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eeinsee.com推荐:本站已经支持手机播放   手机请使用UC浏览器.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再进安阳 更多>>
 

    风月大陆 第十章 再进安阳

    时间:2017-12-07 一夜之间,围攻安阳的天河新军全部走得无影无蹤了,被围困了将近一个月的安阳军民终于鬆一口气。
      再次进入安阳,叶天龙的心中颇有一番感慨。几天前,他是悄悄地潜入安阳,面对着敌我未知的局面,而现在,他却已经拥有了对安阳的支配权。
      对于安阳的军民来说,他们是不知道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发生了许多的变化,他们只知道叶天龙的军队是他们的救兵,正是叶天龙的军队击退了天河新军,拯救了他们。所以,安阳的军民都是以最高的礼节来迎接叶天龙的军队。
      对于天龙军团的将士来说,这样得到民众的夹道欢迎,真是前所未有的经历,人人都兴奋莫名,走起路来也是精神抖擞,昂首挺胸。
      进入安阳的第二天晚上,在安阳最大的会堂中举行盛大的宴会,欢迎叶天龙和他的天龙军团进入安阳。为了能够在宴会上见识一下法斯特有史以来最有争议的东督大人,安阳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想方设法弄到一个席位,使得这个宴会变成了规模空前的盛大宴会。
      「天龙,你在想什么啊?」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可宴会的主角却依然没有什么行动,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听到于凤舞的声音,叶天龙抬起头来强笑了一下,依然没有说话。他的手正慢慢抚摸着那从青峰山之后一直放在自己身边的,形式古拙,平淡无奇的剑鞘。
      于凤舞无言地行到叶天龙的跟前,矮下身子,眼睛直视到叶天龙的双目,柔声说道:「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快点準备一下,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的心里感到有些难受。」叶天龙望着眼前美丽如星空的明眸,从心底泛起一丝温暖和幸福,「不知道为什么,从早上开始,我的心情就变得很乱。」
      说到这里,叶天龙轻轻歎息了一声,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我在想,如果琴儿在那该有多好啊!」
      于凤舞也是微微歎息了一下,她知道叶天龙前些日子里,一直忙于和天河新军作战的事情,然后又是收服安阳三地的自卫团,没有时间去想别的事情。但现在战斗已经告一个阶段,而且这样热闹的宴会更是让叶天龙想起素来喜欢热闹爱玩的柳琴儿。
      同时,她的心中也升起一些异样的感觉,一个女人能够在死后还在男人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被他不时地思念,应该说是值得别人羡慕的。
      这些日子以来,即使是在欢好的时候,于凤舞也知道叶天龙的心中一直存着柳琴儿的身影,在平时更是经常看到叶天龙郁郁寡欢的样子。于凤舞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夫君而高兴,但同时,作为一个女人,她也不免产生一点别的想法。
      「琴儿啊,你如果知道你现在是这样被他思念,你应该非常满足了吧!」
      于凤舞在心中暗暗说道,她记得在柳琴儿还活着的时候,曾经也向自己倾诉过心中的不安,那时候自己还取笑她怎么变成十足的小妇人,居然会担心起自己的夫君会不会把自己放在心上的问题。
      想到感伤处,于凤舞不禁喃喃地说道:「不知道我死了之后,会不会还这样被你思念呢?」
      叶天龙的身躯猛地一震,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于凤舞,似乎还没有从这一句话中回过神来,半晌,他的神色大变,伸手掩住了于凤舞的檀口,惊慌地说道:「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啊,你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说!」
      于凤舞有些惊讶地望向叶天龙,这个男人此刻的表现和往日完全不同,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叶天龙略一定神,用十分严肃的语气对于凤舞说道:「我绝对不许你再说这样的话!记住,以后绝对不可以再说类似这些没有意义的话!」
      于凤舞的心中一甜,有些感动地用柔荑将叶天龙摀住自己嘴巴的手掌拉开,美眸中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这些怎么会是没有意义的话呢?我说的是万一……」
      「我绝对不允许!」叶天龙十分霸道地打断于凤舞的话,肯定地说道:「我绝对不会允许再有那样的事情发生,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
      于凤舞大为感动,她含笑望着自己心爱的夫君,虽然心中已经是快乐无比,可脸上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可是……」
      「我说了,没有什么可是!」叶天龙不由分说,双手捧起于凤舞的娇靥,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我的妻子,永远都会在我的身边!」
      他的话好像是在确认,更像是在宣告,他的眼中是坚定不移的神色。
      「就算是神,也不能让你从我身边离开!否则,我就把神也打倒!」
      于凤舞笑了,非常幸福的笑了。没有一个女人不会在自己心爱的人这样说之后不感到幸福的,除非她并不爱这个男人。
      「是啊,现在你的身上就封印了三个最高等级的神,我想其他的神还真不敢和你对着干呢!」于凤舞笑靥如花,柔声地说道。
      「就是,就是!」叶天龙连连点头,「连风月两个女神都被我困住了,其他的神更是不在话下。所以,你以后就别再胡思乱想了!」
      「谁胡思乱想啊!明明是你在胡思乱想嘛!」于凤舞娇嗔道。
      看到于凤舞美眸中跳动着顽皮的笑意,叶天龙这才放下心来,知道自己被这个美女战神骗了,不过他却是心甘情愿的。而且经过于凤舞这样一来,叶天龙心中舒畅许多,有这样美绝人寰,智比天人的娇妻在身旁,真是自己天大的福分。
      心里的结一开,叶天龙便将思念柳琴儿的心情暂时放开。
      「好哇,在拿我开玩笑了。」他将脸一扳,装出一副家主的威风,「看我怎么收拾你!」
      「啊,夫君饶命!」于凤舞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软语细声,万千风情从那双勾魂摄魄的美眸中流出,任是铁石心肠的男人也会成为绕指柔。
      叶天龙的定力本来在于凤舞的面前就是零,这一下哪里还吃得消,一双眼睛早已被吸住了,三魂六魄也都一起摇动起来。
      「我们走吧,不要让外面的人等太久了。」于凤舞站起身来,然后弯腰对叶天龙说道。她知道如何适可而止,这种恰到好处的火候拿捏只有让叶天龙乖乖地被她牵着鼻子走。
      「你真是迷死人不赔命啊!」
      叶天龙喃喃地说道,他眨了眨眼,刚将心神收回,突然间视线落到于凤舞酥胸前那一片雪白如玉的冰肌玉肤,顿时又是一呆。
      晶莹如玉的肌肤白里透粉,在肌肤的下面,隐隐约约有在光泽流动似的,两边微微隆起的双峰蕴含着无限的春意,显得十分饱满而有弹性。
      今天于凤舞穿的是一件阔袖收腰的春衫,隐现凤鸟图案花纹。小蛮腰上是一条细细的窄鸾带,益发显出柳腰如折,不堪一握,下面一条曳地的长裙高贵雍容,满头如云的秀髮梳成古宫高髻,用一对嵌明珠的玉环绾住,斜插一枝凤头钗,小巧诱人,弧度完美的耳垂上是一对泪型珠耳坠,耳坠下还挂着一条细细的碎珠链,一直垂到她的香肩上。
      无论是耳坠珠链,还是玉环凤钗,都是出自名家巧匠之手,其用料之佳,做工之精,已经是达到让人歎为观止的地步。加上鸾带下挂的玉珮,这一身的珠宝虽然看起来不多,却是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于凤舞照人的容光和高贵的风华。
      这些都是出自晨月「玉鸣阁」收罗的顶级珠宝,没有一件不是价值连城。因为预定陪同叶天龙出席今晚宴会是于凤舞和龙灵儿,她们两个人,一个是叶天龙的正妻,一个是叶天龙身边近卫团的团长,自然要出席,而晨月和绾贞都不想在众人面前露脸,也不喜欢这样的场合,此刻她们正在忙着为宴会的另外一位女主角打扮。
      见到叶天龙这样看着自己,于凤舞得意地一笑,道:「好看吗?这可是我和晨月妹子她们一起挑出来的。」
      哪里知道叶天龙收回眼神,却是大大地摇头,连声说道:「不好,不好!这样可不好看!」
      这一下是于凤舞呆住了,她愣愣地说道:「不好看?她们都说很好看的啊!」
      叶天龙将手伸到于凤舞的酥胸前,手指轻轻一触那抹温润滑腻的香肌,摇头道:「这里露出太多啦!岂不是被别人白白看了去!」
      居然是这个原因!于凤舞不禁暗暗发笑,她将俏脸凑到叶天龙的面前,亲暱地用琼鼻厮磨了一下他的鼻尖,腻声说道:「吃醋啊!」
      「是啊!」叶天龙十分正经地说道:「我吃醋,我大大的吃醋啊!」说着,他的手在于凤舞的酥胸前温柔地抚摸了一下,「这些地方只有我可以看的,怎么可以被别人看到呢?」
      于凤舞轻笑了一声,娇嗔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一看到人家这里的肌肤就会想到别的方面去。」
      「还是不行!」叶天龙坚持道,「我就是不允许!」
      「那你还让龙小妹穿那样的战甲呢?」于凤舞提出了抗议。
      「嘿嘿,看到那些家伙色迷迷的看着我美丽的妻子流口水,那可是非常爽的一件事情。」叶天龙笑道:「不过,你现在的服饰不适合把领口开得这么大的,这样一来,就破坏了整个美感,有过火的嫌疑。」
      看着叶天龙的理由一套又一套,于凤舞也只有投降了。她含笑轻抚了一下叶天龙的脸颊,脆声道:「你放心吧,外面还有一件的!」
      「又来耍我!」叶天龙猛地将于凤舞一拉,立足不稳的于凤舞一个香喷喷的娇躯立时扑倒在他的怀中。「现在我要惩罚你。」
      于凤舞装模作样地惊叫,让叶天龙不禁满足于他的威风。正在笑闹间,门口传来了一声柔柔的询问。
      「你们两个人在干什么啊?」
      一听这话,叶天龙立刻绝倒。什么样的家伙居然不敲门就闯进来,还坏了他们的兴致?
      他抬起头来一看,不禁吃了一惊。门口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无瑕的华丽连身长裙,滚着蕾丝的花边,收束的腰身和下面蓬鬆的裙摆,显出了她那细细的柳腰。
      胸前那恰到好处的隆起,形成了完美无瑕的曲线,精緻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不施一点粉黛的娇靥透出健康的光泽,头上的双髻是用缀满钻石的缎带绑扎起来。手上戴着一直套到上臂的白纱手套,上面也用银线和钻石绣着精美无比的浮纹。
      好一个青春亮丽的少女,更让人惊讶的是,从她的身上还看到了成熟女人高贵华丽的气质,真是妙不可言!
      叶天龙用力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没有错,她就是美丽可爱的龙族美少女,那双让人无法忘怀的月牙眼闪动的神情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她就是龙灵儿!
      于凤舞依然是坐在叶天龙的怀中,懒洋洋地说道:「好个龙小妹,连大姐的玩笑都敢开啊!快点进来,让我仔细看看你的打扮。」
      龙灵儿笑嘻嘻地应了一声,她一直走到叶天龙的跟前,叶天龙还是一副傻傻的样子。实在是龙灵儿这种变化太出乎意料了,叶天龙是怎么也想不到,活泼好动,飞扬精灵的龙族美少女这一打扮,居然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气质来。就像是整个换了一个人一般。
      眼前的龙灵儿有如纯洁无瑕的公主,脸上那一丝稳重的浅笑更是透出了雍容閑雅的味道。只有刚才那一声应于凤舞的话和眼中的笑意才是和以往一样的。
      看到叶天龙的手朝自己的胸前伸过来,龙灵儿不禁柳眉倒竖,啪的一声将叶天龙的手拍掉。
      「你干什么?」龙灵儿斥道,「不要像色狼一样的,这套服装可是晨月姐和绾贞姐她们花不不少的时间才弄好的!」
      「没错,果然是龙灵儿!」叶天龙摸了摸被打的手背,恢复了如常的神情。
      没有想到叶天龙会用这样的方法来确认是不是龙灵儿,于凤舞和龙灵儿两个人都忍不住笑起来。
      「没有办法啊,色狼就是色狼,只会用色狼的办法!」于凤舞摇头歎息道。
      龙灵儿也装出一副伤心的神情,道:「大姐,看来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免得误入狼口啊!」
      叶天龙哈哈大笑,他一揽于凤舞的小蛮腰,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们现在才知道太迟啦。已经身陷狼口,还有回头的日子吗?」
      对于叶天龙的厚脸皮,于凤舞和龙灵儿也知道拿他没有办法。于凤舞将一件金丝缀珠的披肩披在身上,将美好酥胸前那动人心魄的春光遮掩起来,然后笑着对叶天龙做了一个手势,说道:「我们的色狼夫君,请!」
      对于从妻子口中出来的色狼头衔,叶天龙是欣然接受,在两个风情迥然不同的绝世艳姝左右陪同下,朝今天晚上的会堂行去。
      可以想像到,当这三个人出现在宴会上时,所引起的轰动是何等的惊人。
      人人为得以一睹美女战神的绝世芳容而引以为荣,加上于凤舞的身边还有一个同样出色的少女龙灵儿,以至于那些没有机会出席的人在第二天听到别人的介绍之后,懊悔不已。
      在席上,安阳的人都排队向叶天龙三人敬酒,本来叶天龙想点到为止的,但于凤舞却拉住了他的话,原来身边的龙灵儿是一个无敌的酒将。对于龙族美少女来说,酒和水是一样的东西。
      见到叶天龙身边这个秀丽无匹的少女居然这么爽快,安阳的男人不禁兴奋地轮流上来敬酒,拚命往龙灵儿的杯子里面倒酒。这其中,有亚多尼和那些失意的人们,也许在他们的心目中,既然别的都输了,在酒席上扳回一局也是好的。
      席散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了,宾主双方都是尽兴而归。但也有许多的安阳人是被抬着回去的,因为他们喝得太多了。据说,这一次的宴会,用掉的美酒是整个安阳一半的藏酒量。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被龙族美少女消耗掉的。
      一直到回到他们的住处,龙灵儿都十分的得意,她一个人就用酒拚倒了安阳上百的男人。
      「那班无聊的家伙,想佔我的便宜,哼哼!」
      听到龙灵儿的话,叶天龙不禁为那些傻瓜感到可怜,和这个龙族美少女对着干的人好像都没有好下场。
      一想到这个问题,叶天龙突然想起有一个人好像是和龙灵儿势均力敌的,那就是同样古怪精灵的倩公主,不知道她现在正在做什么?
      正在想的时候,晨月在和于凤舞她们聊了几句后,走到他的身边,脸上泛起神秘的微笑。
      「有一位远方的客人想见你,现在正在后面的房间等你。」
      「客人,是什么样的客人啊?」
      「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吗?」晨月笑得十分愉快,可就是不告诉叶天龙来者是谁。
      带着五分的醉意,叶天龙伸手捏了一把晨月的脸蛋,「就你最会作怪!不要又是骗我,不然的话,我可不饶你。」
      晨月抿着红艳艳的小嘴笑道:「哎哟,我的老爷,妾身如何敢骗您呢!」
      「好,我去看看。」叶天龙摇摇晃晃地举步,心中倒也十分好奇。这个时候的客人,晨月还让自己去见,说明了这个客人和自己的关係相当亲密了。
      「难道是玉珠吗?」叶天龙的心跳加快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