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eeinsee.com推荐:本站已经支持手机播放   手机请使用UC浏览器.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帮老公偷来了儿子 更多>>
 

    帮老公偷来了儿子

    时间:2017-12-07 她,是有夫之妇,他是有妇之夫;她是一名会计,他是厂长司机;她貌美如花,他年富力强。我们暂且叫她芬,叫他强。
    强,34岁,开的是一辆桑塔纳2000. 平日里跟着厂长大鱼大肉,好酒好菜,到处游玩,也乘机捞了不少外快,当然也免不了陪着厂长大人出入一些风月场所,俨然已成为厂长的心腹。
    强的老婆和孩子远在美国,本性风流的他,又失去了家庭的束缚,更加放纵不讳,无所顾忌。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般任意驰骋,风流无限。
    年轻的时候,强就是个风流成性的花心男人。甚至在当兵的那几年,也没有閑过。如今人到中年,强却不已此为耻,还经常和他的狐朋狗友在酒桌前讨哪个女人被他搞过;哪个女人带劲;哪个女人和他有一腿等等。
    以他现在的地位,谁敢把他怎么样。厂里的工资水準在整个市都算是相当高的,谁也不想因此丢了工作。而且谁也没有抓到过强的真实证据,强说归说,但在这方面还是非常小心翼翼的,还没谁能抓住他的把柄,不愧是侦察连出身。那些懦弱的男人们也只好忍气吞声,乖乖的带着绿帽子,敢怒不敢言,只能回家拿老婆出气,如此而已。
    在侦察连里摸爬滚打了数年的强,身手相当了得,普通四、五个人根本近不了身。一身流畅结实的腱子肉,时刻都显得精力十足。人又能说会道,花言巧语的。确实很招大姑娘小媳妇们的喜欢。光认的「干」妹妹就不下5 、6 个。他閑下来没事就瞅着漂亮姑娘,找着机会就去搭讪,摸几下,调戏几句,吊上了就办了人家。真是其乐也融融,其心也淫亵矣。
    初夏的厂区并不是非常热,强在办公楼下等着厂长开会出来,他悠哉悠哉的叼着根烟,中华牌的。脑袋随着车里的音乐有节奏的摇摆着。
    他将车窗打开,对着窗外吐出一股烟雾,乳白色的烟雾随着微风向上散去。
    强睡眼朦胧,正要靠着车背渐渐睡去,却无意中在烟雾过后瞅见一女子的背影。
    女人身着墨绿色的裙子,白色的衬衣,摇摇曳曳,头发用发卡盘起。强的视力非常好,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她背后略隐略现的粉红色乳带,行走之间自然的扭动被裙子紧紧包裹的丰满的臀部。仅仅是一个背面就让男人怦然心动。强咽了口吐沫,烟头被他弹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向了地面。
    那个女子缓缓的进了办公大楼,慢慢从强贪婪的视野中消失。强朝外吐出一口浓痰,却不甘心的死死盯着大楼出口。漫长的一刻钟后,那个女子提着一个纸袋,竟是出来了。来起精神头的强目不转楮的盯着渐渐走进的女人。女人却没注意到有人在盯着她。
    「呦……这不是分厂会计小芬么。」强在心里默默的说。
    小芬是分厂出了名的美少妇,又是文艺骨干。也是厂里的一个知名人士,强也想过勾搭她,只是时间一长,也就淡忘了。强望着女人风情无限的玲珑躯段,被女人眉目之间露出的那股浓浓的春情迷倒了。
    「这个女人在床上一定带劲!」强在心里默默的说。
    待芬走进,强润了润嗓子,叫了一声︰「小芬啊,去哪儿啊?」
    「是强哥啊,我刚刚交了份报表上去,这会正要回车间呢。」
    强固然是花花肠子的色男人,可是却不讨人烦,跟他上过床的女人大都是自愿的,而且事后还常挂念着他,可见强的男性魅力不同一般。芬并不讨厌他,反而在几次文艺汇演中为强的演唱大加赞赏。
    「哦,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他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伸手做了一个绅士般的请的姿势。
    「你,你不是要等厂长么?」女人虽然说并不嫌他,但强毕竟是有名的花心大萝卜,不由的一迟疑。
    阿强笑了笑,再次做了个请的手势,「没关系,厂长开会长着呢,我先送送你啊。」
    女人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怎么说人家不能不乘人家这点情吧,而且自己的丈夫要高升,说不定还要让强在厂长面前好言几句呢。这个人,她不能得罪。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咯。」芬欣然一笑,进了轿车。
    车里传来阿杜沙哑的歌声,阿强熟练操纵着方向盘,美滋滋的随着歌哼着。
    「回头我过生日请你夫妻俩来玩,一定要赏脸噢。」
    「看你说的,强哥邀请我们,我家那口子高兴还来不及呢。」
    「小芬阿,你看你,根本就不像结了婚的女人嘛,看你的身材,真不亚于选美小姐。」阿强看着芬凹凸有致的身材,火辣辣的眼神扫过芬,像是要把女人看个透。
    芬的脸都红了,感觉身子被灼的火烧火燎的,害羞的低下了头。不敢正对男人的眼楮。
    阿强不时的拿些挑逗性的话语试探芬,芬被这些话逗的脸红心跳。
    阿强只顾着和女人说话,竟然差一点撞上了前面的车,剎车的瞬间,阿芬一声尖叫,猛的撞上前来,阿强鼻尖闻到一股股女人发丝的芳香,神情蕩漾,浑不知东南西北了。
    「强哥你别笑话我了,阿芬把视线移到窗外。」阿芬小声又无奈的说。
    看着女人这迷人的姿态,「一定要把她干了。」阿强心里恶狠狠的说。
    不一会,车就到了芬的单位地址。女人打开车门,正在钻出车门的那一刻,阿强歪着身子拧了一把阿芬紧崩的臀部。
    「哎哟!」阿芬叫道,伸手去打男人的手。
    男人一躲,将车头掉转,沖着阿芬吹了一声口哨。
    「有空一起出去玩啊。」强发动汽车,向办公大楼驶去。
    阿芬慌慌张张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就他一个人。芬感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脸红彤彤的,就像是怀春的少女被心爱的男孩吻了一下那般的感觉。芬喝下一杯水,深吸了几口气。才将乱成一团的心绪平静下来。
    心里却还是有股莫名的感觉,她竟然有点喜欢阿强。当她的臀部被强捏了一下的那一霎那,她却有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意和羞涩,甚至有一种希望被强侵犯的强烈愿望。这种感觉,只有在初恋的时候才有过,怎么今天……我这是怎么了。
    芬今年31岁,是厂里的会计。业务熟练,工作又认真。丈夫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科长了。唯一的遗憾,就是现在还没有孩子。可在外人眼里,他们是标準的模範家庭。芬也认为自己有一个完美的家庭,只是……
    芬是个健康成熟美丽的女性,她有着正常人的需求,有着强烈的性渴望。可是自己的丈夫好像对这码子事不太感兴趣,不管阿芬怎么挑逗,不管阿芬如何刻意打扮的性感一点。在丈夫的眼楮里,还是如同看不见一般。即使是偶尔的床第之欢,阿芬也从来无法从丈夫那里得到满足。他总是几分钟后就缴枪了。
    芬一直知道丈夫是深爱自己的,却无法忍受得不到满足的这种爱感觉。她咨询过一些这方面的专家,专家说,丈夫大概是性冷淡,她让丈夫去看看,丈夫却总说没有时间推却了。
    可怜的芬,空有一副娇好的身躯,却无法得到男人的滋润,芬的心里,何尝不憧憬象看过的成人录像里那样,被强壮有力的男人一次一次狠狠的刺穿呢,一次次的被带入高潮呢。
    三四天后。芬的丈夫出差了,阿强却也没有来找过或者联系她。芬也就渐渐的淡忘了,虽然她心里时刻盼望着阿强能来找她。
    阿强可不这么想。自那次见过芬以后,他就被这个女人深深的迷上了,有意无意的留心上了关于芬的消息,他是等待一个下手的机会,这一次,她的丈夫出差了,自己的机会就要来到了。
    「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阿强总是非常自信这天阿芬去上洗手间一个磁性的男声传入阿芬耳中。阿芬吓得忙转身看去,却发现阿强两只眼楮正盯着她。
    阿芬顿时惊惶失措,就想朝外走,却被阿强强有力的臂膀拦住了。
    「你,你让开!」
    「我要是不让开呢?」阿强笑着说,眼楮却死死盯着阿芬的眼楮,阿芬不敢看他,将脸闪过一边。
    「一会有人来了!」阿芬低低的说。
    阿强将门锁上,猛地一把将女人抱在怀里。
    「你不要,你不要这样。」阿芬在男人的怀里挣扎着,却又怎能挣的开。
    「我知道你需要我,我早就知道了。你的男人是个废物!」阿强激动的边说边把女人抱起,放到洗手台上,
    「你的男人是个废物!」这句话向一个闷棍将阿芬打蒙了,她闻着竟是一股男人的气息,将她的所有知觉掩盖。
    「你,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我就是喜欢你,想要得到你,阿芬!」
    阿芬的内心更加摇摆不定。
    这句话说完,阿强就展开了凌厉的攻击。他将阿芬的上衣高高掀起,将自己的头颅深深的埋入了阿芬的怀里,乳罩被阿强一把拽掉扔在地上。
    当阿强用嘴含住她的奶头用力的吮吸时,阿芬那脆弱的心里防线彻底被阿强攻破了,阿芬放弃了无用的抵抗,放弃了挣扎,原有的那一丝廉耻之心已被抛开到九霄云外了。
    阿芬的全身变得火热,一团团火自小腹向上升起。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得这么快,这么容易就接纳了这个名声不是很好的男人。她只知道,她的奶头在男人的吮吸下慢慢变大,变硬,自己彷 如在云端,强烈的麻意刺入了她的中枢神经,她不是正在渴望这样一个男人么!
    男人用舌尖轻轻的挑逗着女人的乳头,舌尖不停的变换各种姿态,或挑,或添,或拉,或卷;又不时的用牙尖轻咬已经坚硬如核桃的奶头;突然的又一口含入女人的半只奶子,大力的吸拽!
    女人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抱住男人的头,浑身轻轻的颤抖。双腿之间带来一股股的暖意,还带着酥痒。男人停止了对女人乳房的攻击,迅速的将女人的内裤拉下,装入自己的口袋。
    芬顿时感到双腿之间不停的流出水来,那流水彷 是在召唤男人,来吧,来吧,我渴望你的滋润。男人将拉链拉开,原来他是没有穿内裤的,硕大的阳物如出闸的猛龙一般沖杀出来,威武而又狰狞。
    强让女人看着自己的阳物,女人不情愿的张开眼楮,顿时被惊呆了,强拽着女人不听话的手,让她抓住它。火热的阳具在芬的手心里不安分的颤动,芬从不知道男人的阴睫竟然会如此灼热,她就这样紧紧的握着男人的阳物。
    男人握着芬的小手,一上一下慢慢的撸动。等芬习惯了这样的动作以后,将手放开。芬握着那雄伟的雄性象征,小手有节奏的套弄,男人十分受用,紧紧的贴住女人的脸蛋,用舌尖舔着女人的耳垂,右手自然的放在女人早已潺潺流水的桃源洞上面,紧紧的贴着,按着那一块隆起,左右轻柔的旋转,手心被淫液濡的湿漉漉的。男人的阴睫在女人的手里还在慢慢的成长,慢慢的变得更加坚硬。女人被双腿间的那只大手摸的呓呀直哼哼。
    男人笑了,是时候了。阴睫已经再无成长的余地了,已经变得微微发胀。他知道进入的时机到了,也不作任何前奏,分开了女人的大腿,对準女人那迷离混乱的肉穴,用力的刺入进去。
    女人站滢深深的低喊了一声,「腾飞吧!」女人在心里默默的喊着。
    男人终于得到了他孜孜不倦,梦寐以求的女人的身体,他双手各握住芬的一只大腿,狠狠的向下压,开始了疯狂的沖刺。
    也许是怕真有外人进来吧。男人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只是用自己的原始力量不停的沖击女人的身体,阴睫撞击女体的声音越来越大,如果从上面俯视下去,那该是多么淫靡的一个画面啊。
    女人在男人如此的沖击之下已几近疯狂,她就像一只小船一样,在狂风暴雨滔天大浪下一会被沖上浪尖,一会又被猛然摔下。她从做女人起,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被种剧烈的节奏一次次刺入的感觉。男人火热的巨龙在身体里翻江倒海,气势非凡。
    随着噗哧噗哧的声音不断响起,女人的淫水越冒越多,顺着大腿向下蔓延,她从来没有流过如此多的淫水,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究竟谁,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现在是个淫娃,是个蕩妇,是个需要被男人干被男人骑的少妇,是个饿极了的不断索取的穷家女!
    男人并没有采取太多花哨的技巧,只是实打实的硬干,毫不拖泥带水。硕大的龟头一次次让女人放声高呼,一次次的让女人下身似开了锅般的沸腾。只是一会的功夫,男人已到最紧要的关头了,女人却早已经丢了,在他狠狠的插入的前几下,女人已经丢了。
    强抓住芬的两个奶子,提起身体里残留的最后的力气,急速的抽插百余下,一声叹息后,将阴睫快速从洞中掏出,满意的将一腔精液狠狠对着女人的大腿射了上去。
    强用纸将女人小穴和大腿上的精液淫水擦乾净,然后再一次深情的吻住芬,芬害羞急了,却又无法脱离,只得任他胡来。
    半晌过后,阿强回到了酒吧里,阿芬则是稍后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缓缓的走入酒吧。她告诉那两个多事精,她肚子不好受,所以才在里面那么久。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当强开车把阿芬送到她楼底下,阿芬打开车门,幽怨而又充满无限春情的朝阿强一回头,走进了深邃的楼道。
    阿强得意极了,他又一次征服了一个女人,又多了一个可以吹嘘的资本。他兴高采烈的吹着口哨,开着车消失在黑夜里。
    阿芬回到家里才发现内裤和乳罩被那个男人带走了,她赶忙跑到阳台上,那辆桑塔纳早已远去。这个男人在做爱时的狂暴和事后的温柔深深的触动了阿芬,有些失落的阿芬带着一丝落寞,一份满足,一丝内疚,沉沉睡去,这晚,她睡的很甜。以至于第二天早上上班都迟到了。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的从弹指流逝,阿芬已经无法抗拒那个粗豪而又温柔的男人,他们在各自的家中,在阳台上,在卧室,在卫生间,在厨房到处都留下了爱液的痕迹,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疯狂交媾的气息。
    男人或狂野,或温情的手段让这个女人欲罢不能,深深的陷入了情爱的无底深渊,她被这个男人彻底的征服了,只是短短的半个月。
    她有时都怀疑自己怎么堕落的那么快,在床上淫蕩无比,那些在录像里才能看到的动作,在短短的时间里,阿芬几乎尝试了个遍。
    阿芬变了,变的是那么快,那么彻底。一个寂寞的女人,一个望得不到满足的女人,在踫到这样的一个优秀的花心男人后,正如乾柴烈火,再也控制不住。
    地下的烈火一旦涌出,那必然是无法阻挡,无可抵御的,阿芬的心就像是那地下的野火,已经涌出,融化了所有的希望,只留下无尽的旁望之路。
    转瞬时间到了八月,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炎热,阿芬和强的偷情之事在单位里已经小範围的传播开来,但是两人却毫无顾忌。阿强液好像是动了真情,这美丽少妇的迷人身体也让阿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芬的丈夫这段也巧,不断的到处出差,几乎没有回过家,这更是增加了他们放纵的机会。
    那是一个炎热的中午,在厂里某个车库里,一辆轿车安静的停在那里。车库的大门紧闭,四周静悄悄的。如果仔细听,可以听到车内不时隐隐约约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从车窗向内看去,那是一副令人血脉贲张的激情画面。
    车内的一男一女,赤条条的一丝不挂的缠在一起。女人在男人的示意下,将头深深的埋入男人胯下,男人用双手抚摸着女人光滑洁白的后背,粗硬的肉棒在女人的小嘴里吞吐自如。那正是芬和强。
    芬已没有了当初第一次和男人交媾时的娇羞和不知所措,她极为熟练的将男人的包皮撸下,用舌尖轻点龟头上微微裂开的缝隙,尿骚的味道她早已习惯。男人颤抖了一下,一种舒服到了极点的感觉刺激着大脑皮层,他喜欢看着女人用樱桃小嘴含着他的肉棒,更喜欢在女人口中射精的感觉。
    「呵……小蕩妇,哥的肉棒吃不腻嘛。跟吃冰棒似的。」
    女人并不答话,只是不时的甩动头发,「哧溜哧溜」的近乎迷的舔吸着那早已勃起的肉棍。
    「芬,知道嘛,你是我经历过的女人中口活儿最棒的。」男人享受的同时,嘴还不停,断断续续的用下流话挑逗身下的女人。
    男人脑中的那根弦渐渐的已经崩至最紧,已经几乎要控制不住下身的那股欲火,女人却在这时,吐出了那话儿,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来,用她那迷离遍布桃花的眼楮盯着男人。
    「强,操我好么?我要你你的肉棒操我!」女人说起这种话显得非常自然,全然没有了家庭主妇的风範。
    女人不等强动手,半站起身正对着强坐在强的大腿上。她用双手分开自己潮乎乎的阴道,对準强直沖云霄的肉棒,一闭眼,噗哧一下坐了下去。
    「嗯……………」女人发出了一声满足的长吟,空虚的肉洞终于被充实,女将双手紧紧的搂住男人的脖子,用力的耸动自己丰满的臀部,让那粗硬的肉棒摩擦着自己敏感而又多水的肉壁,两只奶子随着起伏上下的跳跃,奶头蹭着男人结实的胸肌,让他感到一丝丝的麻痒。
    女人在疯狂的求欢。男人终于无法自制,他抓住女人颤动的双乳,让它安静下来,乳房在他双手的揉捏之下,呈现出各种令人心醉的形状,下身也渐渐的开始发力。一时间,男人奋力向上耸动,女人拚命向下坐。快速的频率,卵蛋撞击臀部发出的声音,男人女人的呻吟,吼叫声传遍车内。一男一女,就在在这小小的空间里演绎出一串串香艳无比,令人心蕩的淫戏。
    一年后。小芬怀孕了。出差归来的丈夫喜出望外。照顾的小芬象女皇一样。
    不离左右。强再也难接近小芬了。不久生了个胖小子。一家人又恩爱安宁的生活着。谁也不知道小孩的父亲是谁。除了小芬。只是小芬心里一直感觉失落。那刻骨铭心的性爱。有所得必有所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