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eeinsee.com推荐:本站已经支持手机播放   手机请使用UC浏览器.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八章 独佔花魁 更多>>
 

    天地之间 第八章 独佔花魁

    时间:2017-10-13 我琢磨了好半天,还是决定先对头号厂花辜月琴下手,月琴特别会打扮,随时站出来都有一股特别的美人风韵,尤其穿着高跟鞋走路的时候,小奶子挺着,小屁股扭着,白嫩的长腿精美眩目,那骚俏的模样真的可称一绝,让我随时一见就被撩拨起来,而回味起来心里更是心里火烧火燎的。这样绝佳的美女到哪里去找啊,收服了作为自己的小老婆干那可要爽呆了。
      还有对付月琴可以用硬的,和春花相比她举目无亲,加之冷艳高傲,大家对她可望不可及,这也自己孤立了自己,即使被自己制服也不会很快引起公愤,简直是现阶段我可驯服的绝佳目标。
      但研究如何捆她就研究了一个礼拜,因为她的身材颀长、长腿结实而富有弹性,不像晓兰等那样柔弱,所以得先收了她的手再捆腿,才能美美地蹂躏享受她的肉体。
      我苦于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具,直到这天带着晓兰逛军警製品一条街,本意是想给晓兰买双漂亮的军警靴或是文工团员长靴什么的,加上件迷彩背心军绿色一步短裙,上面戴顶大盖帽,日出点漂亮女兵宋祖英那样的感觉,但转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忽然发现了我想找的东西。
      这是张薄薄的广告页,上面写着:软手铐中国专利ZL003…4软手铐又可称一拉得手铐。
      本产品由高强纤维编织成带子,装配在高强塑胶组件中,用手一拉即可锁住双手。该产品具有如下优点:
      1、强度高:破坏强度达六百公斤以上,人力不可能逃脱;
      2、重量轻:每副手铐仅重十克,为一般金属手铐的四十五分之一;
      3、体积小:一般上衣小口袋可装三~四副;
      4、价格低:售价为一般金属手铐的五分之一;
      5、无噪音,便于隐蔽;
      6、使用方便,一拉即锁。
      一问老闆,说有货,拿出来试验了一下,身边就是现成的实验对像。效果还好,我一出手就很容易地锁住了晓兰的双手,而且她无法自解。放开后我又玩了次背锁双手,依然很方便,只要制住她将双手套进去,轻轻一拉就得了,当然晓兰比较配合。
      不过看到晓兰双手被铐不得动弹的羞辱模样,加上下面那双肉色丝袜下精緻的黑色时装绒面带袢高跟鞋一扭一摆地,我的鸡巴顿时硬了,真想在这里就骑上去干她,当然只能忍了,好在这嘴边的小浪货,随时可以用的。
      我找老闆要货,老闆说没有介绍信不敢卖,晓兰从包里掏出早準备好的盖有飞龙製药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填好,我就以优惠价18元/根的价格买了10根,「妈的,这都可以连上带下捆五个女人了,快了,这个数字不太遥远……」我这样想着带着晓兰离开了商店。
      回到小楼,关好了门,一晚上时间我以秀英、晓兰和亚丽为模特狠练杀敌本领,基本作到一捆准,有时捆完了我也不着急解开,慢慢骑上去调戏玩弄起这几朵厂花,甚至日够了才爬下来,搞得三女时不时在痛苦中煎熬,毕竟背锁双手被奸的滋味不太好受呢,当然这反过来给我积累了经验和认识。
      自从上次和春花闹翻后,春花就再没有来找过我,有几次都是我不在的时候悄悄跑来找秀英要药,我不想打草惊蛇,装不知道安排秀英暗中给了。所以如果月琴来的话,基本就成了关门打狗的态势。这天我藉口忙,特意约她吃了晚饭来试药。
      晚上七点,月琴穿着白纱连衣长裙和白纱小套衫,白色的高跟露趾细带凉鞋来了,白色的奶罩、内裤隐约可见,特性感迷人。这骚货,就这么随便一穿便让我看呆了眼,心里下定决心不上了她就不是人。
      我们寒暄了两句,给她餵了带点加强春药的药丸,让她陪我到卧室去拿点东西。一进门,我就将她背剪双手卡着她那细长白嫩的天鹅样的脖子压到了床上,简洁明快地用软手铐收了她的双手,再从枕头下掏了一下,掏出一双郭秀英扔在枕头下面的未洗的浅灰色天鹅绒裤袜捆了她的双脚,封嘴用的是徐亚丽的一条擦过淫胯的白纱巾,看着她羞愤无助地在床上挣扎着,我得意地淫笑着。
      然后我脱了衣服和鞋上了大床,一手搂过这尤物,一边亲着她那张俏脸,一边亮出大鸡巴。
      我对外嚎了两嗓子,三名女助手也跟了进来。我先让徐亚丽唱挑情,按着月琴的头让她看,然后将东西放在她的脸上和嘴唇中让谢晓兰舔,郭秀英则撩起她的长裙剥了她的白色内裤舔她的下身。
      不一会儿,见她脸带绯红、慾火焚身的样子,郭秀英又嗲声嗲气地羞辱说:「爷,您别看这辜月琴平日里装高雅,才舔两下就出水了,黏遝遝的,一股子腥味,比人家还骚呢。」
      听到这里,月琴两条白嫩的大腿一夹,俏丽的脸蛋想往被子里埋,但爷哪里让她能躲开,见她落了套,乾脆解了捆脚的裤袜,让徐亚丽和郭秀英一人骑了她一条大腿摸奶亲逼,让谢晓兰马趴在自己的胯下唱相思,上面顺手解了封口纱巾,搂过臻首慢慢欣赏。
      确实,头号厂花就是不一样,虽然她癡呆呆有些害怕幽怨地看着爷,但那羞红中带点淫靡的漂亮脸蛋子让我有了想上她的感觉,这时下面也特来劲,晓兰在我的调教下口技大有长进,吹的时候小舌头还不停地舔拨着,让我很快有了酥爽的感觉,而另外两女同时舔月琴,这种刺激她绝对是平生第一次。
      月琴再也憋不住发情了,瞇缝着丹凤眼嘴里发出了淫蕩动情的呻吟声,我看火候到了,就顺势解了软手铐,她双手立马抱住了我,脸蛋子靠过来献上热情的香吻,两条舌头在彼此的嘴里纠缠挑逗着,下面则早就解开了她的奶罩带子,隔着薄纱裙摸她那对丰挺但有些小巧的奶子也很凑手。
      不知怎么的,高挑美女的奶子都不太大,看来她也是。我令她叫爷,她呻吟中,「爷,轻点,那是肉,爷……爷……,人家好喜欢……」,阵阵带点磁性女中音的淫蕩叫春声和别的女的不太一样,特别有感染力一样。
      我看火候差不多了,下面的鸡巴也在双重刺激下坚硬硕大,便将她侧翻背对自己,上面一手隔着纱裙摸她的奶子,下面大鸡巴隔着雪白纯洁的白色长纱裙顶着她的骚逼。将其余三女赶下床,谢晓兰在床头伺候着,剩下两女则回自己的房间唱她们的姐妹情深去了,今天我要一门心思好好干玩这垂涎已久的头号厂花美女。
      当我的大鸡巴摩着她丰挺白嫩的屁股,顶她的骚逼让她忍无可忍以后,月琴主动撩起白纱长裙,纤手引着我的大鸡巴奸她,我看挑逗得也差不多了,鸡巴顺着湿润狭窄的阴道进入了这名我平生迄今干过的最漂亮女人的肉体中。
      我的大鸡巴慾火高昇,哪里还管那么多,拚力往里一顶,「啊……啊……爷……慢点……」,月琴一声娇羞放浪、嗲声嗲气、撩人至极的叫床声响起,我听到后觉得骨头都酥软了,奸这样的美女,听这样淫蕩娇气的叫床声,实在太享受了。你说我会放慢速度饶了这被我意淫无数,欠我情债万千的胯下尤物吗?
      我大力抽插着,大鸡巴枪枪刺肉,月琴嘴里更是没命地叫了出来,那哪里是女人的叫床,那简直是小妖精摄人魂魄的天音魔法……
      我才姦淫了一会儿,就全身发热,于是令斜倚在床头的谢晓兰爬上床来,用她的小浪嘴舔着我的屁眼,让我的享受更上一层楼,再一手捏玩着月琴的一对奶子,一手搂紧她的细腰,将她的嫩屁股紧贴我的胯部,鸡巴更是长进短出,「扑哧、扑哧……」的是鸡巴姦淫她的声音,「咕唧、咕唧……」的是骚逼发浪的淫水声。
      她淫蕩至极的叫床声越来越大,我没想到玩她是如此地春意盎然,但毕竟是深夜了,怕被其他人发现,便张手摀住她的嘴,后来发现将手指伸进她的嘴里让她咬含着更妙,这样嘴里的动静小了,但即使从鼻腔里发出的淫呻也动听得让我激动不已。
      最后我换了最卑鄙下贱的中指让她舔含着,想像着好像两根鸡巴在干她的样子,没两下就在她的骚逼里丢了精。没想到这么简单顺利而又刺激地奸佔了厂子的头号厂花,真他妈爽。
      我抽出鸡巴,正面躺着瘫在床上,两女都偎过来,不过月琴可能有点恃宠,也可能是争宠,一把搂住我的上半身和我热吻起来。
      「辜月琴,我的儿,下去帮爷舔乾净好不好?」我看她被日得欢畅失神,便提出了梦寐以求的这个要求,当然也是看看她口技如何。
      「爷,那么髒,人家怎么舔嘛,你去洗洗嘛!」辜月琴柔声要求着。
      「好吧,乾净了你舔不舔?」
      「舔,都让你弄过了,人家还不就是你的人了。」
      月琴咬着我的耳朵悄声说,像是怕谢晓兰听见。
      不过辜月琴哪里知道,我在坐拥诸女后再没有洗鸡巴的习惯,这几张小嘴红舌就是天然的鸡巴清洗康复中心,流水洗涤、口水消毒、按摩康复、淫音伴奏等等,一气呵成,哪里还会去洗。
      于是我就手就将谢晓兰按在下面,鸡巴撬开小嘴淘洗起来,「妈的,辜月琴你这小妖精,都是你的淫水还嫌髒,下次爷干你的时候用盆在下面接着,接满一小盆,干完了用淫水洗鸡巴,看你还舔不舔?」说得辜月琴一下兴奋起来,贴在我身边银牙咬着、指甲抠着、大腿夹着,这套美貌小媳妇打情骂俏的招数很让我着迷。
      妈的,尤物就是尤物,和那三只玩物的确有很大区别,即使自己将来多娶几个小妾姨太太什么的,这月琴也一定是床上的上榜尤物。不知道怎么的,自己一骑了她就不愿意下来,好像上瘾了一样,奸这样绝色而又风骚的美女的确是不一样。再让别人干她那是绝对不能答应的事情。这不像徐亚丽她们,老秦接着干也不怎么牴触,只是老秦想吃独食才把自己憋急了。
      就这样玩了一会儿,我有点睡意了,三人起身来到卫生间,两女伺候着我洗了澡,尤其是月琴将我的大鸡巴用纤手把弄仔细翻来覆去地擦洗,慢慢赏玩,心爱至极的样子,还时不时抛两个媚眼挑逗我,我的睡意顿失,鸡巴又硬了。
      洗了出来,月琴只在脚上套了双高跟塑胶凉拖鞋,来时穿的白纱长裙被干得皱折遍布、污迹斑斑,看来是不能再穿了。高跟凉鞋也是旧货了,款式虽然是不错,但我祇想将其收藏起来,不想多用了,这可是我奸她的最好的纪念品啊!
      不过我早有準备,让谢晓兰打开衣柜,那里面放着一整套衣物鞋袜,月琴一看,感激地给我一个妩媚的笑脸,让我很是感动。
      月琴打扮完了,一件白色滚红边丝光缎斜开襟短睡衣,中间扎条白绸腰带,里面除了一条白色高腰蕾丝半透明内裤外什么都没有,扎了腰带后胸部高耸、细腰杨柳、屁股后突,好不诱人。下麵粉腿上是高筒白色丝光长袜,骚蹄上是37码白色丝光缎尖包头中空带袢细高跟凉鞋。加上出浴美人,髮髻高翘,漂亮的脸蛋子光艳照人,真让我爱死了。
      坐在沙发上的我钩手叫小妖精过来,月琴知趣地偎依了过来,我将她斜抱在自己的怀里,上面亲嘴摸奶,下面左手摩弄着无比诱人的丝袜长腿、高跟骚蹄,两人慢慢挑情。
      「月琴我儿,今儿开始你就当我的小老婆好不好?」
      「好啊,只要有他在,当什么都成。」
      月琴说着,将手探进睡袍摩着我的小兄弟,一边伸舌头舔着嘴唇,特淫蕩的样子。
      「为什么为我準备的衣服是白色的呢,连高跟鞋都是?」
      「原来觉得你纯洁冷艳,谁知道你原来是个特淫蕩的蕩妇。」
      「人家本来就是蕩妇嘛,只是没找到合适的坏男人。」
      「你说我是坏男人吗?」
      「你说你是不是,你看你都蹧蹋了多少女人了,还把人家拖下了水。」
      「你知道吗?我心爱的小老婆月琴,我最迷那种腿长漂亮的高跟女人,谁叫你脸蛋子漂亮、两条腿细长粉嫩结实,又喜欢穿高跟鞋,看见你穿高跟鞋我就有冲动想日你。」
      「哎呀,人家实在是太可怜了,连穿高跟鞋都被你盯上了,天下穿高跟鞋的女人多了去,你怎么不扑上去啊?」辜月琴的声音有磁性,特酥软,说什么都好听。
      我一边享受着一边接着说:「我的小老婆月琴我儿,你是我心目中八大厂花的头把,又喜欢穿高跟鞋,爷不扑你还扑谁啊?」
      「你怎么知道人家穿37码的呢?」
      「有什么呀,你记不记得你丢了几双高跟鞋?」
      「三双,人家一直纳闷,虽然都不太贵,但很让人家难受,几乎弄得没有鞋穿。」
      「那是咱指挥偷的,我不仅好好地欣赏过你的高跟鞋,还让徐亚丽和郭秀英穿着让我干过,谢晓兰脚太小,才没这样弄过。」
      说着说着,又动了情,谢晓兰也收拾好卫生间,穿好衣服出来了。
      于是我让穿着淡紫色薄纱睡衣、肉色丝袜和紫色绒面尖包头高跟后空凉鞋的晓兰跪在我的胯下为我低头舔屁眼,然后让小老婆跪在身边一手摸着她的长腿骚蹄、高跟丝袜,一手按着她的头为我边抛媚眼边吹箫含弄。不过漂亮风骚的小老婆口技却很生疏,插深了还要呕的样子,让我只能大约找找感觉,不能尽心尽意地享受开怀。
      不过这头号厂花既然为我吹了头箫,又是如此的俏丽聪明,在我的调教指导下,想来吹爆吞精那只是迟早的事情了。
      吹了半晌,还是没怎么找到感觉,于是将她的臻首搂过亲嘴,让她将左边的高跟骚蹄放在布艺沙发上,自己再将鸡巴放在裹着白色丝光袜中空露出的幼嫩的脚背上,再解了她右脚的高跟鞋,让她用右脚和左脚背贴着为我脚淫,我一边拿着解下来的高跟鞋从各个角度欣赏着。
      「辜月琴,你知道吗,一般人欣赏高跟鞋,只知道放在地上看,爷不是,爷喜欢看她斜翘着、侧躺着、底朝天的各种骚样,你知道为什么吗?」
      「你喜欢让别人穿着日呗!」辜月琴不愧是我的小老婆,把我的脾气摸透了。
      我一边玩弄着高跟鞋,一边闻着那美妙的味道,一边用眼睛和美貌的小老婆调情,再让晓兰舔着我的鸡巴和她的高跟骚蹄。
      平日里看着这头号厂花高跟骚蹄走路就流口水,如今被收成了小老婆,任自己变态下贱地姦淫玩弄,以后这美腿皇后、高跟尤物还不是随时趴着、跪着、躺着,想怎么蹧蹋就怎么蹧蹋,想到这里我觉得特冲动,很快射了,射在高跟丝袜骚蹄和晓兰的脸上,今天过得真是不虚了……
      大家都累了,我搂着二女上了床,三具肉体挤在一起,由于才发洩了慾望,这时可以静下心来听月琴讲她的故事:辜月琴今年24岁了,结婚才3年,但曲折的生活经历和挫折让她几乎彻底灰心了。
      结婚前就是镇上的一枝花,由于家境不太好,找了个经济情况较好的对像,不过身高只有一米六四,如果她穿高跟鞋的话两人不敢站在一起,所以结婚后她虽然喜欢高跟鞋但几乎不敢穿。
      入洞房的当夜,老公看她这么漂亮而又略带风骚太激动了,才日进去又听到她极其淫蕩的叫床声两下就射了出来,而她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后来老公见了她有些害怕,她太漂亮也太淫蕩饥渴了,总是不能得到满足的样子,在床上和平时简直判若两人。有时候一晚上要好几次,而老公的鸡巴先天就小又不硬,这样被她折磨得一身都是病,最后长期躲在县城打工不愿意回家。
      月琴当然耐不得寂寞,丈夫被日得不敢回家,自己也越发没有了什么忌讳,整天描眉画目的,穿着镇上最流行的时装和高跟鞋花枝招展地,一看就是个风流少妇。结果别人还只是看着眼热的时候,家里的老公公冲动了,被勾引上了床,老公公的东西虽然不够硬不够大,但聊胜于无,月琴也仅仅是解解渴而已,结果很快被婆婆发现,一阵大骂,丈夫也被婆婆叫回家,全家打成一团,老公恨死老公公,自己名声也由此被败坏堕落成了小镇着名「破鞋」无法立足,只好孤身出来打工。
      辜月琴是过来人,通晓风月的多情少妇,经常性冲动但只能以手淫解闷,她全力压抑住自己的慾望所以显得冷艳孤傲。
      才被我餵药的时候,有药丸助兴多少有些动情,接触中慢慢对我有了好感,觉得我风流但不下流,好几次都想扑进我的怀里将自己献给我。但后来接触中发现我实在是条多情色狼,所以渐渐给我冷遇。而现在当然不同了,哪个女人不喜欢大鸡巴,何况辜月琴这样久怨的少妇。
      「白秋,你的家伙又长又大,被这样的鸡巴日真的是一种幸福。」辜月琴用小手套着低声在我的耳边说。
      「哪里,有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日才真的是种幸福。」我注视着那双秋水迷离的大眼睛、玩着她娇小但不失丰挺的小奶子深情地说。
      搂着这朵被自己大鸡巴征服的漂亮风骚的厂花,虽然是别人穿过的小破鞋,玩过的残花败柳,但这样玩起来可以放得开,也更有味道些,实在令人回味无穷啊……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沉迷于辜月琴给我的感官刺激中,当我看见辜月琴出现在我的身边,身材颀长、亭亭玉立、长髮披肩,穿着白纱长裙,奶罩内裤隐约可见,白嫩长腿撩人至极,瓜子粉脸,妩媚动人的大眼,磁性勾魂的声音,下面是肉色裤袜,白色尖包头后空带袢高跟凉鞋,我真的明白了什么叫陶醉。
      搂着这样的尤物小老婆,真的让人舒服,特有灵性,跳舞跳上两圈就会了,随着你的手动,特听话顺意的感觉;调情也是,媚眼如丝、风骚挑逗,再用她嫩滑小挺的一对小奶子、粉嫩的大腿和高跟骚蹄在你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小手贴肉摸着,很容易就将你的兴致挑起来;吹箫也是,看着秀英、亚丽和晓兰表演了几次,自己很快就摸透了我的脾性,努力训练后过了排斥关,张嘴深喉地含入,一下子就让我很有感觉,赏着那张妩媚俊俏的粉脸,吹、含、吮、舔得特温柔贴心,如果不是我刻意控制节奏,没两下就射她一嘴;奸她的骚逼也是,媚眼和我调情,小嘴吸吮着我的指头,一对嫩奶子让我尽兴捏弄着,下面温润多汁的骚逼夹着我的大鸡巴,粉屁股让我顶着,丝袜长腿高跟粉蹄和我缠在一起,加上嘴里没命地叫出淫蕩呻吟和放浪的叫床声,那简直就是我发洩兽慾的绝佳淫器。
      但是,当我一次又一次的性慾勃发,将她压在身下,次次都深深撞击她的花心,让她的身心升上高潮的颠峰,又从上面跌落下来,同时在她的樱桃小嘴、骚逼、丝袜长腿和高跟粉蹄的夹侍下一次又一次爽射的时候,心中不完全是慾望的满足和舒畅,还有种其他的感觉。
      是啊,辜月琴我儿,虽然是百里挑一的大美人、厂里的头号大厂花,也是迄今为止我姦淫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但这都已经是历史了,人特别是成功的人士,哪里是容易满足的,展望未来,今后才更是「广阔天地,大有作为」呢。
      往前一步天地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