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eeinsee.com推荐:本站已经支持手机播放   手机请使用UC浏览器.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5章 更多>>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25章

    时间:2017-10-13 要自尊心极强的韩法官做这样的动作是不可思议的事,赖炳你帮帮她吧…给韩法官留个面子,她以后还要上庭的……」赖文昌开口说道。
      韩冰虹听到这把声音又是一凛,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但不容她细想,赖炳已按主人的命令上前将她强行按跪在地上。
      「不……不要……放开我……我不要这样……」女法官激烈的反抗。
      「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赖炳恶狠狠地打了一记女法官的屁股。
      「啊……」韩冰虹尖叫一声。
      「光头!……过来……」赖炳把彭老闆的手下叫过来。
      「把她手绑起来……」
      「不……」韩冰虹大叫着努力挣扎。
      「光头」将女法官的手反绑到身后。
      「嗯……好了……这个姿态最象母狗!今天晚上让韩法官好好体会一下母狗是怎么发情的……」赖炳大笑着说。
      「畜牲,你不得好死……你才是狗……你是一条没人性的走狗……」韩冰虹受到非人的侮辱满面涨红,拚死反抗,但手被反绑,动弹不得,只能保持着屁股高高抬起的姿态,用额头抵在地板上。
      「现在请马院长开锁……」
      马院长随即上前,蹲在女法官硕大的屁股后面,枯老乾瘦的手在雪白滑腻的臀丘上感受了一下,这才慢慢地开锁。
      「请韩法官不要担心,很快就能打开,但一定不要动,否则会伤及韩法官的身体,明白吗?」马院长边说边操作。
      韩冰虹提着一颗心跪在地上,只能在心里祈祷对方不要太过份。
      马院长弄了一会打开了贞操带,取下来的时候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阴道里的电动阳具已没了电力,但同样沾满了女法官的淫液。
      「看来韩法官的欲求还是很强的嘛……」马院长边说边把电动阳具和贞操带摆在女法官面前。
      韩冰虹看到这些东西羞得无地自容,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事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放开我……我……我要小便……」韩冰虹已经顾不上面子了,再忍下去她担心会失禁。
      「嗯……没问题……很快就可以让韩法官排尿,但之前还有一项工作,请再忍耐片刻……」马院长说着把一支药膏拧开,将管嘴顶在女法官的微微隆起的屁眼上。
      韩冰虹心下一惊:「不……要干什么……停手……」身体不停地扭动。
      赖炳马上上来将女法官按住,马院长笑道:「韩法官这里有两个洞,我公平一点,让你选一个……」边说边撩拔女法官股沟里的毛。
      「别紧张,韩法官,请选择其中一个入口,如果你不开口,那我就为你做决定了……」马院长说着将药膏管嘴顶住女法官小巧精緻的屁眼就要压入。
      「不……不要在这里……」女法官历声叫着。
      「嘿嘿……那你到底要我插哪里,我的大法官……」马院长笑道。
      韩冰虹不知如何是好,说出来就好比是自己要求男人,这实在是太可耻了,但不说的话那个羞人的地方就会受到凌辱,真是进退两难。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从敏感的菊蕾上传来刺痛,身后的老人已经没有耐性了。
      「不……不……停手……我选前面那个……前面那个……」韩冰虹吓得大叫起来,因为她知道肛门受辱会是什么后果。
      「嗯……这就是了……你不说我还以为你默认了呢!不过『前面那个』说得不是很清楚,法庭上是不允许有这么含糊的措辞的,韩法官不会不知道吧……」
      坚强的女法官差点要哭了。
      「快说清楚,要不我就不等你了……」马院长手上使力作势又要插入。
      「是阴道……」女法官这次连想都不想就叫了出来,说完满脸通红。
      「嗯……既然是韩法官的请求,我们是没有理由不办的,那就插韩法官的阴道吧……」无耻的马青藏故意把后面那名说得又长又响。
      韩冰虹羞得欲死不能,真不知自己到底前世犯了什么罪,现在要受到这种凌辱。
      「好了,可以让韩法官小便了,别憋坏!光头,把尿盆拿过来……」马院长把药膏挤完后说。
      「来了……」光头很快搬来一只木製的尿盆。
      马青藏解开女法官的手脚,从天花板的钩上穿了一条绳下来,把韩冰虹的一条腿拉直后提起来,然后把尿盆放入女法官的胯下。
      「哈哈……好一个母狗撒尿……马院长……真有你的……」赖炳大笑道。
      「你们这些畜牲!……不得好死……!」韩冰虹受到强烈的侮辱,气得俏脸上青筋暴现,破口大骂。
      「韩法官,你现在可以畅快地排尿了……『
      「不……放开我……我要去厕所……」韩冰虹被弄成一个狗要撤尿的姿势,极度难堪。
      「怎么?……韩法官难道还要我们给你导尿吗?」
      「不……不要……你们放开我,我去厕所……」韩冰虹满脸涨红地叫着。
      「这个尿盆就是你的厕所,韩法官请不要客气……」
      「不……我不要……」韩冰虹气得想哭,这帮家伙太没人性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小便的确不雅,韩法官这么高品位的人是决不会做的,让我来帮帮忙……」赖文昌说着手持一条羽毛来到女法官身边蹲下,扶住女法官被拉直的光洁的大腿,侧下头用羽毛轻轻撩弄女人的尿道口。
      「啊……」韩冰虹打了一个冷颤,原本已忍耐到极限的尿意再也控制不住,尿道口一鬆,一股白色的尿柱突然激射出来,一发不可收拾。
      「啊……」韩冰虹绝望地紧闭起双眼。
      「涮……」尿水有力地打在木盆里,发出不雅的响声,众人都围了上来,仔细地观看。
      「天啊……」韩冰虹脑子中一阵炫晕,强烈的羞耻感佔据了她的意识,被弄成这么可耻的姿势当众排尿,简直是生不如死的侮辱,对她的自尊心和人格是无情的打击。
      但膀胱的压力一旦得到释放便再也无法收住,有如黄河缺堤一发不可收拾,或者是她的主人根本就不想再忍了,积压已久的慾望一旦得以发洩,那一剎竟是如此的快意,尿柱持续地强劲地喷射着,女法官的身体得到了放鬆,在极度的羞耻中竟不觉流露出一丝舒畅的表情。
      「嗯……撒得真欢啊……真像一条不要脸的母狗……」男人们彼此交互着,合首歎道。
      镁光灯不停闪烁,从不同角度将女法官排泄的过程一一拍下来。
      「不……不是……」韩冰虹受强烈的镁光闪烁的刺激,还有男人们的话深深地刺伤了她,纯洁的人格受到了最恶毒的污辱,心灵的创伤是最惨痛最深刻的,对一个女人来说更是如此。
      女法官三肢着地,一腿后伸,像狗一样无耻地排泄着,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尿水一出便再也无法收住,意识中不断收缩尿道括约肌,想收敛一下速度,尿液便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雪白圆润的大腿长长地向后伸展着,不时抽搐地抖动。
      「唔……拉了好多啊……韩法官……」马院长等女人的尿液滴得差不多了,这才把木盆从韩冰虹身下拉出来,里面已盛了小半盆淡黄的尿水。
      韩冰虹是一个心智成熟,品性坚韧,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强的女性,但在这种非人的恶行面前,内心中的构筑起来心理防线却显得很渺小和脆弱,因为这不是一般的污辱,而是赤裸裸的人性的扭曲,对自信心打击是致命的。
      「自己看一下吧,韩法官!」男人无耻地将盛了尿的木盆放到女法官面前。
      韩冰虹羞辱万分,愤怒地转开面,这帮人太恶毒了,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自己从来没招惹过这些人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马院长把他老树皮般的手伸到女法官的胸口,抓住吊下来的球形的乳房,肆意地狎玩着,就像爱抚他的宠物:「嗯……奶子真沉手啊……」老人乾枯的手挤捏着富有弹性的乳房,洁白滑腻的乳肉被抓得从指缝里乱冒出来,
      「好了,撒完尿让你乐一乐……」
      韩冰虹被老人下流的玩弄气得昏过去,但排完尿后一下子确实轻鬆了很多,在她以为一切可以结束的时候,隐隐从阴道深处传出丝丝骚痒,慢慢地向全身发散,那种感觉就像从身体的最深处冒出来。
      「畜牲……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女法官抬头喝问,下体就像被无数虫蚁钻入一样,身体里有一种躁热在骚动,韩冰虹脸上的表情有点惊恐,因为那是一种很恐怖的徵兆。
      「嘿嘿……就是要让你体验一下做畜牲的感觉……」马院长奸笑着把药膏的空管放到女法官眼前。
      韩冰虹一看竟是兽医用催情剂。
      「这是一种长效催情药,药力威猛持久,还有依赖性,连续用药以后就会变成淫贱的母畜,过了今晚,韩法官从此将拥有双重身份,趁现在这个时间好好反省自己的过去吧……」
      「不…你们不得好死……」韩冰虹就像跌下万劫不复的深渊,凄厉地嘶叫。
      马院长拧开一只小瓶,倒了些药粉进去,然后用水调匀。
      「韩法官不要大惊小怪,这算不了什么,我再给你加点料……」老人说着示意赖炳动手。
      赖炳会意,一把抓住女法官的头髮向后一拉,将女人的脸拉起来,另一只手紧紧捏住韩冰虹的鼻子。
      「唔……唔……」韩冰虹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小嘴被迫张开。
      马院长一把捏住女法官微张的嘴,把药水一下灌入女法官的喉咙里,然后一捏女法官的喉管,韩冰虹还没反应过来,药水已「咕」地滑下食道里。
      「畜……畜、牲……」韩冰虹猛烈地咳嗽,边咳边骂。
      男人奸笑不已。
      时间一分分过去,药效渐渐显露。
      身体内就像有一股骚闷在窜动,韩冰虹双颊开始绯红,口乾舌燥,心跳加快,而脑中越来越混糊,只觉得焦燥无比,下体的骚痒越来越强,交媾的慾望越来越强烈。
      「不……不可以……」被内外施用药物的女法官在作最后的抗争,但她那可怜的自制力在强大的药力面前是那么的渺小,身体一点点地被慾望淹没,残存的理智被慢慢消磨。
      男人们一声不响地看着事态的发展。
      屁股深处的骚痒有如万蚁钻心,折磨着女法官成熟的肉体,韩冰虹双眼有如冒火一般,不顾一切把手伸到后面在屁股上胡乱地抓挠,但这无济于事,令人疯狂的骚痒来自身体深处,韩冰快要急疯了,无助地扭动着硕大的屁股。
      「嘿嘿……开始发骚了……看看她发情的样子倒是很过瘾的……」男人们在发笑。
      对男人无耻的评论充耳不闻,一向端庄高雅的女法官仪态尽失,慢慢失去了自控,药力开始支配了她的肉体和思维。
      「不……不要……快救我……」女法官象全身要起火一样,额头冒汗双眉紧蹙,焦虑万分地看着旁边的男人,刚才还很倔强的女法官,此刻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已顾不上任何面子了,心理防线在强盛的慾火烤炙下开始慢慢熔解。
      「要我们怎么帮你,清楚地说出来……」
      「我……我……」女法官的身体搐动着,口中哆嗦着像在大脑中寻找合适的词彙开口,迷失中在潜意识里仍然还残留着半分清醒。
      怎么说对她这样身份的人来说都能是一种侮辱,这么下流骯髒的字眼怎么能从一名人民法官口中说出啊!
      但药力在她的肌体里无情地作用着,淫水象决了堤一般渗出来,沿着大腿流下来,身体深处象被万千虫蚁咬一般难以忍受,韩冰虹快要疯了。
      「放进去……帮我……我不行了……」和刚进屋时那个高傲的女法官判若两人,一向高贵自恃的她眼里春水汪汪,用乞求的眼光望着男人,几乎是在哀求。
      「说得清楚些,否则我们是不知道怎么做的……记住要有诚意一点……」男人冷冷地说。
      「天啊……这是到底是一场什么冤孽……」女法官慾火焚身,血管里的血液好像都快要燃了,理智象将要油尽的枯灯,在暴风骤雨前苦苦摇曳,火苗随时熄灭。
      「请帮我……插…我……那里……」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正直的人民法官,一向庄重威严的她说出了下流的字眼。
      「插你哪里,说明白点……『男人不依不饶地迫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