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eeinsee.com推荐:本站已经支持手机播放   手机请使用UC浏览器.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一章

    时间:2017-12-07 文渊和小慕容一路脚步不停,情知既然给人发现,宫中必有防备,陆道人若有要事,更会提防,无论如何打探不到讯息。当下两人不再多 留,飞快绕路出宫。
      到了宫外,两人先绕进了一处无人巷子。小慕容连连跺脚,道:「可惜,可惜!要不是那个家伙进来,哪里会被发现?」文渊笑道:「也 不打紧,总算不是全无收穫。」小慕容随意踢起一块石头,道:「嗯,皇帝要带着龙驭清一起去征瓦剌,皇陵派可不是群龙无首了么?」
      文渊道:「皇帝虽是这么说,然而龙驭清却未必会去。倘若他当真随驾出征,倒是一个对付皇陵派的好机会。」说着微一沉吟,又摇摇头 ,道:「可是皇陵派能人众多,没有周详计划,实难应付。还是回去跟韩师伯、任师叔商议再说。」
      两人先潜进一处富宅,不问自取,先将身上衣装改换,以免太监、宫女的服饰引人耳目。待得改装完毕,文渊取出一块碎银,放在衣柜之 中。小慕容奇道:「你干什么?」文渊道:「我们这样拿人衣服,究竟是于心不安。」小慕容侧头看着他,笑道:「这一户是富贵人家,少了 两套衣衫,有什么打紧?咱们补他们两套便是了。」说着将那太监、宫女的服装放入衣柜,拿起了银子,塞进文渊手中。
      文渊笑道:「这家虽是富户,可又不知主人为人如何,是乐善好施,还是剥削乡里?你还是让我安个心罢。」手一扬,那块银子「咚」地 镶在衣柜上。小慕容知道他的个性,笑了一笑,拉住了他的衣角道:「随便你了,走啦,走啦!」
      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出了屋子,西出京城,回到投宿的客栈之中。文渊将白虎寨三人逃出城外、赵廷瑞命人寻找赵婉雁、潜入皇宫的种种 情况跟众人说了。
      至于正统和慧妃的深宫闺情,自然不必出口。
      赵婉雁坐在向扬身边,一直静静地听着,待文渊说完,又沉默了一阵,低声道:「文公子,我爹爹没说向大哥的事么?」
      文渊和小慕容互相对看,均想:「这事说出来,徒使赵姑娘烦恼,又有何益?」
      可是此事向扬、赵婉雁早晚会将面临,不如早点说出,两人或能思索应对之法,当下文渊说道:「赵姑娘,令尊对于师兄与我们一路,很 是不满……」正在想着如何表达得婉转些,却听小慕容道:「他下了命令,要是找到向公子,那就……」
      提起手掌,在脖子前画了一下。
      赵婉雁身子一晃,嘤咛一声,左手和向扬紧紧相握,低下了头,颤声道:「爹爹……要杀向大哥?」声音中充满紧张之意。向扬也是心中一沉,道:「赵廷瑞想要杀我,也没这么容易。可是婉雁该怎么办?她跟着我在外流蕩,对父母便是不孝,她是不能安心的。让她回去么?可 是她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她。」一时之间,向扬和赵婉雁均是脸色黯然,一般的心事重重。
      韩虚清似乎对此并不关心,说道:「渊儿,你说靖威王派了陆道人去见王振?」
      文渊道:「是,可惜没能探听到内容。」韩虚清点点头,道:「没有关係,师伯在靖威王府之中,也有做了安排,总能探得到消息。」赵 婉雁听了,不禁一怔,心道:「这位韩先生当真如此神通广大,在我们王府里有自己的部下?我可从来没觉得有谁不对劲啊。」旁人听了,也 是同样惊奇,任剑清皱眉道:「韩师兄,怎么你还派人做卧底么?咱们武林中人干这等事,可不怎么令人佩服了,甚至有点犯忌哪。」
      韩虚清微微一笑,道:「要对付皇陵派,自然不能事事循武林的规矩。」轻轻一言带过,又道:「正统皇帝要龙驭清同去征讨瓦剌,倒是 一个良机,正好让我们休养生息,筹画与皇陵派相抗的方法。任师弟跟扬儿气力未癒,可以先在这里调养数日。熙儿,渊儿,瑄儿,你们这几 日都跟着我,前去调动人手,进行各项部署,好与皇陵派周旋一番。」
      华瑄一怔,道:「韩师伯,我……我不行啊,我的武功不好……」韩虚清微笑道:「这有什么关係?渊儿一路上可以指点你本们武功的精 要,师伯也会照顾好你们。」韩熙跟着笑道:「是啊,华师妹,跟我和爹在一起,你不必担心些什么。从前我们身在同门却不相识,现下能多 聚在一起,岂不是好?彼此熟识了,日后相处起来也更加亲密些。」
      他这几句话若有所指,却完全不提文渊,其中含意为何,小慕容首先听了出来,不禁暗暗恼怒,心道:「你这人不是摆明了不怀好意?华 家妹子太没心机,我小慕容可不会让你乱来。」紫缘在一旁听着,也隐隐觉得韩熙言语有异,暗暗蹙眉。就是文渊,也不禁心中一紧,心道: 「莫非真如小茵所说,韩师兄对师妹有意?否则何以会出此言语?」
      韩虚清微笑道:「这话不错,将来我们总会是一家人的。渊儿,等这里的种种事务告一段落,师伯要带你和瑄儿去见一个人,将」太乙剑 「传给了你,便让你们俩成亲。紫缘姑娘和慕容姑娘,师伯也先不过问了。」
      这些话说了出来,众人有的欢喜,有的却大为讶异。任剑清拊掌大笑道:「不错,不错!文兄弟,你带着这些小姑娘,却都没个名分,别人问起来,那可不好回答。任某当然是全不在意,不过有些死板过了头的家伙不免会啰唆几句。你一口气把这三个丫头娶过门,那就一切解决 了。妙极!到时候任某来喝喜酒之前,可得要弹上三次」桃夭「,贺你新婚。」紫缘脸上发热,低头微笑,心道:「韩先生已经对我没有偏见 了么?不过……即使韩先生仍然不认同我,那又怎地?
      无论如何,我总是要跟着文公子的。「
      小慕容心中最是惊奇,暗道:「这可有意思了,这对父子的想法,岂非正好相反?」一看韩熙,只见他脸色大变,冲口叫道:「爹,你… …你说什么?」
      韩虚清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了?」韩熙呆了一呆,喉咙间咕哝几声,道:「爹,你……你要华师妹跟……跟文师弟成亲?」韩虚清 微笑道:「这是当然。你华师叔收的高徒,品行人才自然是一等一了,想来他也早有安排,先为瑄儿找了一个将来的夫君。」韩熙脸色更加难 看,向文渊望去,表情于震惊之中,夹杂着一闪即逝的愤恨之态。文渊从未见过他这样明显流露对自己的敌意,不禁微微一愕,心道:「韩师 兄果然也对师妹有情意。可是韩师伯似乎并不知情,这该如何?」
      任剑清行事粗豪,眼光却十分敏锐,瞧出韩熙神色不对,心下也猜到了七八分,当下轻轻一拍桌子,笑道:「韩师兄,我说哪,你还是别 把文兄弟跟这小丫头带在身边了,你们父子先好好谈谈。我正想听文兄弟弹一弹琴,你要是带了他走,这些日子我可要无趣得紧了。文兄弟不 去,这华瑄丫头当然也不会跟着你,乾脆就是你们去罢。」
      韩虚清微微皱眉,道:「熙儿,你忘了为父交代你的事吗?」韩熙深深呼吸几下,神情稍稍平和,低声道:「孩儿不敢。」说话之际,韩 熙肩头微颤,显然心情并未完全镇定。韩虚清道:「好。这样罢,渊儿,瑄儿,你们便听任师叔的话,留在这里。」文渊和华瑄齐声答应。
      华瑄见到韩熙如此,不由得有所担心,心中默想:「韩师伯,你好好跟韩师兄说罢,韩师兄根本不可能跟我在一起啊……」正自想着,忽 见韩熙双眼往自己脸上望来,眼光闪烁,心情极是激动。华瑄心中一慌,轻轻转了半身,悄悄拉住文渊的手。
      韩熙见她如此,脸色越发苍白,眼光甚是可怕,一咬牙,向韩虚清说道:「爹,我得先到京城去,把那事处理妥当,不能给对方瞧出破绽 了。」韩虚清点头道:「正是,你去吧。」顿了一顿,又道:「熙儿,记得为父叮嘱你的话。」韩熙低声道:「是,孩儿不敢违背。」说着朝任剑清一行礼,又望了望华瑄,见她只是站在文渊身边,登时转身便走,再不多说。韩虚清也走出房外,前去布置手下行事。
      韩家父子一走,任剑清倏地起身,神情严肃,道:「华瑄丫头,你记得了整篇」寰宇神通「,是吧?」
      华瑄正因韩熙的行径而困惑,忽听任剑清相询,回过神来,道:「啊,是,我都记得。」任剑清道:「好,你说是要传给向兄弟吧?现在 马上全部转述给他。
      咱们这些不相干的人,通通到外头去,你用纸笔把练功心法写下来,不能用说的,以防隔墙有耳。向兄弟,你看一句,背一句,务必背得 清清楚楚,一字不漏,看完了,就全部烧掉,不留痕迹,最好今天就背完。「
      向扬、文渊、华瑄等听着,都觉不解,见任剑清如此正经,更觉奇怪。
      向扬道:「任师叔,学这门功夫,似乎也不必如此急迫罢?」任剑清道:「本来的确不用,不过现下情况不同。姓任的虽然不聪明,不过 预感十次,倒有九次作得準。我说这几天绝对有大麻烦发生,只怕你会没空学这寰宇神通,还是早早学起来,什么时候要练,你自己慢慢决定 ,总之先学再说。」
      华瑄奇道:「任师叔,你为什么觉得会有大麻烦?没道理啊。」任剑清道:「大有道理!刚才那韩熙小子走出门去,那表情很有问题。这小家伙个性不好,只怕麻烦就是他引来的。说不定他受情绪影响,会坏了大事。又或许他本来就没本事处理韩师兄分派的事。或是……嗯,到 底会是怎样一个麻烦,我虽然想不透,不过定然不会错的。向兄弟,你背好寰宇神通,今天先练他一回,看对伤势有没有帮助。今天夜里,我 们便离开这客栈。要在这种地方待上几天,假如还不给皇陵派的大批王八蛋找到,他妈的也太有天理,简直有到过了头了。」众人一听,不禁 相视微笑。
      当下华瑄跟向扬留在房里,华瑄将「寰宇神通」的口诀一一书写出来,交由向扬观看。向扬与文渊不同,并不擅于背诵文句,但是内容既 是武学心法,那就十分契合向扬所长,一路记了大半,十分流顺。
      这「寰宇神通」,包含了极为精微的内息变化,阴阳兼容,正奇相辅,以九转玄功为基础,能修练成各种奇幻内功,与其说是一门内功, 不如说是一篇精进原有内功,使之更加包罗万象的运用法门。倘若修练之时,本身没有深厚内力为根基,那便如造屋巧匠没有建材,如何能建 构屋宇楼房?是以华玄清收了向扬、文渊为徒,却没有先传授寰宇神通,便是因为寰宇神通并非扎根,而是应用之故,倘若直接修练寰宇神通 而捨弃九转玄功,那是捨本逐末之举了。
      「寰宇神通」博大精深,到了午时,仍未转述完毕。任剑清、文渊等人守在房门之外,等着两人转授武功结束。赵婉雁默默地看着门板, 柔肠百转,心道:「向大哥,我……我还能跟你在一起多久呢?要是爹爹派人找到我们,我怎么办?
      你又要怎么办?我不能离开爹爹,也不能离开你……「
      她正为了来日之难发愁,忽见小白虎从楼梯处奔了上来,「哇呜」一声呼叫,往她脚边直扑。赵婉雁漫不在乎地抱起小白虎,轻声道:「 宝宝,你说我该怎么办?」
      小白虎被她抱着,仍是不住呼叫。赵婉雁微觉奇怪,低声道:「宝宝,别叫啦,安静一点,向大哥在房里专心呢。」小白虎却跳出了她怀 抱,仍然连声叫唤,右前脚不停拍地,似乎在催促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