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试水云山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九章 试水云山

    时间:2018-07-10 临出发以前,我还是让段伯伯简单介绍了一下云山的基本情况,不过作为一个小诊所的医生,数据统计整体把握远远达不到县招商办的水平,只能语焉不详听个大概,整个县城不足十万人口,除了县医院和县中医院这两家正规医院以外,大小药店约有二三十多家,另外还有许多对外营业的企业卫生室、村卫生所。这么估算起来,县城药店的密度还是很大的。
      眼看都十一点半了,婷婷妈留在家里为大家準备午餐,繁花四艳和我加上婷婷父女,一行七人準备乘上GL八,沿着小县城的街道慢慢转悠来个走马观花式的普查。谢娟开车,段伯伯当仁不让地坐上副驾的位置準备指路,这时候,我两只眼睛像着了魔似的猛的呆看面前的一名美人儿,眼睛一眨都不眨。
      原来是我的老相好飞龙厂的大厂花美腿皇后,现如今繁花药业的副总辜月琴这个骚货又在拿腔作势地装神弄鬼。本来月琴是以高挑貌美、冷艳出众而着称,但我真有些怀疑这个骚妮子是不是生来就带着当婊子的基因,我是她的命中剋星,一见我就如雪狮子向火,三下两下便春心萌动骚情大发,媚眼流波搔姿弄首地使出万般的解数勾魂争宠,想我骑她弄她上她操她,其风情比娼妓更胜几分,比肩名妓啊。
      今天的月琴打扮得较为精緻,很能撩拨男人的情绪,她上身套了件纯黑色马海毛高领毛衣,外罩黑色羽绒服,下面一条黑色紧身高腰包臀直筒铅笔牛仔裤,黑色的厚棉袜和黑色细高跟带踝袢的船鞋,俏生生立着,便露出多半只黑色高跟鞋和一大截性感的黑袜嫩脚背,显得妩媚妖娆,看得我心里痒痒的。
      月琴脸蛋漂亮面容姣好,而且今天一副办公室女郎打扮,本已让我增加了三分兴致,而现在,这个骚货居然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副黑色小方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樑上,还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斜着嗲我。我心知这骚货平日里不读书不看报,上网除了QQ打麻将斗地主就没干过啥正事,这副精美高档的眼镜架她鼻子上,才真是瞎子点灯白虾了呢。
      不过细看这骚货戴上这副眼镜,气质独特高雅并带上几分妖艳,真是越扮斯文越显风骚啊,极具「贴身小蜜」潜质啊。想想月琴这样高挑貌美、床技出众的箫后大尤物,今后安排当我「私宠室」的风月领袖技术督导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每次拉了几个美女一起上床的时候,只要有她在,再不会索然无味的,儘是高潮迭起、风月无边。这次到婷婷家做客,她都不忘打扮得如此闷骚撩人,还想出戴眼镜扮斯文来兴风作浪,想来以后有她带队,还不知带着一床娇艳在我的密室锦帐里会掀起怎样的腥风淫浪呢。
      我正遐想无边的时候,婷婷暗中「噫」了一声,顺着我的落眼处望去,登时也有些变色。我见势不对,连忙笑笑走上前去,对月琴打着哈哈说,「琴妹子,几天不见戴上眼镜了哈,这职务一上去,眼睛度数也上去了吗?」「嘿嘿,老大,你看人家戴上这眼镜,像不像副总?」
      我心想你像个火辣辣骚爆爆的性感鸡婆哦,老子看了就起性想骑你了,还狗屁的副总,便连声催促她,「没时间了,快上去,我的辜副总!」没等她卖弄风骚摆完POSE,便趁乱揉摸着性感贴身牛仔裤下面挺翘的肉鼓鼓的浪屁股将月琴推搡进了车子的第三排。
      也不知怎的,这次到云山来的繁花四大美女中,只有大奶妹子叶锋不知怎么招惹到婷婷了,一直被恃宠而骄的婷婷死命追杀着。像要逃避什么,动作极为利索,叶锋叶大波一下钻进第三排坐在月琴旁边。我见她们两人到后座就座后一脸轻鬆而喜笑颜开的样子,心想和婷婷比起来,说起来这两个骚浪货色今天算懂事的了。
      最后,潘莉和婷婷大小两个美人儿一左一右将我夹坐在第二排。
      仔细端详坐在我左边的潘莉潘总,她今天一头略带栗色的飘逸长髮带点小波浪披在肩头,一件韩版紫色带水貂皮大翻领的羊毛呢长款大衣,配上一条黑色的皮质时装宽腰带,时髦俏丽中带着袭人英气,下面是黑色小羊皮及膝长统靴,带金属扣饰和银色细高跟,性感中透露出雅致,将足有!一百七十公分的身材显露得更加修长、完美。
      最诱人的是紫色呢大衣和黑色及膝长统靴之间露出那十公分左右的既修长又圆润的美腿,像电视裤袜广告中一样的诱人粉腿,套在薄款黑丝长袜里显得很有几分冰清玉洁、晶莹剔透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以释怀啊!
      潘莉端坐的时候,浑身透着一股华贵气质,那阵清奇端庄的气度,透射出一股慑人的光芒,令人不可仰视,又捨不得不去看。这样一位大美人儿,真是我见犹怜啊,我泛上来一股发自内心的喜爱之情,暗歎有此尤物相助,真是天祐白秋啊。
      虽然是自己亲得不能再亲的亲亲小老婆了,但潘莉确实是太出众了,再加上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尤其为她那双大而黑的妩媚俏眼和高挑诱人、轻盈妙曼的身段所吸引,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连近在身侧的俏婷婷百般亲暱万千媚态都浑然不觉,我显露出一种迷惘失神的样儿,俏婷婷自心底泛上来一股酸溜溜的苦水,猛牵了下我的衣袖,几乎将整个娇躯都偎到我怀中,一脸娇嗔地嘟着小嘴,白了我一眼,轻声在我耳边嗲声嗲气地叱道:「白秋,看你这副样儿,昨晚才欺负了人家,今天就这样,哼!」
      随着一牵之势,一阵沁鼻浓香冲来,俏婷婷那个极端诱人的青春胴体随即向我怀内斜靠,陡然像触电般,窘得我双颊飞霞一脸热臊,轻轻承接住俏婷婷的示爱后,一脸赧然看了潘莉一眼,一声不吭。
      美艳大方的潘大美人儿,温香软玉香气扑鼻,加上耳边低语呢喃,绝美长靴丝腿轻碰,时不时烟视媚行媚眼流波。活泼俏丽的婷婷,似乎已认定我这张长期饭票,双手死死挽着贴着我,将半个身子埋在我的怀里,俏目圆睁深怕我飞了的样子。
      一边是心头最爱的亲亲小老婆,一边是新勾搭上的小情人,弄得我失魂落魄颇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最难堪的是下面的小弟弟很有些冲动起来,这小家伙成天大鱼大肉惯了的,如今进了这锦绣般的风流阵自然食指大动,一副露头探脑的冲动模样,似乎马上就要找他的那几个新知旧好女朋友去切磋探讨的急色样子。
      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今天既然来到云山,看来还是要以俏婷婷为主了。想到这里,我转头注意起怀里的繁花一枝花俏婷婷起来,发现她也是天生丽质不遑多让,今天婷婷上身一条粉色的甜美公主V领长款收腰双排扣大衣,里面一条米色带大领花的针织膝上裙,配上肉色的天鹅绒长筒保暖袜和粉色尖头小羊皮抓皱细杯跟中统靴,搭配粉色的长围巾、雪白甜美气质的浅帽檐勾花兔毛公主帽,银色大耳环和水晶小项链,将青春俏丽的时尚个性展现得淋漓尽致。
      昨夜春宵,在我的强攻之下俏婷婷半推半就终于被我给骑了,今天我惬意地搂着身边温顺如小猫般的俏婷婷,想起昨晚大战的激情香艳处,贼手就开始在俏婷婷身上放肆起来。一边吃着俏婷婷的嫩豆腐,想想其实婷婷是对的,又有哪个小媳妇儿会愿意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呢。
      问题其实还是出在自己身上,平日里霸道惯了,软硬兼施霸佔了身边几乎所有的优质资源,上了床横竖都是自己的女人,想怎么搞就怎么搞,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只顾着自己的享受和发洩,几乎很少注意女人的感受。而我身边的女人们或爱我,或怕我,或依赖于我,或有求于我,都顺着我让着我罢了。
      潘莉这样冰雪聪明的大美女用眼角余光一扫,就知道我和婷婷这对狗男女在干什么,我像无视她的存在,双手按捏着婷婷挺翘的胸部,俏婷婷从来没被别的男人当众这样调戏抚弄过,俏脸粉红,头不敢抬起,深深地埋在我的怀中。
      不过毕竟这次市场考察是我提出来的,算是临阵练兵意义深远,看看车子出了中医院上了大街,潘莉好意提醒我,「老大,今天怎么个考察路线和方式,你是不是说两句?」想了想,我停下了在俏婷婷身上的小动作发了话。「嗯,这样吧,我先说两句!」
      「大家都没怎么做过市场调查,这次我来提口袋吧,」我边想边说,「段伯伯讲了,云山分成两个部分,我们先逛旧城,然后是新城,多走多看也不能忘了自己的工作,这样,我们大家一起来玩个游戏!」一听说玩游戏,闷坐在后排的骚货月琴的兴致顿时高涨起来,笑嘻嘻地说,「老大,我们姐几个搞调查不行,但作游戏就随你怎么编排了,上刀山下火海,指那里打哪里,你说怎么就怎么,準保让你满意的!」唉,这月琴也真是个宝货,怎么教都上不得檯面,不过她嗲声嗲气这么一嚷嚷,倒是把我的小弟弟又弄兴奋起来了,下面这蠢物成天只惦记着和女妖精打架,闻着雌儿发骚的味儿就兴奋不已,唉,你先把我说的游戏和月琴说的游戏搞清楚好不!
      月琴这么一搅合,大家都兴奋起来了,莺莺燕燕叽叽喳喳地又要开始,「你们都静一静,我来解释一下,」毕竟当着段伯伯的面,再不能丢人了,我放开搂在怀里的俏婷婷,先压住阵脚,「我说下游戏规则,我们今天的游戏第一步叫找不同,首先我们大家一起来找云山的药店、药店的顾客、药店里的药物什么的和江陵药店的区别,谁找到就在谁脑袋上记一分,重複的不算,不相关的不算,月琴你来当裁判,叶锋作纪录,我是最高法院。」我刚说完,潘大美人儿就冲我一个迷人而妩媚的微笑,翘起大拇指,我冲她做了个OK的手势,真是身无綵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骚货月琴真是个实在人,当上个小裁判也兴奋不已,先嚷嚷起来了,「我来争个第一,云山和江陵比区别太多了,至少收入就低多了,而且你们看这街上的女孩子都不怎么会打扮自己,穿得土头土脑的。」「你才土头土脑呢!」婷婷听着有些生气了,毕竟这是她的家乡,有着深厚的感情,这我倒是能够理解,但月琴再怎么着也是我封的副总和游戏裁判,婷婷这样当面顶嘴也太娇纵了些。
      「收入低算一条,其余土头土脑啥的不算!」我发话了,大家一听都兴奋起来,这个游戏太简单了,便开动脑筋算计起来,「这小县城人少,而且都是当地人,没有什么外来人口,」还是骚货月琴最快,不过她揽功更快,「辜月琴两条了,裁判说的。」
      此话一出,全车哈哈大笑起来,前座的段伯伯补充了一句,「这里的人口即使流动都是往江陵啊这些大城市流动的,也就是说往外流的,外地过来的除了游客以外,很少。」
      正在记录的叶锋也来了句,「这里都是小药店,最大的都比不上江陵的。」「这也算啊?」月琴有些吃不準地问我,「算,当然算!」我笑笑对叶锋表示鼓励,俗话说波大无脑,也叶子楣叶锋胸前九三厘米的波是够大的了,虽思维略为简单但总胜过无脑吧,毕竟是自己的私宠还是应该鼓励。
      段伯伯顺这话题介绍了一个情况,「云山太小了,养不起巨无霸式的大药店,以前风闻江陵的百信药业想来云山开连锁店,但至今仍无动静,也许是他们认为这个地方没有发展潜力吧。这里的药店基本都是我们本地人在经营。」
      「看来这里的药店,和整个云山县城一样,是一种简单、朴素的生存方式。」潘莉在我耳边低语一句,我轻轻点点头,「其实这种方式也挺好,挺和谐的。但如果我们繁花过来以后,就会有很大的变化!」「白秋你就是喜欢一言堂,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呢?」莉儿表达了心中的疑虑,「有飞龙和龙腾、香港龙胜的支持,我们繁花的起点就会比别人高很多,在江陵如此,在云山就更有压倒性优势了,」我说到这里又加了一句,「何况我们潘总冰雪聪明,老总也比别人强很多,哈哈!」听我这么一说,潘莉无限感激地飘了个媚眼过来,还用柔荑小手在我的大腿上轻拍了几下,弄得我浑身酥麻,忙将身边婷婷搂紧假装亲热,免得她又发作起来。
      前面靠近县医院了,是云山药店比较集中的地方,与其他县城一样,云山县比较热闹(不敢说繁华)的也无非是那么一两条街,较大的药店也都分布在这一条街上。这里前后有四五家左右,最大的百姓药店不过两百平方米,其他的大多是四五十平方米的小店,段伯伯怕进去和熟人打招呼麻烦,他留在车上,而我们一行下车,三三两两进了药店,月琴和叶锋东看西看做「找不同」的游戏去了,潘莉谢娟和我、婷婷在一堆,装做漫不经心的样子,时不时和柜檯后穿着白大褂的营业员作些交流,仔细询问起几种代表性药物的产地和价格什么的。
      潘莉在我耳边说,「白秋,看来都是简洁实用型的,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草根药店』」。县城药店追求的是实用,而不像大城市的药店那样注重奢华和气派。面积大了,租金高,药店收益就会少了,所以就连这里经营面积最大的百姓药店,因为空间太大,用不了,把一部分面积租了出去销售书刊卖杂誌饮料香烟啥的,以求有所收益。
      我们顺着大街又看了几家,这些的面积小多了,月琴说到云山的药店没有一家搞精装修的,原来房子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不搞装饰。谢娟提到还有一个细节也体现出了药店的节俭~~这里药店白天没有开灯的,都是用自然光,即使是采光极差的药店,也是如此。以至于进入药店,会有走进黑暗的感觉,要过一会儿才能适应过来。
      上车以后我们谈到这些情况,段伯伯听完后默默点头,他说这里的药店不搞装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很多店主都认为药店就是要卖药的,不能靠外表来吸引人,这也是朴实的云山县药店人的传统观念。
      回头想想看了那么多药店,最后脑袋里一家都没留下,云山县城无特色,县城药店经营也缺乏特色。无论大的百姓药店,还是小的草根药店,经营上都是一个模式,基本都是以西药为主,不同之处在于,大药店品种全,小药店品种少。另外,较大的药店还有中药柜檯,兼营保健品与医疗器械。说起来这样的药店看一家就可以了解全貌,不用再去第二家了。至于经营策略上也大同小异,缺少差异性和个性。
      听我这么一说,段伯伯也歎了口气,这么屁大个地方,市场只有这么小,缺乏发展空间。不足十万人口的小城,较低的消费能力,使得所有的药店经营者都无法去细化消费市场、确立竞争优势。
      大城市中,大药店为了争夺消费市场,开展各种刀光剑影的肉搏,拼出个你死我活的结局已不稀罕。县城里的药店,从数量上来看已处于饱和状态,按说应有大的血拼才是。可是,在云山药店行业中,却没有白热化的竞争。不论是大药店还是小药店,大家比邻而居,相安无事。
      当然,各药店之间竞争还是有的,也有药店打出药品降价的招牌,但其实降的只是极少一部分药品,大部分药品价格仍与其他药店一样。百姓药店门口挂着的标语:「向虚高药价挑战,永远追求平价」。但进去之后,我们问营业员:「你的药价比其他药店便宜多少?」她答不出,只是问:「你想要哪种药?」看来,这种平价的口号,也仅是一种宣传而已。
      城市药店搞竞争有先天的条件,如:可以利用自己的进货渠道,来降低药品价格;可以用自己的营销方式,挤压对方的生存空间。但在县城里面,药店之间的价格相差无几,大家进货渠道都差不多,降价的空间很小。在药学服务上竞争吧,小县城里店员水平都不高,执业药师也很有限。另外,县城人少,市场需求有限,搞竞争也不会吸引很多顾客。除了在节日期间,大药店搞一些例行的促销降价活动外,平时的药店,如县城一样,安静而单调。而各药店处在这种低质的生存之中,也是一副温饱即安的样子。
      当然,随着云山县城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新区建设的加强,农村人口不断向县城集中,居民收入的年年增长等,将为药店提供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无论怎么变化,都改不了县城药店的本色:朴实而无华。
      不过,从这里我却看出了希望,在一碗鸡汤里,加入少许鸡精,此谓锦上添花,只是平添一丝鲜味,在一杯白水里,加入同样鸡精,此谓雪中送炭,便可创意无限美味,现在的云山药业市场,正如一碗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