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二章 美女撒尿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四十二章 美女撒尿

    时间:2018-08-09 我坐在客厅的长沙发上独自喝着酒,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有些事情如果不在意很快就过去了,但如果放在心头就会越想越烦,对于做大事的人来说,拿得起放得下是很重要的,所以才有举重若轻的说法,但我今天却拿得起放不下,心情自然有些不好了,于是便喝酒。
      空调开得很足,房间里温暖如春。大屏幕电视上是卡拉OK的画面,一个漂亮的长髮舞孃踩着一双性感的高跟鞋在上面摇臀挺胸地卖弄风骚,挑逗和刺激着人们的情慾。而玉女春花打扮成公主模样在旁边跪着伺候我。
      今晚春花头髮上扎着条粉红色的髮带,一条粉红色的公主连衣裙,但超短迷你的式样露出一双修长的粉腿套着肉色长筒丝袜,脚上也是一双优雅俏丽的粉色细高跟皮靴。
      烛光之中,春花温柔如水,静若处子,那俊俏的脸灵秀雅致,肌肤凝白如霜如雪,一双美眸含烟带雾,是啊,现在我的口味越来越高,也只有这等容貌的女子随侍在周围,才配得上自己,我心中暗道。
      我一边喝着小酒,趁着几分醉意时不时骚扰一下身边温柔漂亮的小公主,和春花亲个小嘴儿咂个舌头什么的,慢慢用醇酒佳人来抚慰我那有些受伤的心灵,同时也等待着今晚正餐的到来。
      突然,主卧室的门被打开了,两个身材高挑、年轻貌美的女郎联诀登场,她们风姿卓越、纤步轻摆地缓慢走进客厅。
      月琴扎着高髮髻,千娇百媚、媚眼带俏,两个酒涡嵌在粉面上,樱唇绽破、春风满面,扭着纤细的腰肢儿,莲步轻移来到席前,人未到跟前已经是香风四溢,俏目频闪中甜笑盈盈,好一个绝色美人儿,只是眼角眉梢之间稍露蕩意。
      今天的月琴穿着一条袒胸露臂的红色吊带长裙,丝缎面料的带高开衩,打扮得十分妖艳,穿着性感开放。她尽量使自己的重要部分露出来,却又不是完全露出来,而是有种朦胧感。半托式胸罩只托着下面一半的乳房,露出一半的乳房在外面,使人清晰可见,而高开衩处两条修长的肉色丝袜粉腿若隐若现,脚上一双大红色的缎面尖包头中空系袢细高跟鞋,简直比卡拉OK厅的小姐,窑子里卖春卖肉的婊子更显得骚辣诱人,更能勾起男人的慾望。
      和身边的月琴比起来,叶锋依然是头俏丽的短髮,不过她的细眉大眼在淡淡妆扮以后在清纯中更显出一种美艳出来。叶锋身着一条白色系脖露背性感纱裙,袒露出洁白的后背还有傲人的胸脯,下面一双长腿上套着白色的长筒丝袜,配上一双银白色带金属细跟的尖包头中空袢带高跟鞋,叶锋这双大白脚在清纯中显露出夺人的性感,正是我的最爱,春花一见她们进来,连忙退到茶几的旁边低头侍奉着,而月琴牵着叶锋两女走到我的两旁分别坐下,我没有说话,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重重地放回桌子上。
      红裙月琴什么话也没有说,立刻给我的杯子满上酒,然后给自己和穿白裙的叶锋也满上一杯,接着将酒杯递给我,风情万千地抛着媚眼,得意地歪头道:「白秋,今晚我们打扮得漂亮吧,我们漂亮姐妹一起敬你一杯。」
      我接过杯子,又分别看了看身旁妖艳性感的两女,然后将酒又给干了,将杯子往桌子上一搁,两女见我这架势,连忙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我把身体倾向白裙叶锋,吻上她的脖子。叶锋娇声道:「白秋,别这样,月琴姐还在旁边呢。」身子想躲却没有闪躲开。我抬起头带点挑衅和威胁道:「秋哥我今天心情不好,叶锋你可要小心点。」月琴见我今晚来者不善的样子,嬉笑着说:「叶锋妹子,你今晚就让着他一点嘛,当心白秋发飙啊。」
      她这边说发飙,我这边还赶驴下坡顺势就开始发飙了呢。我顺手从茶几下面的玻璃断面上取出一根白色的物件,月琴和春花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吓得微微颤抖,而叶锋不知道我手里这条细马鞭的厉害,不少高雅绝色的漂亮女孩子被这条马鞭子给收拾得呼天抢地、痛哭流涕地最后在我面前不得不俯首贴耳任我摆布。
      我让春花把沙发前的茶几搬开,在我面前就剩了张厚实的波斯羊毛地毯,我指着地毯对身边妖艳的月琴、性感的叶锋和清纯的春花厉声命令着,「你们都过来,站成一排!」
      月琴和春花都认识我手里鞭子的威力,乖乖站在我的面前,而叶锋犹豫再三,还是被春花给拉了过去站到来了一起。三个漂亮的女孩子在我的面前排成了一列。
      「叶锋,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月琴和我是什么关係吗?听着,月琴是你姐,春花是你妹,而我,是你的主子,今后要叫爷,记住这个就足够了。」我用粗俗的语言解释着。
      「月琴,你今天当着叶锋妹子的面争风吃醋、卖弄风骚,惹叶锋妹子生气,你做得对不对?」我厉声问着,「不,不对」,月琴那里敢逆我的风头赶紧低声应承着。
      「叶锋,你也不要得意,今天你不辞而别让我很没有面子,你今天做得对不对?」我是隔山打牛的手法,刚才对付月琴是咋唬,这句才是应景之辞。但叶锋正如我所料,默然相待表示着心中无言的反抗和愤怒。
      「做错了事情就要得到处罚,」说着我的脸上露出野兽一样的笑容,对月琴和叶锋发出了将裙子捲起来的命令,嫌麻烦乾脆让春花也一起捲起来给我看。
      女人们提心吊胆地用双手抓住极短的裙子边,月琴和春花很快就範,年轻女人光泽的丝袜美腿被显露出来,里面两条粉红色和大红色的性感T裤和秘密的下身以及旁边探头露脑的几根油亮的阴毛也被放在茶几上的烛灯给照得一清二楚。
      「哎,叶锋!再提高一些!我的鞭子可不客气了」叶锋的脸拚命想避开我满是酒气的呼吸,但是我吵闹着,月琴和春花都害怕地转过脸去。
      「把裙子挽起来,把内裤露出来,要露完整!」我大声叱责着,涨红着脸的叶锋本来打算说点什么。不过,像是悟出说也是徒劳的。她用双手像其他的女人们一样,慢慢地提起了裙子,银色高跟包鞋下的大白脚、修长的白色丝袜浪腿、还有性感的透明白色半透明花边性感内裤。我的裤子前面鼓了起来。
      「叶锋你这小贱人,爷问你个问题,昨晚爷干了你以后发现你不是头遭被男人弄了,告诉我,你是被谁破的处?」我开始直奔主题了,此时的叶锋一边提着前裙摆展示作为女人最应该掩盖地方,脸涨得通红,忍耐着耻辱,还被问这样羞辱的私密问题,实在有些受不了啦。
      「妈的,爷问你问题呢,叶锋,你不要做出这种魂不守舍、呆呆癡癡的样子。妈的!你要再这么下去,可甭怪我不客气!」说着,我情不自禁的突然把手指伸进叶锋的胯股之间。
      「啊!白秋你住手!」叶锋一边撒手护住自己的下体一边发出尖声喊叫:「我现在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儿,走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白秋。」
      我说道:「哼!叶锋你要是不说这话,我还真就让你走了。可你这么一说,那我就改变主意了。爷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财啊!啊?你现在一扭屁股想走就走哇?没那么容易吧?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呢?」
      叶锋说:「我是在你这里吃了喝了,穿了戴了,可你也霸佔了我的身子,蹂躏了我的身体了,我不和你算青春损失费用就不错了。」
      听她这么说,我简直有些怒火中烧了,大声斥责叶锋说:「你这小贱人,早就被别人玩残的破鞋,以为老子稀罕呢。明白告诉你,你必须还清我花在你身上的费用,你听清楚了吧?还清了,你抬屁股走人。要不然,你就必须老老实实地给我在家里待着,哪儿都不准你去了。你听清楚了吧?啊?打个比方~~你这朵鲜花儿,要么被我滋润着,养育着;要么,我就让你这朵鲜花儿干死,枯死。哼!好便好,歹便歹,你呀,自己的主意自己拿吧!」
      叶锋嚷道:「白秋你是条狗,一条发情发疯了的公狗,我和你拼了。」我见她这样,哪里还和她客气什么啊,呼囔囔呵斥一把将她扑翻在地毯上骑了上去,三下两下就用了两条长筒裤袜把她的手脚给捆上了,这次我下决心要给叶锋一个教训。「我让你这骚货炸翅儿,我让你这小贱人反抗,我他妈的非打死你不可。」
      叶锋的身体微微后靠无法躲避,我紧压上去扑腾着,一把将她的白色裙子撕裂,落出雪白的肌肤和一对白色的乳罩,我两把抓开她的大奶罩子,将露出的一对乳房中的一只含入口中使劲吮弄着,而另一只手则拿着小鞭子抽着她的屁股,抽得她哇哇大哭起来。
      「呜呜呜,救命啊……」叶锋何时见过这等场面,此时都已经吓得分不清南北了,浑身发抖的厉害。现代的女人,往往总在最危险的时刻,才会表现出自己最懦弱的一面。
      被捆住了手脚的叶锋趴在茶几上,这个小茶几成了惩罚叶锋的临时刑具了呢。
      「当着月琴姐和春花妹妹的面,你好好告诉我,是哪个王八蛋破了你的处?」我一边对马趴在茶几上的叶锋这个天龙叶子楣说着,一边用鞭子将盖住她丰满微翘屁股的裙子撩了起来,在夜里看上白得闪耀的屁股被显露出来。
      我坚硬的手开始来回抚摩叶锋纤细的臀部皮肤,挑开她的半透明纱内裤,手指向屁股裂缝中摸去,一直插入了肛门。被紧缚的波霸美女由于疼痛全身肌肉都紧张了起来。
      「高傲的食堂西施,拥有天龙最性感的一对吊钟大奶子,我亲爱的叶锋小姐,被老子在你的屁股缝里摸来摸去,手指塞进屎眼里?想必感觉很怪吧?」我的手指向前运动,按在了叶锋大腿中央微微隆起的阴部,开始在她的小穴里抠挖。不幸的叶锋忍耐不住向左右扭动着臀部,极力想避开我这个变态男人的爱抚。
      「告诉我你的答案,是谁破了我漂亮的爆奶子小老婆叶白脚的处的,否则今夜我会让你后悔的。」我咬牙切齿的说着,用尽全力地挥起鞭子向她那漂亮屁股抽了一鞭子。
      剧痛使叶锋美丽的脸扭曲了,双眼充满不堪忍受的疼痛和屈辱,她哭喊着,「求求你,求求你,白秋,我的主人,你放过我吧!」在暴力面前叶锋这个高傲的大奶丫头终于忍不住求饶了,一边抽泣一边告诉我答案。「白秋我的爷,你不要打了,是我以前的男朋友干的。我恨他,他考起了大学,然后我们就分手了。」
      我有一下没一下地抽打着无助的叶锋,一边喝着酒,心里感到多少有些畅快起来,压在心中的怒火终于在叶锋身上发洩了出来。
      醉眼朦胧中,我看到叶锋跪在我面前,耳中听着她的哀号和求饶,美女身上的白色纱裙已经被我撕扯掉,那条白色半透明花边性感内裤也已经被鞭子抽着成了碎片,完美的曲线暴露无疑。刚才还丰满雪白的双臀,已经略有些红肿起来,多亏我还没下狠手。
      我用鞭梢抬起叶锋低垂的头,从这名漂亮而极其性感小老婆的眼中,看到的是屈辱、无助、痛苦,我抬起脚,向她那美丽的脸和高耸的乳房踩去,耳中又是一片美女娇滴滴的劝架声和叶锋求饶的哀号……。
      当我把叶锋的手脚放开时,她一边抽泣一边知道我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这一定是十分难捱的一晚。
      「叶锋,为什么爷让你用嘴伺候的时候你不愿意?」我故意为难她,没有哪个女人一开始就愿意用嘴来屈辱下贱地伺候男人的,叶锋这样涉世不深的女孩子更是如此,但现在她自己已经落在我的手里,就像砧板上的鱼,人家怎么样都可以,现在让我发火,只有自己吃亏的份。
      想到这儿,叶锋对我低声的说:「爷,求求你,不要强迫我用嘴,我不习惯,除了这个,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一愣,今晚从开始到现在无论如何羞辱她,她都从未向自己说过软话,没想到现在居然会求自己,这让我很兴奋,叶锋终于开始向自己服软求饶了。
      我很清楚,叶锋的小嘴早晚都是自己的。我要羞辱叶锋到她从心里向自己屈服,再让她自己乖乖张开小嘴伺候我。
      我想了想说:「那好吧,既然你这么求我了,就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你自己说的,让你做什么你都会照做。我也不想太难为你,如果你不想再挨鞭子的话,就请叶锋叶波霸给我们表演一下美女撒尿吧!」
      什么,居然要自己当众面前排尿?天啊,那自己以后还怎么活啊!叶锋知道我是要让她当众出丑,好向我屈服,但她实在非常怕再挨我的鞭子了。想了半天,叶锋脸色通红地说:「可我现在没有尿啊。」
      「这好办。」我让春花拿来她洗脸用的一个透明的小塑料水盆,在饮水机上装了足有两三升水,我又在水里撒了一包白色的药粉,对她解释说:「锋儿,别怕,这白色的是利尿剂,是要让你尿得更舒畅。好了,叶锋小姐你乖乖地把水都喝了,一滴也不许剩!」说完我扬了扬手中的细长鞭子,表示出威慑和权威。叶锋只好乖乖喝掉那些水,一直喝到肚子涨痛才喝光那些水。
      我说:「叶锋小姐,你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吧,也不成样子了。你就穿着这条白色的长筒丝袜子,和这双银色包头高跟鞋,蹲在这里好好酝酿一下,想尿了叫我一声。」叶锋这双大白脚套着白袜和白色高跟鞋,在清纯中显露出夺人的性感,正是我的最爱,叶锋说:「白秋,爷,你让月琴春花她们出去吧,人太多了,我尿不出来。」
      这么羞人答答的事情,她想让尽可能少的人看到。我笑着说:「那怎么行,叶波霸叶锋小姐尿尿这么美妙的事,我怎么可以独享?」
      叶锋没有办法,只好当着我们三人脱掉身上凌乱的衣物,她第一次在男人和女人面前全祼。为了维繫最后一分自尊,叶锋用手微微挡住自己的乳房和腿,站在地毯中间酝酿着尿意。光着身子站在这么多人面前任大家观看,使叶锋羞得抬不起头来,感觉自己像个任人摆布的动物一样。
      叶锋本来平坦的肚子因为喝了太多的水而隆起来,像怀孕几个月了一样,知道一会儿看她排尿的时候会很过瘾,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等着她表演排尿。
      过了一会儿,叶锋觉得脸色潮红出汗,小腹涨痛,知道利尿剂起作用了,自己以经可能尿出来了。但看我没有说话,显然要自己说出来。她小声对我说:「爷,我可以了。」「什么可以了?」我还要调戏叶锋。叶锋实在憋不住了,她现在随时都会小便失禁的。只好羞耻地说:「我可以尿了,请爷看我尿吧。」我说:「那好吧,叶锋小姐既然提出了请求,那就请你尿给我看吧。」
      叶锋以为我会把自己带到卫生间尿,但看我没有起身,难道要让自己直接尿到地上?叶锋只好问我:「爷,我在哪尿啊?」我让月琴和春花把小茶几抬回原处,然后把刚才叶锋喝水用的透明塑料小水盆放在上面,对叶锋说:「叶锋小姐当然要站得高一点了,这样我们才看得清楚嘛,叶锋小姐请上台吧!」说完我又命令月琴和春花说:「拿摄像机来,全部都录下来,叶锋小姐这么漂亮的美女撒尿一定很精彩。」
      叶锋见我居然还要录像,知道会有更多人看到自己排尿的样子,自己即使逃走也没脸见人了,但此时的她已经无法考虑更多,因为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下体处。
      叶锋全祼着身子站在小茶几上,把穿着白色长筒丝袜和银色性感包头细高跟鞋的一双大白脚放在水盆两边,一咬牙蹲下身来,让自己的尿道口对着水盆,用手挡着前面腿间的尿道口和阴毛。把吊钟型的傲人双乳和屁股都露在大家的眼前,自己最宝贵的地方,她也想尽可能短时间的让别人看到。
      我让月琴和春花拿来两台数码DV机,一台用三脚架固定好对準叶锋的腿间,另一台让春花拿着专门拍叶锋那羞红的俏脸蛋儿和大大的眼睛,而且我命令叶锋一定要抬头看着春花和她手里的摄像机。
      安排好了这一切,当叶锋的内心尿意的本能和女孩的自尊正在搏斗的时候,我却开始享受起来。我自己正对着叶锋坐在长沙发上,我的脸离叶锋的阴部还不足一米,我要看清叶锋这个波霸美女排尿的每一个细节。
      我将月琴拉坐在我的身边,然后用手将她的臻首往下一压,知情识趣的妖艳骚货顿时心领神会起来,非常自觉地去解开我的裤子,将裤子往下拉,我便将屁股往上一抬,在空中停留片刻,便又坐了下来,在这瞬间月琴将已将我的裤子拉了下来。露出一条黑色的三角内裤紧紧包着勃起的阳具。
      月琴将手放在三角裤突起处上面,来回轻轻地抚摩,然后又向下移了一点,隔着内裤轻轻地挤捏我下面的肉袋。
      此时蹲在小茶几上的叶锋叶美女的小腹起伏不断,似乎是尿意频频,我抬眼看着台上的风景,只见叶锋胯下的阴毛又黑又长又多将阴户挡住,黑乎乎的一片和白色丝袜粉腿、白色高跟鞋成了绝配,不过也因此使她那阴户看上去更加神秘。
      此时我身边妖艳风骚的大厂花我的潘金莲月琴则开始很自觉很卖力地用她的樱桃小嘴为我的宝贝服务。月琴这个骚货的嘴上功夫确实了得,檀口香舌唾液将我的龟头弄的油光发亮,使黝黑的龟头显得更加雄威,我美美地一边享受她这种醉人的服务,一边等待着波霸美女撒尿的那一刻。
      叶锋再也憋不住了,拿开挡在前面的手,一闭眼就要尿出来。这时,我嘲弄着她说:「叶锋啊,你的毛也太多了,阴唇也挡着,我都看不清你尿尿的地方了,我来帮你拨开吧。」
      说完我半坐起身子伸手要拉叶锋的阴唇。叶锋挡住我的手,忙说:「爷,你不要,我自己来。」叶锋羞耻地用手在腿间摆弄着自己的阴毛,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要把阴毛拨开,好让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看清自己的尿道口。
      叶锋整理完阴毛,又把丝袜粉腿向两边劈开一点,踮起高跟鞋,用手指将阴唇稍稍分开,让自己的阴部完全都暴露在我的眼前。
      我看看叶锋的动作,很是满意,现在叶锋的尿道口很清楚地展现在离自己双眼不到一米的地方,连她两片毛绒绒的阴唇都看的到。只见叶锋的尿道口颜色很浅,很乾净的样子。因为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而充血扩张开一点,而叶锋全身都在用力忍受不尿出来,可爱的尿道口不时地抽动一下。
      我见叶锋全身都在颤抖,光滑的皮肤上布满了汗水,连吊钟豪乳上的两颗乳头都挺了起来,知道叶锋还在尽力憋着尿,就对叶锋说:「叶锋小姐,别憋着了,姿势都摆好了,机子也架好了,我们大家都等着看呢,你就乖乖尿出来吧!记住,尿的时候看着春花啊,否则老子就要抽你了!」
      叶锋再也控制不了身体,两只漂亮的大眼睛无奈地看着举着摄像机的春花,眼中已经是空空洞洞的一片。只见她下面的尿道口抽搐了几下,张开一个小孔,一道白中带黄的尿液喷了出来,打在塑料盆上发出「当当」的声音。叶锋终于在我的注视下尿了出来,大家此时都目瞪口呆地盯着叶锋的尿道口看着尿液喷出,摄像机则对着叶锋的脸蛋和腿间不停地拍摄下这羞死人的一幕……。
      叶锋想闭上眼睛但又不敢,知道春花正在拍自己的面容和表情,同时另一台机子正在给自己排尿的阴部拍摄,叶锋觉得太羞耻了,她想要忍住尿流,可是开始尿了就再也忍不住了,叶锋张着美丽的大眼睛傻乎乎地任我们在自己的脸蛋上和腿间摄像。
      叶锋这泊尿足足尿了一分多钟,直到涨起的肚子瘪了下去,水流才慢慢缓了下来,而尿道口还一股一股的有尿流出来,由于叶锋拉着阴唇,尿都流到了她的手上,溅得叶锋的丝袜粉腿内侧上都斑斑点点的。
      再看叶锋腿间接尿的盆,黄白色的一大盆,小茶几上还流了一大摊,叶锋尿出来的居然比她喝进的水还要多。
      叶锋尿完了,身子突然轻鬆了,她张着双眼粗粗地喘着气,看着我说:「白秋我的爷,你说的我都做到了,你该满意了吧?」我一边按着骚货月琴的美人头儿享受着她的口交侍奉,压抑着被逐渐勾引起来的万丈慾火,一边大声夸奖说:「好,美女撒尿,叶锋小姐这泡尿,尿得太精彩了!」
      此时春花也停止了拍摄,并关掉了另一台机子,拿来一盆清水和一块毛巾,对叶锋说:「叶锋姐,你擦擦吧,要不臭臭的可不好闻。」叶锋顾不得害羞接过毛巾,只好在我们的围观下,光着身子草草地擦着自己身上的尿液。
      叶锋经过刚才的一翻折腾,身心憔悴,在我这个男人的面前露出阴部,还当众排尿,这样大的羞辱让她心里有点恍惚。
      但恍惚之间,她今晚的噩运还没有结束呢,我没理会正在为我口交的月琴,自顾自地站了起来,阴茎碰到了骚货月琴的贝齿上,弄得我有点生疼,而是直接将它抽了出来,準备杀奔新的战场。
      我将叶锋一把拉下小茶几,扑翻在长沙发上,把她的那双白色长筒丝袜粉腿扛在肩上,让她那双套着银色包头细高跟鞋被衬得分外妖娆妩媚的性感大白脚在我的耳边晃悠着,将阴茎对準叶锋的蜜穴,二话没说,用力一顶,就将刚才被骚货月琴给含弄侍奉得怒髮冲冠、豪气干云的整根阴茎插入她的蜜穴之中。
      对于落入魔掌中的漂亮女人我从不怜惜,不把她们冷酷到底地打入地狱,我就绝不可能欲仙欲死地上天堂。
      「春花,接着拍,拍老子是怎么干她的,拍叶锋的脸,要大特写!」我一边猛烈操干着胯下的性感豪乳大美女,一边厉声喝令着春花,这个屈辱而漫长的一夜,我要让叶锋铭记在心,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