看司徒云的痴呆神情和闪着异彩的目光,便知司徒云已被她的少妇神韵所吸引了。
    于是娇容一红芳心狂姚,不由的低下了头,轻柔呼了声「司徒弟!」。
    张美莎被司徒云看得意乱情迷,轻声道:
    「司徒弟,姊暂带你至地下室躲躲,以便恢复功力……..」
    司徒云心中已知道张美莎已动了情,想到隐闭的地方亲近,比较来得更安全些,免得被僕人发现,而他中了『风月春』那淫药的毒,似乎还没完全消除,心裏再被慾念所刺激,于是满腔慾火再度燃烧整个心胸。
    于是两人相拥而出,到了地下室的门口。
    当张美莎按下开关时,身后的大门已在一阵沉重的轧轧声中,缓缓的升了起来,司徒云在大感意外的一楞,黑衣少妇张美莎已催促道:「我们下去吧!」
    于是,在张美莎的谨慎扶持下,司徒云沿着一道石阶,逕向下面地下室走去。
    室内看来并不比上面小,而且左右边还有通道,有桌有椅有床铺,而且桌上放着一枝未燃过的油烛。
    在这只有两人的小天地裏,司徒云大胆的看着张美莎那娇美的脸庞,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与成熟的风韵交织成一张极性感又极诱惑的脸庞。
    那件黑色风大衣裹在她身上,那高耸的双乳及诱人的曲线,真使人心动。
    司徒云看得意乱情迷道:「姊..妳..好….好漂亮……..」
    张美莎一阵高兴亦说:「弟….好俊的脸,姊还是生平第一次所见呢!」
    她边说边直视着司徒云的身体,似是一个久经未做过爱的性饥渴,突然发现有个健美的大阳具能够满足她的性需要,满腔的慾火,在她那怖满着火花的双眼已展露无余。
    这看在风流剑客司徒云的眼里,他是一个性经验极为丰富的年青人,那有不知之理。
    于是他轻轻的把张美莎那外面的披风脱了下来,她那紧身的衣裳将她诱人的三围衬托得更是迷人。
    「弟….我….我心裏….好..好难过….好想..想..想….想要……..」
    心裏的性饥渴,似想好好发洩一般,然却又是有口说不出,那两片双颊更加娇豔。
    司徒云似乎善解人意,他知趣的用双手徐徐地把张美莎的罗衫一件件取了下来,那大大的双乳几乎要从肚兜中跳了出来,那小小的紧身裤,短的把那黑蒙蒙的阴毛露了些出来。
    司徒云那曾受过这等刺激,那又壮又大的阳具更是坚硬挺拔,于是迅速把身上的衣物全脱了下来。
    张美莎几乎忍不住那性的饥渴,亦自己动手把那件套住双乳的肚兜鬆了下来。
    耸胸丰臀皮白如脂,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浑身没有一处不充满性的诱惑。
    这把司徒云看得慾念横生,心头猛跳不巳,那阳具顶尖的龟头更是颤抖不已。
    张美莎的胴体散发着高热,紧闭着双眼,呼吸更是急喘着。
    司徒云用他强有力的手臂把黑衣少妇张美莎的身体轻轻的抱起,然后把她放在那张床舖上,然后将嘴唇凑了上去,觉得张葵莎的双唇已经发烫了。
    于是司徒云用左手紧抱住张美莎,右手慢慢地把美莎身上那仅有的紧衣裤脱了下来。
    赤裸裸的两个人,相互凝视着对方诱人的肉体,使情慾的火更加高热。
    司徒云先在美莎的二座高耸的乳房上,肆意地捏摸一会,感到美莎的乳房结实的很,尤其是尖端的乳头,不但红红的可爱而且富有弹性。
    美莎被他一阵抚摸,阴户里的淫水早已流出,浑身更是酸麻的难受,颤声道:
    「司….司徒弟….我….我要….要….要那....裏..裏面….好痒….痒….姊….姊姊...有..有点….忍….忍受….不住….哼…………」
    司徒云更是伸手按住美莎的阴户上,只觉得又湿又热,两片阴唇也随着手指的翻弄,一开一合的颤动不停。
    司徒云转身跪了起来,分开那两条修长的玉腿,扶着阳具对準那鲜红夺目的阴户,猛力一挺,插得美莎『哼嗯』的叫了一声,若大的阳具已全根尽入。
    美莎肉紧的『哼』了几声,自动的把阴户往上直挺不已,司徒云也就起劲的抽送起来,抽了几十下之后,美莎的气息变成粗短而喘了起来,眼睛若开若闭,嘴里呻吟连连,一面用那两只纤纤玉手紧紧地把司徒云抱住。
    司徒云抽送的越紧,她的反应也越激烈,突然美莎的两手用力的按压在司徒云的屁股上,使劲的忽上忽下的扭动臀部,迎合着司徒云的挺送,情绪之热烈,使司徒云感到吃惊,他对美莎这种放蕩的神情,还是首次看到,或许是她守寡了一年多,性的饑渴已使她忍受不了了。
    忽然美莎的小嘴弄到司徒云的嘴上,把舌尖塞在他的嘴里,要他吸吮着,身子更是挺得更高,大屁股的扭动也更是加速。
    司徒云也插得更深,抽得更急,每次他的大龟头更是重重地顶在美莎的花心上。
    每当司徒云抽插得越是厉害,越能使美莎浪蕩与快活,最后狂野的像发了疯,娇声哭泣了起来,泪水如泉般的涌出,嘴里浪叫着:
    「司徒….弟….哎唷….你….你真会插….我….我从来没….这般….快乐过….哼….我....永远….都….都爱….你….哼….快....再….再重一些….哎唷….嗯……..」
    司徒云被她的蕩声淫语逗得越是发狂,猛力把阳具一顶到底,大龟头使劲的在美莎的花心上抽转了起来。
    「哼….哼….我….我的….亲亲….天呀….美….美死了….我….我的….小穴….被….弟….插得好….好舒服….弟….使劲….把我….插死….插吧….哼….哼….唉....用劲….快….快….我….我….不要....活了….弟….我….简直….要….要....升天了….啊….我….丢….丢….丢了….嗯….哼……..」
    突然美莎全身颤抖,子宫在收缩,不断的吸吮着司徒云的龟头,浓烈的阴精源源不绝地流出,烫得司徒云有说不出的舒服,便把阳具接连的紧抽快插,阳精也忍不住地洩在美莎的阴户中。
    当司徒云的阳精射出之后,全身扶在美莎的玉体上,轻轻的吻着那满身香汗的胴体。
    美莎脸部更是充满着满足的笑容,柔顺地享受着司徒云的轻吻,两手不停地在他的背部抚摸着。
    就在这时,院中突然响起一阵衣袂破风声。
    一会儿的功夫,那地下室的门缓缓的升了起来。
    司徒云神色一变,美莎也坐直了娇躯。
    只见房门口红影一闪,冲进房内的竟是手提一对雪亮的剑,娇容罩煞、怒容满面的梅萍玲!
    梅萍玲一看黑衣少妇竟然裸着玉体躺在司徒云的身边,而司徒云却也不着衣物仰面躺在床上,因而她第一件事便敏感的想到,司徒云已和黑衣少妇做了茍且之事了。
    司徒云一见是梅萍玲,不由急声道:「玲妹……..」
    话刚开口,梅萍玲已气得怒喝道:「谁是你的妹妹?」
    妹字刚出口,便急欲往门口飞奔而去。
    这时,在床上的司徒云已不顾身上未着任何衣物,迅速地由床上飞起,往梅萍玲抓了去。
    「你….你怎可抓……..」
    梅萍玲一说「抓」字时,双眼即看到司徒云悬挂在下面的大鸡巴。她自从长这么大,那曾看过这么大的阳具,突然间似乎被吓呆了。
    以前虽然没看过风流剑客,但她耳闻天下第一好手非司徒云莫属,加上传说中,他又是个长得非常英俊的美男子,于是在这长白山中,丁世真往往藉故找她或她姑姑提亲,梅萍玲总推说,她已经和风流剑客司徒云订了亲,全长白山中的人们几乎都晓得梅萍玲的未婚夫即是风流剑客司徒云。
    于是当丁世真碰上司徒云在决斗时,她叫出了「表哥」,当时还真叫得司徒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
    而今她自认为未婚夫的风流剑客竟和别的女人茍且了起来,她心中可说是醋劲大发。
    然而当她看那大大的阳具时,加之身中「风月春」的药性尚未完全驱除,心裏更是激起了性的冲动。
    司徒云心中迅即思考,以他对付女人的手段,如现在没有在梅萍玲的身上下手段,让她好好舒服一番,可能将来都将变成了仇人呢!
    可是身旁又有个黑衣少妇张美莎,他无奈地转向美莎,然而善解人意的美莎,点了点头,似乎允许了司徒云将採取的行动。
    司徙云似乎受到了鼓励,于是飞快地将梅萍玲全身由地下抱了起来,往床上一放,迅即将全身压了上来。
    当梅萍玲口中将欲讲话时,司徒云的嘴巴已凑了上来,右手抚摸着她的双乳,左手慢慢地脱下她的衣裳。
    此时,司徒云的阳具也是剧烈的颤抖着。
    梅萍玲那娇脸更似羞红如火,与司徒云那根火热通红的大龟头互相辉映,真叫人肉紧。
    梅萍玲被「风月春」的药物剌激得春情慾火,有如火山爆发般沖了开来。
    司徒云更是怜爱的抚摸着梅萍玲那黑而长的秀髮,慢慢的将她的脸抬起,恰好顶住了她的樱唇,娇热的气氛刺激得司徒云的阳具猛动了动,又点在梅萍玲的小嘴上,弄得她浪哼出声,娇躯一阵肉紧的扭动,两眼瞇成一条缝儿,凝视着司徒云的俊脸。
    当梅萍玲全身裸露时,洁白而细腻,整个呈现在司徒云的眼前。
    当司徒云用嘴去吸吮那双白嫩的粉乳时,梅萍玲似乎巳忍不住那性慾的火花了,不一会儿功夫,淫声央求道:
    「嗯….云….云哥….我那….那小穴….好痒….哼….别….别再….逗妹了….唔….哥哥….求求你….哼….哼……..」
    这时,司徒云压在梅萍玲的身上,将那巳经沾满淫水的左手提起,对準梅萍玲的小嘴疯狂的吻着,从唇、颈、耳根、酥胸,一直到那乳尖,逐一又吸又吮了起来。
    「云哥….把你….那鸡巴….放进去….哼….我真受….不….了……..」
    梅萍玲已经忍不住含糊不成声地催促着司徒云了,司彼云看到梅萍玲已经浪到这般地步了,心想时机已成熟,便不再挑逗她,于是将身子稍为抬了上来,用右手去扶起那粗大的鸡巴,将那光亮的龟头在那湿淋淋的阴户上擦了起来,于是猛力的把臀部狠狠一冲,只听到梅萍玲「哎唷!」一声的叫出。
    「云….云哥….慢….慢….痛….受….受不了….哎唷……..」
    于是司徒云缓缓地将那鸡巴抽了出来,等梅萍玲再度呈现那付娇滴滴地模样时,再稍用力一顶,那根粗壮的鸡巴于是冲了进去,直抵到花心了。
    梅萍玲一颤,娇喘着:「哦….云….好舒服….只是….里面….还有些痛….慢….哦….你抽的....我好美….使我要….飞上天….哎唷….哼...…..」
    梅萍玲此时更是渐入佳境,那小小的阴户里,只觉得又温暖又舒适,说不出的一种感受,以前从未过的快感,此时口中也语无伦次的喊着:
    「嗯….插死妹吧….哥你的….鸡巴好长….我快没命了….哥我上天了……..妹像又要尿了….快….让我….更痛快….哼….好….我要….丢….丢了….哼……..」
    此时梅萍玲的淫叫声,直把司徒云逗得肉紧,于是他抽插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把萍玲插得满床团团转。
    当梅萍玲的阴道像洪水泛滥般流出阴精后,似乎很满足地静静卧住不动了。而此时的张美莎顺势把双腿大张了开来,準备迎接着司徒云的大战了。
    司徒云所得「风流剑客」的雅号,并非是江湖上的无中生有,莫不是他有两下子,此种名号恐早巳不属于他了,现在使梅萍玲服服贴贴地卧在床上,而他此时也兴緻勃勃地,再与张美莎展开那性慾大战!       
    他之流蕩江湖,无非是出来寻找他的爱人佩蓉,佩蓉的出走并非司徒云的性能所致,乃是吃醋使然,深怕身旁这位性慾高强的爱人被别的女人所抢,于是意气用事的离他而去。
    然不知,以一个性慾强的男人,身旁没有一个女人陪着,那才是最危险的事呢!你看,张美莎、梅萍玲不是乘虚而入了吗?
    而今司徒云似乎亦乐不思乡呢!这可不是佩蓉事先所能预测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