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六章_国产偷拍自拍av在线观_波多野结衣在线视频AV_狠痕撸2015影音先锋av_av在线观看红番阁免费

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六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六章

    时间:2018-05-16 文渊不禁一愕:「当此混战之际,何来女子?」随手一剑逼开赛坡,双目如电顾盼,但见乱军如潮,交相涌至,明军、瓦剌军凿战正急, 杀声震天,放眼所及,儘是屠戮地狱,人人杀红了眼,哪里见到半个女人?
      眼前情境,虽未至流血漂橹,但是万人搏斗,血肉横飞,火器乱炸,焰如红莲,这厮杀惨战的场面,文渊不禁深感震撼,心中说不出的难 过:「这一战不论输赢,总是有成千上万的人要丧生了。武林中争斗虽多,却哪有如此惨酷的杀孽?」
      赛坡见他分心,大吼一声,枪头一圈,照準文渊胸口猛扎过来。这一下是他觑文渊不备,图此一击而胜,力透枪尖,风声虎虎,端的是锐 不可当。
      文渊猛一回神,枪尖已近心口。他纵声长啸,一拍马背,身形于瞬息间飞腾而起,跃至赛坡上空。
      赛坡大吃一惊,面对这高来高去的轻功绝学,他纵是沙场猛将,也是浑不可解。文渊叫道:「赛坡,快快束手就擒!」于身形将坠未坠之 际,手中长剑倏然点落,既繁且密,青光错落,如白鹤凭空而下击,正是「鹤舞洞天」之妙招。
      赛坡抡枪高举,试图抵挡,擦擦擦几声轻响,枪桿已被骊龙剑利刃削成四截。
      文渊居高临下,猛地翻身一个大迴旋,一剑挑飞断枪,右脚顺势踢中赛坡胸口。
      九转玄功何等厉害,赛坡纵有盔甲护体,也经不起这一腿的劲道,一喷鲜血,铁塔般的的身子摇摇晃晃,向后跌落马下。
      「铿啷铿啷」几声,四截断枪先后落地,文渊也已轻轻落下,站在赛坡身旁。
      他正要出手制服赛坡,忽然耳后一阵风声呼啸,大异寻常。文渊侧身一让,一回头,陡见剎剎剎三枝火箭从眼前闪过,射中赛坡身躯,其 中一箭正中咽喉。
      赛坡厉声惨叫,挣扎着打了个滚,再也不动。明将明兵欢声雷动,士气大振。
      瓦剌将士见先锋毙命,登时狂呼乱叫,有十多名士兵朝文渊冲来。文渊呆了一下,长剑舞动,将敌兵刀枪悉数削断,挥掌将他们一一震开 ,一看赛坡尸身,心中突然一阵茫然:「我并不打算杀他,他却还是死了!他有什么错?他只是奉命作战罢了,好好一条汉子,就这样死了? 」
      四面八方,酣斗惨呼之声此起彼落,倒在地上的人越来越多,一步踏出,便是一个血脚印,随即又被另一滩血渍弄糊。霎时之间,文渊只 觉心口剧烈跳动,握着剑柄的右手也微微发颤,心里响着一个声音:「不论这一战孰胜孰败,总是死了这么多人,可他们究竟为何而牺牲?」
      一声清脆的叱声,将文渊在瞬间拉回了现实。他侧首一看,一名青年披轻甲,跨战马,手中长戟划空而过,将逼向文渊的两名瓦剌将领砍 翻落马。
      那人勒马回头,朝文渊喊道:「战场之上,发什么呆?」
      文渊一看那人,英姿飞扬,身手矫健,一眼望来是个少年骁将,再一看,却见他眉目清秀,红润的唇边微带笑意,意在嘲弄,却是久未见 面的巾帼庄三庄主蓝灵玉。
      战地乍逢,文渊错愕之余,却也惊喜,叫道:「蓝姑娘,你怎在这?」
      蓝灵玉道:「边关蛮夷犯我疆土,巾帼庄岂会坐视不管?大姐、二姐、四妹都已领队来援,从后杀断瓦剌退路。文公子,抢一匹马,先沖 出去!」
      文渊惊道:「另外三位庄主姑娘,也都来了?」此时他也不及多想,四下多的是主人战亡的坐骑,便即随便一挑,纵身上马,来到蓝灵玉 马边。蓝灵玉长戟横里一挥,神采奕奕,纵声高喊:「阿环、阿缨、阿穗,带队跟着我来!」
      才一说罢,三支队伍分从乱军之中杀出,分穿黑、红、白三色衣甲,各由一名少女领着,一路突围,齐朝蓝灵玉聚来。阿缨带领的巾帼庄 诸女,皆为持枪骑马,最是迅捷,首先赶至,途中槊刺挑捅,瓦剌兵虽然勇猛,却不及她们熟习武术,失之灵巧,竟是无可挡御. 阿环、阿穗 所率队伍则是步行,各持刀剑,短兵相交,也没丝毫差了,一个个女兵女将,皆是不让鬚眉,瓦剌兵四下溃散,叫苦连天。
      文渊甚是惊佩,心道:「昔时巾帼庄一战,这些姑娘们固是不及皇陵派、龙宫派、神驼帮的好手,但是这兵马群战之术,却是寻常武林门 派所难及了,不愧为巾帼英雄。」
      这时瓦剌军容已乱,显居劣势。京城安定门开,石亨率领一支明军出城参战,明军气势更是威不可当,杀得瓦剌大军节节败退。
      不一会儿,阿环、阿穗皆率众来到,阿环说道:「三庄主,守西边的姐妹们说,也先攻不进德胜门,现在转向西直门去了。」蓝灵玉一看 文渊,道:「文公子,咱们过去支援!」文渊点头道:「正是!」
      当下文渊、蓝灵玉调动马头,率众朝西疾行。途中数名瓦剌将领拦来,都在数合之间败在两人手下。蓝灵玉原本使的是一双短戟,这时改 使长戟,以图战阵之利,戟法仍是着着精妙。文渊见她精神昂扬,已不复分别时魂不守舍的模样,虽然不知原由,却也替她高兴。
      将近西城,远远便见万军厮杀,耳闻战鼓鼕鼕,战况之烈,比之德胜门外不遑多让。只是瓦剌在德胜门外已遭挫败,这时再攻西直门,不 免声势较弱,城门外两军恶战,杀得难分难解。
      领这一路巾帼庄女将的是凌云霞,见蓝灵玉和文渊来到,登时叫道:「三妹,文公子,分两边合围!」蓝灵玉指挥三婢,带开三队,分别 冲进混战之中。
      文渊眼观战局,说道:「蓝姑娘,敌军势大,众位姑娘武功虽好,只怕寡不敌众,不宜分散。」蓝灵玉点点头,道:「我领着她们。」当 即纵马挥戟,攻进乱军,
      一片兵荒马乱中,文渊细意观察,远远眺见了一面最大的帅旗。文渊心念一动:「擒贼先擒王,我想法子捉了也先,瓦剌群龙无首,便可 制胜,不必再让这么多人生死一线,随时丧命了。」
      这主意一瞬间便即决定,文渊旋即提缰策马,紧握长剑,再入千军万马之中。
      每当瓦剌有将拦截,文渊便是一剑一掌,先断其兵器,再将对方拍下马去,是生是死,再不留心。他纵然不忍滥杀敌将,但是战场无情, 即使不杀,总要制敌,这已是他手下留情的极限。
      瓦剌兵将虽多,但是论及正宗武学,一路下来,却是无人能敌文渊一剑一掌。
      文渊直冲战阵中央,见瓦剌将士拱卫一人,锦袍战甲,华贵非凡。在他身边的将士里,也包括那箭法出奇的林秀棠、林秀棣兄弟。由他们 两人护卫之人,不消说,正是土木堡擒得正统皇帝、统率此战的瓦剌太师也先。
      瓦剌众将见文渊单骑突围而来,纷纷喧嚷,一名将领手提大刀,朝文渊呼啸攻来。文渊依样而为,一剑将大刀削成两段,掌风疾扫,带过那大将胸膛,把他打下马去,一头栽在地上。瓦剌军士耸然惊呼,想来那将领也是一员猛将,不意在文渊手下全无招架之力。
      也先乍见文渊如此身手,甚是惊异,双眼紧紧盯住文渊,道:「少年,你是何人?」
      文渊一勒缰绳,道:「明朝汉人,一介平民。」林秀棠抢着对也先说道:「太师,他就是文渊!」林秀棣道:「咱们刺杀于谦不成,便是 因为此人。」
      也先眼光闪动,一摸下巴虬鬚,道:「你就是文渊?我以为是怎么样的豪杰,原来是个少年,居然有这等身手。」
      这时那瓦剌将军已然站起,按着胸口,满脸愧色地退了回去。文渊长剑一横,说道:「也先太师,你是要束手就擒,还是待在下动手?兵 祸连结,荼害生灵,为了让这一战两下罢手,只有请你到明朝军营坐一坐了。」
      也先哈哈笑道:「你想用我换回你们的皇帝,是么?这是谁打的主意?」文渊道:「我自己的主意。就算我一人之力擒不下你,这里有千 千万万的明朝大军,只怕你们兵败此地,一样是逃不了。」
      也先暗暗观望左右,眼见明军渐佔上风,加上石亨分兵来援,巾帼庄诸女在外游击,实是不易取胜,又见文渊武功惊人,心中已有计较, 当下笑道:「好小子,你有本事,便儘管来!」一挥手,三名将领一齐纵马,向文渊包围过去。
      文渊正要迎击,忽闻羽箭破空之声,响亮异常,心中一凛,先举剑格挡来箭,铮铮铮铮数声,挡却了四枝狼牙箭,箭上劲力雄浑无比。但 见林家兄弟各拉大弓,又已搭上羽箭,这四箭自然是他们的杰作。
      三将攻上前来,文渊一一挥剑相击,但是林秀棠、林秀棣箭法太精,两人不断从旁干扰,文渊虽不至受伤,却也不易同时击溃三名大降的 合击。事实上,应付这一阵阵连绵不绝的来箭,比对付眼前三人还要为难些。
      就在此时,明军在于谦指挥下,已经完全歼灭了瓦剌的前锋,如潮水般涌向西直门,要一举攻溃也先的中军。也先看出苗头不对,心中暗 恨于谦,却也无计可施,让三将拖住文渊,自己已开始率军撤退。
      文渊瞧出也先欲逃,当即喝道:「也先,站住了!」他逼开三将,催马追去,但是林家兄弟连射数箭,远远阻挡文渊,加上大批军兵从中 阻隔,距离慢慢拉远,无论如何追不上了。
      文渊暗歎:「可惜了大好良机,若不是有这许多兵将阻路……」摇了摇头,勒马止步。
      明朝一名副总兵见瓦剌撤军,急欲趁机抢功,率领数百骑兵追在也先后头,大声呼嚷。林秀棠拉开硬弓,激弦发箭,飕地一声响过去,一 箭将那副总兵心窝开了洞,惨呼坠马。
      于谦分派诸军追击瓦剌,意图一鼓作气,救回被劫的正统皇帝。明军反扑穷追,虽然杀了不少瓦剌士兵,却还是无法追上也先,终于让他 遁走。
      这一场京城大战,虽然未曾救回太上皇正统,但是重挫瓦剌,京城得以保全,朝野无不欢欣鼓舞,景泰皇帝更是大喜过望。于谦却毫无松 懈,并不就此收兵,依然列军城外,军威鼎盛。
      黄昏之际,文渊和小慕容相偕进城,回到于府。一进大门,华瑄第一个奔了过来,扑上来搂着文渊,欢声大叫:「文师兄,你太棒了!」
      文渊被她扑得向后一退,拍拍她的头,微笑道:「什么太棒了,说什么啊?」
      华瑄满面春风,笑道:「我跟紫缘姐姐在城墙上看了哦,你对付那些鞑子兵,轻鬆写意的,如入无人之境,你都不知道我叫了几声好!」
      文渊微笑道:「你们可别上城墙胡闹,要被人骂了,于大人脸上不好看。」
      华瑄笑道:「我才没胡闹呢。」朝文渊身后瞧瞧,又道:「慕容姐姐没回来吗?」
      文渊道:「她去见她大哥了。方才听巾帼庄蓝姑娘说,这些天来,慕容兄都跟她在一起,现下有事要小茵去见他。」华瑄「哦」地点点头 ,晃了晃头,道:「我有看到几队女兵,一开始还不知道那是巾帼庄的人,后来才知道的。蓝姐姐她们都没事吗?」文渊道:「当然不可能都没事,或多或少会有死伤,但不严重就是,四位庄主姑娘也都平安。」
      两人走进大厅,文渊左右张望,问道:「紫缘不在吗?」华瑄笑道:「紫缘姐姐在房里睡觉呢。」文渊一愕,道:「才这时辰,紫缘就睡 了?」华瑄耸耸肩膀,说道:「紫缘姐姐昨天一晚没阖眼,今天当然累坏啦。」
      文渊道:「怎会一个晚上没……」尚未说完,便即住口,知道那必然是因为自己将临大战,难以安歇。华瑄道:「真是的,昨天晚上,紫 缘姐姐要我早点睡,都陪我躺在床上了,结果我睡着啦,她自己一点也没睡。」
      文渊微笑道:「我去看看。」走进厢房,果然见紫缘卧在床上,脸朝里边,长髮披散,盖着被子,显是睡得正沉。华瑄跟在后头进来,笑 道:「紫缘姐姐,文师兄回来啦,起来啰!」
      文渊将佩剑放在桌上,走到床边,轻声道:「紫缘,我回来了。」
      他略一低头,想看看紫缘。突然之间,一丝悠长的呼吸声传进文渊耳里。
      就在剎那之间,紫缘倏然翻身,一道银光疾闪而过,嗤地一声,手中一柄短刀,刺进了文渊的胸膛。
      同一瞬间,文渊右手探出,在「紫缘」肩头一按,马上反身倒跃,纵离丈许。
      但脚一着地,立刻向后倒下,「砰」一声响,背脊撞地,内劲未消,胸口短刀飞震而出,一大片血红激散开来,惊心动魄。
      那短刀落在地上,翻了一翻,溅开点点斑斑的血色。
      变故乍起,华瑄大惊失色,不及去管「紫缘」,第一个反应便是冲到文渊身边,大声叫道:「文师兄,你……你怎样了?」她双手发颤, 小心翼翼地扶起文渊上身,文渊脸色苍白,嘴唇紧闭,按住胸口创伤,并不说话。
      那「紫缘」被文渊这么一按,全身上下颤抖不休,咬牙苦哼。只是文渊出手之时,因伤而洩真气,这一下没能封住她的穴道,她只是浑身 震荡,一时无法平复。
      华瑄猛朝「紫缘」一看,脸色登时变了,叫道:「你……你是……」她有印象,曾看过那女子一面,却一时无法忆起。
      那女子虽然甚感苦楚,却仍面露笑容,掩不住得意之情,轻轻说道:「骆金铃,神驼帮帮主的女儿,骆金铃!」
      她猛一运气,竟然好端端的坐了起来,似乎不再以文渊那一击为苦。华瑄看看骆金铃,再看看文渊,一时脑海混乱,惊惶到了极点,搂着 文渊,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文渊勉强提气,轻声道:「师妹,你放心,我……我好得很。」只说了这些话,便已经喘得说不下去。华瑄哪里肯信,不顾骆金铃在前,已经扑簌簌地掉下泪来,哭道:「你伤得怎样?我……我要怎么办?」
      骆金铃跳下床来,从棉被底下抽出一柄兵刃,是把新月状的弯刀。她尖声叫道:「文渊,你师兄已经完了,现在我就要你死,给我爹报仇 !」弯刀一摇,如月白光疾劈过来,华瑄陡然惊觉,怒声大叫:「别想碰文师兄!」
      手一抽,长鞭已自腰间抖出,「凯风式」迅猛凌厉,啪地一声,鞭梢将骆金铃弯刀震开。
      华瑄惊惶至极,一出手反而骤然冷静,连出三鞭,内劲奇猛,刷刷刷三下过去,骆金铃丝毫占不得便宜,迫得退开。她冷笑一声,道:「 不必再动手,你的文师兄也死定了!」
      文渊极力调匀呼吸,凝视着骆金铃,极为艰难地开口,说道:「紫缘在哪里?」
      骆金铃冷笑道:「你好挂念她啊。」文渊闭上眼睛,极轻极轻地道:「你要是对紫缘下手,我不会对你客气。」说到这时,胸前衣衫已是 全染殷红。
      只听砰地一声,房门打开,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只怕你已经没那力气了。」
      铿啷、铿啷几声金属碰击,一个人走了进来,竟是被小慕容劈裂面具之后,一直不曾现身的颜铁。
      这时他的脸上,再度戴上了同样的铁面具,两个眼孔对着文渊和华瑄,闪动着冷酷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