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工商 >

工商

学界激辩经济新周期:经济增速难回8%-9%

本报记者 定军 北京报道



“有些人希望我们有一个V字形反弹,回到过去的增长速度,即便回不到两位数,也可以回到8或9(%的增长速度),我认为这是理想。”8月10日,在网易经济学家论坛上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在谈到目前关于经济新周期的争论时说。



2007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速整体浮现平缓增长的态势。2007年地域生产总值(GDP)增速为14.2%,到2016年经济增速为6.7%。



从2016年第四季度开端,经济增速升为6.8%,略高于前个季度6.7%的速度。2017年前两个季度经济增速为6.9%,出现了经济增速略有加快的迹象。



乐观者认为,经济可能会回到7%或者8%以上。北大教学林毅夫一直持未来20年经济增速仍可坚持8%的观点,但是蔡?等学者有不同意见。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认为,新的经济周期将在2018年下半年开启,但这个周期不是经济V型翻转,而是中国经济在从“L”型纵向往横向转折。这更多是以提质增效、美化环境、增进大众福祉为重点的新周期,不同于以往以高投入、高消耗、高污染、高债务追求高增长的周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目前经济触底是指由过去10%左右的高速增长平台转向新的中速增长平台,不会涌现幅度比较大的反弹,更不可能恢复到从前高增长的轨道。



进入新周期仍是新平台?



蔡?认为,中国经济增速已经止降一段时间。有观点认为,经济增速已经见底,即会形成V形反弹,或者在一个新的平台上稳定一段时间。但是,长期经济潜在增长率的下降趋势,决议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长期来看是趋缓的。这中间增速也许会停下来进入几个平台,但都不是终点站。



中国过去赖以实现高速经济增长的人口红利已经消失,这主要表示在劳动力本钱进步、人力资本不足、资本回报率下降、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减速等。



“这不是说我们现在做得不如过去好,而是我们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经济减速也是必定的。”蔡?说。



改革开放以来,多个经济周期都有谷底和谷峰。但是,2010年以来经济整体增速一直在放慢。2010年到2016年经济增速分离为10.6%、9.5%、7.9%、7.8%、7.3%、6.9%、6.7%。不外,2017年一、二季度经济增速均为6.9%,高于2016年四季度的6.8%,以及2016年前三季度的6.7%,出现略有反弹的情形。



许多专家由此认定,经济要进入新的周期。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认为,中国经济运行的轨迹在趋势安稳,2017年三季度经济增速不会低于6.8%。能够看到,中国经济正在从“L”型的纵向(“I”)向横向转折(“-”)。



目前,从洽购经理人指数到工业品出厂价钱,从发电量到货运量,以及信贷的投放量,都看到了向上向稳向好的变化趋势,这就意味着市场的景心胸在逐步提升。



同时,新经济能量在放大,各种新的业态、新的模式都在高速成长,形成了下行周期中减弛缓对冲旧因素的格式。



“可以预期,随着中国本身消费的升级再升级,随着政府职能的转变再转变,随着企业自身变更的不断推进,新一轮的发展周期就会展现在我们眼前。”邱晓华说。



在当日的论坛上,国务院发展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经济新周期的含意需要当真界定,假如有人以为中国经济又要重返一种高增长的轨道新周期的话,这是不可能的。



刘世锦以为,中国经济进入到一个中速稳定增长的新平台。确实地说不是进入新周期而是进入新平台,这个平台上未来也会有一些周期性波动,是在一个大的“L”型底边加小的“W”型的波动。



经济增速难回8%-9%



目前,学界对于经济是否进入新周期存在伟大争议,主要在于经济增速是否会呈现大幅的回升空间,或者短期增速不再大跌。



大部分专家认为,只管经济增速可能短期稳定,但是再回到8%-9%的增速可能性很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指出,日韩经济高速转向中速的周期,经济增速回落了40%。2010年中国经济增速增长了10.6%,2016年是6.7%,回落的幅度也是40%左右。



因此,从经验数据来判定,好像中国经济已经从高速增上进入到相对稳定的中高速增长平台。根本特色就是,经济增速会逐步趋于稳定,波动幅度比上半程显著减小。经济增长进入到相对稳定的区间,重心应该转向晋升经济质量。



王一鸣认为,从2010年到2015年投资效率下降了40%,再搞负债推动投资进而拉动经济很难连续。未来需要在消费进级、培养新的产业、放开服务业、建设城市群和加快走出去等方面发力,尽快增进经济平稳增长。





蔡?认为经济增速不会重回两位数高位。经济增长需要劳动力、资本和劳动生产率等前提。目前,挖掘劳动力的源泉在乡村。到2022年中国人均国民收入可能到达高收入国家的门槛(12600美元),这个收入程度的国家农业劳动力比重是12.8%,目前官方这个比重是28%,实际可能只有18%。按此看,未来几年农业劳动力的比重还要下降五六个百分点,这就要求我们推进改革,好比户籍制度改革等,解决经济放慢的问题。



“我们每年新增的人力资本总量,已经是下降趋势,而且下降很快。因此,必需在教育和培训上有超惯例发展,否则就不可能满意未来对人力资本的需求。”蔡?说。



新时代证券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认为,下一步要确保经济倏地增长,中心在于改革。过去中国经济进入多轮新周期,都是改革起了作用。目前,社会需要求最大的是养老、健康、旅游、教导等。所以,要加快推进供应端改革,知足老百姓这方面的需求。